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文艺界丨《007》中“M”夫人原型的传记出版了

2017-05-09 14:48: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马克斯韦尔·奈特(Maxwell Knight)一直被视作007小说中“M”的原型,历史学家亨利·赫明(Henry Hemming)为其撰写的个人传记日前面世。值得注意的是,在这部传记中,还披露了七名英国间谍。这七名间谍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供职于军情五处。

这部传记名为《马克斯韦尔·奈特:军情五处史上最伟大的间谍大师》,谈及新书披露间谍一事,赫明表示:”完全是意外收获。我原本并没打算要挖掘这些事情,但当我开始浏览文件,试图勾勒出奈特领导下的间谍圈图景时,便意识到自己只需要一点点侦探工作就能找出他们的名字。”尽管他也承认,只有军情五处绝密文件才会记载这些间谍的真实身份,但他依然能“99.9%确信”自己的判断无误。

间谍名单中最为人瞩目的名字当属格雷厄姆·波拉德(Graham Pollard),被奈特赋予代号M/1。波拉德的父亲是英国都铎王朝时期备受景仰的历史家,而他本人则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深刻影响着英国共产党的核心方向,还与党内一名重要成员结婚以隐蔽身份。

赫明通过查阅参考资料发现波拉德就是军情五处文件当中的“HG”,而HG一直在向上级提供与自己在伦敦卡姆登镇合租的四名同志的信息。赫明根据从资料到日常工作的蛛丝马迹,最终确定他就是波拉德,这个人去世时《泰晤士报》特意登载悼词,赞其为“本时代最杰出的书志学家之一”。

格雷厄姆·波拉德(Graham Pollard)

格雷厄姆·波拉德(Graham Pollard)

尽管波拉德已接近英国共产党的核心,但他依然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对自己的间谍身份作了完美伪装,成为党内杰出才俊相比之下更是小菜一碟。牛津大学就读期间,波拉德就凭借博览群书而鹤立鸡群,更因为在和后来著名的小说家伊夫林·沃(Evelyn Waugh)争执时把对方揍的鼻青脸肿而一战成名。居于伦敦期间,他的生活与工业无产阶级相去甚远。他总是很晚起床,在高档的私人餐厅Chez Victor享用午餐,随后去到大名鼎鼎的Birrell & Garnett's旧书店。

在书店打发掉悠闲的午后时光,波拉德就会去参加党内会议,而这一切结束之后,他便会给间谍头脑提交汇报。才不过30出头的年纪,波拉德已几乎打入英国共产党最核心区域,能够从挂职的《工人日报》向间谍组织发送报告。不过他的很多情报都与代号为M/7的律师薇薇安·汉考克·努恩(Vivian Hancock-Nunn)有所重叠。汉考克·努恩会为英国共产党出版物提供免费的法律指导意见,借此提前向检察官泄露党员即将提出的抗辩理由。

波拉德和汉考克·努恩是这七名间谍中最重要的两位,按照赫明的说法,他们为打赢情报之战而不惜生命,先后与苏联和纳粹德国斗智斗勇。其余几位曝光率相对较低的间谍还包括有三名女性:凯斯林·特希(Kathleen Tesch ,代号M/T),莫娜·莫恩德(Mona Maund ,代号M/2)和奥尔加·格雷(Olga Grey ,代号M/12)。奈特的上司认为女性参与间谍活动与性交易密切相关,但奈特还是坚持雇佣了她们。

凯斯林·特希(Kathleen Tesch ,代号M/T)

凯斯林·特希(Kathleen Tesch ,代号M/T)

“马克斯韦尔·奈特对军情五处最重要的贡献之一就是雇佣了女间谍,”赫明说道:“他手下很多表现突出的间谍都是女性,比如曾在伍尔维奇阿森纳击破一处苏联团伙的格雷,1940年合力击破一法西斯团伙的Hélène de Munk和Marjorie Mackie。”

虽然M是因为伊恩·弗莱明才为人所知,但在赫明看来,他和他属下间谍们的行动方式却跟约翰·勒·卡里(John le Carré)小说里的乔治·斯迈利(George Smiley)及属下更为相近,而卡里同样曾为奈特工作过一段时间。

赫明同时也补充认为,文学作品之间的联系其实比真实间谍圈走的更近更深:“特别要注意的一点是,这些特工都没有经受过有据可考的秘籍训练。唯一能够参考的就是像约翰·巴肯小说里呈现出的那些样子,”他继续谈到:“现实与虚构之间有着奇妙的混杂。”

尽管间谍情报技术越发职业化,还引入了众多科技元素,但赫明依然表示,关于间谍圈小说和现实之间的关系依然十分紧密。“即便直至今日,我也并不觉得在军情五处或者六处工作的人对小说完全免疫,而小说这样的内容的确会产生影响。”

情报代理人

凯斯林·特希(Kathleen Tesch),代号为M/T,她是个喜爱动物的家庭主妇,此前从未有任何情报工作的经验。二战即将开始之前,她一个人在德国见到了希特勒,她用颇为“愚蠢的话语”打破沉寂,诸如“这里景色真美”。希特勒赠给她一本亲笔签名版的《我的奋斗》。

莫娜·莫恩德(Mona Maund),代号为M/2,提供了有关梅利塔·纳伍德(Melita Norwood)的重要情报。纳伍德是身处英国、效忠于苏联的高产间谍,在英国某核项目组里工作了40年从未败露身份。要不是军情五处代理指挥官贾斯伯·哈克(Jasper Harker)忽略了她的情报,莫恩德很可能改变了整个冷战的方向。

埃里克·罗伯茨(Eric Roberts),代号为M/F,这位从银行职员转行而来的间谍在战争期间扮作盖世太保,渗入英国右翼组织。奈特将罗伯茨雇佣进来,借助他潜入英国共产党内部,随后更打入奥思沃德·莫斯利爵士(Sir Oswald Mosley)的英国法西斯联盟。

格雷厄姆·波拉德(Mona Maund),代号为M/1,成功渗入英国共产党,首先供职于军情六处,随后转投到军情五处。他甚至还跟一位共产党员结了婚,显然大大增加了自己伪装身份的可信度。波拉德的父亲是英国都铎王朝时期备受景仰的历史家AF·波拉德,他本人一度在布鲁姆斯伯里经营着很受欢迎的书店。

吉米·迪克逊(Jimmy Dickson),代号为M/3,白天是公务员,夜晚便化身为军情五处的间谍。迪克逊曾为BBC撰写喜剧和畅销恐怖剧本。在奈特的指导下,他首先成为了一名英国共产党员,随后又成为法西斯党员,能够同时为政府提供两方面的有效情报。

薇薇安·汉考克·努恩(Vivian Hancock-Nunn),代号为M/7,是一名律师,作为军情五处的情报人员渗透进了共产主义运动,为英国共产党公开发行物提供免费的法律咨询。

奥尔加·格雷(Olga Gray),代号为M/12,是来自伯明翰的打字员。因为一场高尔夫球赛被秘密组织看中,他的任务同样是打入英国共产党内部,并发现了一处在伍尔维奇阿森纳运作的英国共产党工作室。

(来源: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