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军事 » 正文

亚太军情观察 | 网络司令部升级,美网军发展迎来关键转折

2017-08-19 14:28: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评论员 胡小刀

2017年8月18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为提升美国网络行动和国防水平、展现美国抵御网络威胁决心、消除美国盟友和伙伴疑虑,以及对敌形成有效战略威慑,美国政府决定将网络司令部升级为美军第十个联合作战司令部(目前美军的九个联合作战司令部分别为北方司令部、南方司令部、中央司令部、欧洲司令部、太平洋司令部、非洲司令部、特种作战司令部、战略司令部和运输司令部)。

2009年6月23日,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签署命令,在战略司令部下成立网络司令部,以协调网络安全和指挥网络作战。

2010年5月21日,美国网络司令部正式开始运行,由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基思·亚历山大陆军上将兼任司令,办公地点就设马里兰州米德堡的国家安全局总部内。

自2015年以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一直在讨论是否将网络司令部从战略司令部中脱离,升级为美军第十大联合作战司令部。

结合美军网络作战力量发展现状和全球网络威胁态势,特朗普政府此次升级网络司令部为第十大联合作战司令部,主要有以下三大意义:

一是展现美军对网络空间的超前认识。在美军1988年成立三军计算机应急反应中队时,当时世界上多数国家对计算机网络还知之甚少。此后,美军不断强化网络进攻和防御能力。

进入21世纪后,美军不断深化网络作战认知,持续拓展网络作战使命任务。2001年7月,美国国防部向国会提交《网络中心战报告》,强调“网络中心战应成为美国国防力量转型战略规划的基石”。

2005年3月,美国国防部发布《国防战略报告》,明确将网络空间定义为与陆、海、空、太空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第五大空间,并确定了网络战的五大支柱,即把网络空间列入美军行动领域、变被动防御为主动防御、保护关键基础设施、与盟友构建“集体网络防御”以及培训和提升技术。

2013年3月,时任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公布《美国情报界全球威胁评估报告》,首次将网络威胁列为美国国家安全所面临的首要威胁。

2015年4月,美国国防部发布《网络战略》报告,明确提出美军要构建新型网络任务部队,大力提升网络空间威慑能力,并提出了美军网络部队的五大使命任务,即建立并维持能够执行网络空间任务的待命部队和能力;保卫美国国防部信息网络,确保数据安全,降低国防部任务所面临的威胁;保卫美国本土或美国核心利益免遭能够产生严重后果的干扰性或破坏性网络攻击;建立并维持能够用来管控冲突和塑造各阶段冲突环境的可用网络选项和计划;以及建立并维持有利的国际同盟和伙伴关系,威慑共同威胁,增进国际安全和稳定。美军此次升级网络司令部,是其多年来对网络空间高度关注和大力投入的集中体现,展现了其对网络空间的超前认识。

二是凸显美军应对网络威胁的坚定决心。美军高层近年来在多个场所持续渲染美国所面临的网络威胁。罗杰斯表示,美国目前面临三大让他“夜不能寐的网络威胁”:

第一大威胁是黑客对美国关键基础设施发动袭击,或是黑客破坏网络和改变数据,而不是单纯读取和窃取数据;第二大威胁是恐怖组织或流氓国家侵入美国计算机系统导致美国全国断电,或是对美国空管系统进行攻击从而关停机场;第三大威胁是恐怖分子把网络工具当作武器,对美国和其他国家实施攻击。

在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网络威胁方面,罗杰斯认为俄罗斯的网络战实力相当雄厚,有能力和美国进行抗衡,“我认为,俄罗斯是美国当前在网络战场上的竞争对手,具有瘫痪包括电网在内的美国基础设施网络的能力,部分美国官员也认为,俄罗斯可能是2015年12月乌克兰大规模停电的幕后黑手”。

中国的实力虽然不及俄罗斯,但也具备了一些足以对美国基础设施网络构成威胁的破坏力,“来自中国的网络行动仍在针对并攻击美国政府、军工企业、大学和私人计算机网络”。

伊朗和朝鲜等国目前也在不断加大网络作战力量建设投入力度,提升网络攻击与防御能力。“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开始将网络攻击作为新型进攻手段,“这是一种非常令人担忧的局面”。

美军此次升级网络司令部,体现了其对网络空间严峻安全形势的深切担忧,凸显了其应对网络威胁的坚定决心。

三是体现美军提升网络部队实战化水平的迫切愿望。自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军不断加大网络作战能力建设投入力度。经过二十多年的建设,美军网络部队的规模结构不断壮大,使命任务持续拓展,平战结合日趋紧密,“网军”发展已初具雏形,实战化水平不断提升。

罗杰斯2016年曾指出:“美军网络部队正在为美国网络空间的安全作出贡献,比如干扰敌军指挥部队、阻挠敌军侦察战况,以及阻碍敌军进行金融活动和破坏他们的支付能力等。”

美国媒体也披露,美军有一支65人的网络作战分队正在中东从事网络打击“伊斯兰国”的工作,“美国正在用网络武器削弱‘伊斯兰国’组织的通信网络,并破坏该组织获取资金和进行贸易的渠道。”

对于美军网络部队当前的实战能力,时任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也不无骄傲地表示:“几年前,我们没能想到有一天,国防部长能说,‘让我们上网打仗’。但是现在,我们确实能够做到这样。”

根据计划,美军将在2018年9月30日前建成133支具有全面作战能力的网络分队,总人数为6187人,其中包括27支用于执行网络进攻任务的作战分队,68支用于保护美国国防部内部网络安全的网络防护分队,13支用于保护美国国内电网和核电站等重要基础设施安全的国家任务分队,以及25支网络保障分队。美军此次升级网络司令部,将从指挥体制等方面进一步提升美军网络部队的实战化水平。

可以预见,在美军此次升级网络司令部后,网络武器将成为继核武器、“全球快速打击系统”等常规战略武器之后,美军又一种新的、更具运用优势的非常规战略武器。

更为重要的是,美军当前在网络作战领域已经形成了绝对的非对称优势,而由于网络战的使用目前缺乏国际法的制约,美军在使用这一手段时可以说完全没有任何顾忌。应该说,美军网络作战力量的发展已经成功达到“抵消”他国军力快速发展的目的。

从以往的情况看,其他国家未来可能会发展新型“抵消”手段,来“抵消”美军在网络作战领域的非对称优势:当美军大力发展“全球快速打击系统”时,俄军针锋相对地发展了“巴尔古津”铁路机动洲际弹道导弹系统,通过以核制非核的方式,抑制了美军的战略威慑优势。未来,为应对美国通过网络战建设所形成的巨大战略威慑能力,全球其他国家必将以美国为目标,大力发展网络攻击和防御能力,以网络作战能力建设为核心的全球新一轮军备竞赛预计很快就要到来!

相关链接

亚太军情观察 | 美军高调宣布发展低当量核武器目的何在?

亚太军情观察 | 从美国重新审核无人机出口看当今无人机的重要性

亚太军情观察 | 美国海军为什么要用新型护卫舰取代濒海战斗舰?


作者简介

胡小刀,亚太智库研究员,在国内军事刊物上发表军事论文和译文数百篇,主要从事外军动向和反恐领域研究。。

“亚太军情观察”作者均为资深军事记者和评论员,专栏紧扣全球军事热点和动态,为读者解析大国国防政策、地缘军事动向、国际军事技术、新型武器装备以及军事战略思想等。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