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下一站丨欧洲河轮上的新客人

2017-07-18 10:45: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维京邮轮尼罗德号长船2017年的第三个多瑙河航期,5月13日从维也纳出发,最终停靠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城中心的码头。

晚餐后,两拨并没有交集的客人坐在三层的酒廊里,受邀而来的28岁的记者说,“这个线路适合带我爸妈来。”酒廊的另一头,今年53岁的陈阿姨正在和先生商量,“明年要不带着咱妈一起走一次莱茵河航线。”

带爸妈来!——成为维京邮轮公司为中国游客订制中式邮轮的一个标签。

11天前,包括我在内的79名来自中国的客人通过7个不同的中转航班飞抵奥地利维也纳国际机场。维京邮轮特别安排了机场接机人员,高个子的奥地利人约瑟夫就站在机舱的门口,腼腆地举着一个手写的中文字牌——“维京邮轮的客人,您好,请跟随我过海关,提行李,我会带您和会讲中文的维京工作人员会合(抱歉我不会讲中文)。”

和我经伊斯坦布尔转机而来的有两对夫妇,一对来自上海,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话很少,但行动起来并不慌张。另一对则来自北京,言谈之际总是喜欢说“上一次我们在德国,”估计是怕别人觉得他们是第一次来欧洲。两对夫妇都不是第一次搭邮轮旅行,关于选择邮轮旅行的好处,比如“节奏舒缓”“不用每天打包行李搬酒店”“不用每餐为选餐厅发愁”,他们侃侃而谈。

维京河轮位于船尾的休闲区,可以欣赏到内河沿岸风光。

维京河轮位于船尾的休闲区,可以欣赏到内河沿岸风光。

维京邮轮公司的网站上介绍:数百年前,内河游轮就是欧洲皇室贵族挚爱的出游方式。现实中,欧洲古老的水路景观在1992年发生了巨变。那一年,美茵-多瑙河运河的人工水道开通,长171公里的运河工程使得从阿姆斯特丹到布达佩斯的河轮线路贯通,现代船只可以从北海到黑海在近3500公里的河道上畅行无阻。

美茵-多瑙河运河展开了一副全新的内陆风光画卷,游客不必将鼻子贴在大巴车的窗户上欣赏沿途的景致。在敞亮而通透的河轮甲板上,人们惬意地小酌或是挥杆迷你高尔夫,欣赏着沿岸的风光。

在河轮的甲板上,不仅有日光椅,还有迷你高尔夫以及百米长的环形步道。

在河轮的甲板上,不仅有日光椅,还有迷你高尔夫以及百米长的环形步道。

过去20多年,欧洲内河游轮旅行的主要市场是北美、澳新等英语国家,而且仍算一个小众旅行产品。2015年全球有2300万人搭乘了海轮,但只有不到100万人选择了河轮。每年有200万欧美游客选择10天的欧洲海轮假期,但是河轮市场只有不足50万人。

中国游客赴欧洲的出境旅行开始于2005年,但之前没有人在河轮上见过中国旅行团。2009年,维京邮轮就有了为中国市场订制专属邮轮服务的想法。那一年,《纽约客》驻京记者Evan Osnos曾经报名参加了一个中国特色的10天5国的欧洲经典旅游团,写下文章《跟着中国旅游团游欧洲》。这条花费了他2200美元的线路,38名乘客同行,在10天的时间里乘大巴穿越欧洲5个国家。这是在中国出境游初期的典型线路,游客搭乘大巴串游欧洲观光,每天走马观花似的城市观光,博物馆、景点都是从门口走过拍照留影,大量的时间都在舟车劳顿上,最整段的时间是留给购物,毫无“体验”而言。

不过那是8年前,邮轮产品对中国旅行者来说还是一个非常超前的产品,以歌诗达和皇家加勒比为代表的海轮产品进入中国的时间不过三四年,更不要说河轮。

他们请麦肯锡公司做了一次调研。调查的结论有两条,一是坐过大巴游欧洲的客人回来之后都不是很开心;二是大家的需求不只是想拍照,人们还想更深入体验欧洲的文化,了解欧洲人做事的方式。“我们调查发现75%的中国游客到欧洲旅行希望欣赏到自然风光,了解历史文化,这个结果让我们都很吃惊,甚至超过我们的预期的。”维京邮轮高级副总裁Jeff Dash说。

相比海轮,河轮更为休闲,但是船长鸡尾酒会等活动还是保留的。

相比海轮,河轮更为休闲,但是船长鸡尾酒会等活动还是保留的。

第一天所有客人登船后,船上平均年龄在25岁的年轻中国服务团队就表现出他们结合了东西方文化的服务特色。服务生们会用最快的速度记住每个客人的姓氏与点餐和饮料的偏好。

“张阿姨,我知道您喜欢喝橙汁。”

“李叔叔,您今天还是喝啤酒?要不您试试德国的雷司令葡萄酒?”

“姐,今天还是气泡水,对吧?”

如果说记住客人的姓氏喜好是典型的西方五星级酒店培训,那么一种类似于街坊邻居式的热情招呼,亲切和受用的态度则是这些中国服务员自带的人情基因。每天客人城市观光归来,邮轮项目总监都会站在邮轮外迎接客人,服务生递上中式口味的酸梅汤或是红糖梨水。

说实话,在语言不通的海外邮轮上很难看到中国客人有这样的轻松、自信与闲适。船舱里有一种“老年版迪士尼”的欢快气氛,服务人员热情地和老人们聊天,我不得不感叹“他们扮演了很多现代家庭中自己孩子都做不到事情,耐心的倾听和陪聊。”

河轮的客舱,游客不用打包行李舟车劳顿,还可随时欣赏河道风光。

河轮的客舱,游客不用打包行李舟车劳顿,还可随时欣赏河道风光。

作为中国市场产品的主要推动者,Jeff有一个独特的身份——“中国女婿”。开发这款邮轮产品的源动力也是来自他带岳父岳母游欧洲的经历。“我觉得我带着岳父岳母在欧洲旅行并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可能中国人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很多欧洲机场没有任何的中文标志,但是在每一间奢侈品商店都会有中文导购,不帮你解决任何的问题,但是只想着你的钱包。”Jeff有些气愤填膺,他同时讲到了自己不会讲中文母亲,可以毫无障碍地乘飞机来中国,转机、出关甚至搭乘出租车都没有问题,甚至第二天一早,她可以吃到培根和炒蛋,午餐和晚餐也可以吃到汉堡和牛排。

另外一位维京邮轮亚洲运营总监Thomas Rooch先生,有着和Jeff类似的经历,他自小随父母在台湾,深知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他负责了所有中国员工的招聘。为了打造这款中国游客专属的河轮产品,维京邮轮公司从中国内地招聘了50余名员工,他们的平均年龄在25岁左右,不少人有酒店工作的经历,但也都是第一次出国。“很难在欧洲招聘到合适的讲中文的员工,”Thomas说,“只有来自中国的员工才能提供我们想要的那种服务。”我觉得他指的是那种特别接地气的服务热情。

多瑙河11日线路的航线图。

多瑙河11日线路的航线图。

这条11天的多瑙河之旅线路全程途径4个申根国家,从维也纳登船,先向西经奥地利瓦豪河谷驶向多瑙河的上游,到达德国慕尼黑后,再调头一路向东,经奥地利萨尔斯堡、捷克克鲁姆诺夫、奥地利梅尔克以及斯洛伐克的布拉迪斯拉发,最终抵达布达佩斯。

除了船上的中国服务员,船长和水手们都来自薪资相对便宜的东欧国家。河轮不大,但是除了一些特别热衷拉着西方面孔合影的客人们,大部分客人和水手们没什么交流。在河轮三层甲板的尾部,水手们会时常聚在那里抽支烟。“中国人和以前的美国客人,他们对欧洲的兴趣不同。美国人作为欧洲移民的第三代或者第四代,他们想知道我们的家族是从哪里来的,在这里寻找相同点,但是中国人没有这种想法,中国人看着一切不同的地方都觉得新鲜。”一个水手说,另外一个水手则补充道,“吃的也不同,中国人喜欢吃面。”

的确,在维京河轮上,没有什么是一碗面解决不了的。就在船尾的户外休闲区,厨师24小时提供川味担担面、牛肉面、榨菜肉丝面、北京炸酱面等风味,一天旅行的疲惫以及游客间产生的小情绪都可以在这里用一碗面化解。

中式餐饮是维京邮轮订制中式邮轮的最大卖点之一,但由于集团必须选择统一的食材供应商,而之前的供应商一直是提供针对西餐口味的食材和配料,据说他们为了跟供应商解释米醋、香醋和陈醋就着实费了不少口舌。每天的餐饮相当丰富,除了餐台上提供的自助冷热菜式,游客们还可以享用免费的零点菜式,这些菜式是维京邮轮特别邀请明星厨师刘一帆定制的。

行程的第三天,一些客人还在受时差影响,起得格外早,他们大多聚集在河道岸边的空场上,舒展筋骨锻炼身体。我从三层lounge的落地窗望出去,仿佛置身我家小区的空场。Lounge里有一个小酒吧,提供多达50种的免费酒精饮料。62岁的陈灿先这个早上逛到了酒吧,也就遇到了酒保小吴。

“你们这里酒可真不少。”

“是啊,叔叔,您要不要来一个尝尝?”

“这大早上的,不用了。他们老外就是喜欢伏特加,是吧?”

“是的,光伏特加我们就有瑞典的,俄罗斯的……我们一共有50多款酒,这11天的游轮,您就是一天尝一款都尝不完。回头您过来的时候,我帮您记着您每天都尝了什么酒。”

接着他们聊起了小吴是哪里人,怎么来到这里做的服务生,而此时,陈灿先边聊天,手里边晃着一杯加了冰的瑞典伏特加。

中国订制河轮的酒水全部免费。

中国订制河轮的酒水全部免费。

每天早上,河轮会在五六点就进港停靠,8点多,全船的客人分为不同的小团队,登上大巴开始观光之旅。每个大巴车都配有两个中文服务员,他们像管家一样,负责从行程解说到陆地购物咨询的所有问题。

这个11日多瑙河的标准客房价格为每人17888元人民币,浪漫法式露台房的价格为22888元人民币。如果比较携程网站上的差不多的东欧大巴游行程,会发现,河轮的定价由于不包括国际机票,还是要比一般大巴游贵。“价格要贵万八千吧,”陈筑的老伴说,“但我们就图它是邮轮,不累不折腾,目的地游览的时间也够充分,还有很多自由活动时间。”

无论是在餐厅吃饭,还是晚餐后,大家聚在三层的lounge喝东西聊天,这79人的旅行团都看起来彬彬有礼,几乎没有网上传说的那些中国游客恶习。陈筑和老伴都是北京一所大学的退休教师,两人每个月可以拿到1万多的退休金,子女也都独立了,日子过得很舒服。邮轮上的大部分客人,都是中国这样中产家庭的父母,他们不仅有消费能力,而且已经有了更为成熟的消费意识。

陈筑特别喜欢维也纳艺术博物馆那天的导游讲解,这是他第一次把巴洛克式建筑风格听得这么透彻。那个导游叫陈鲲,是一位在当地学习艺术史和社会学的华人。在欧洲生活了近20年,陈鲲接待过从领导干部到大巴旅行团的各种来自中国的游客。“我喜欢和维京邮轮合作,他们的客人会对我讲的艺术文化感兴趣。”

梅尔克和克雷姆斯之间一段长达30公里的瓦豪河谷,盛产葡萄酒。欧洲人喜欢它的静谧,但对中国人来说却并非耳熟能详之地,但这不影响中国游客对这个地方的喜爱。Thomas一直跟所有遇到的中国游客强调说,这里是那种欧洲人自己才会来度假的地方,也是“真正的欧洲”,而不是“游客的欧洲”。

捷克库鲁姆洛夫,在中文世界里有个非常容易记的名字——CK小镇,这大概是因为早年中国游客在晚上写下的攻略,把冗长难记的英文名Cesky Krumlov直接简化的结果。大部分游客都知道这里是世界上最美的小镇,他们找各种角度拍照,导游也会不停的强调这里哥特式和巴洛克式的建筑风格。

中国游客百看不厌的捷克库罗姆诺夫小镇。

中国游客百看不厌的捷克库罗姆诺夫小镇。

行程的最后一天,尼罗德号和维京其他两艘主做美国市场的河轮长船并排停靠在布达佩斯市区的港口,两个华人穿过尼罗德号的大厅登岸的时候,特地转到前台,“你好啊,我听说这是一条为中国人定制的邮轮,我们是生活在美国的华人,我们以后可以预订这条船吗?”

在启动中国市场之前,维京邮轮公司运营的主要是美国市场,目前在欧洲内河上运营的52艘河轮,每年接待的游客超过350万。维京邮轮曾经有一年造了16艘河轮的记录,未来,维京邮轮计划再为中国市场造21艘河轮。“我认为未来的5年将会是我们的机会所在:我们有信心使中国市场达到美国客人的一半数量。”Jeff说,“我相信,从现在开始的5年,每年大概150万中国游客还是合理的。”

(来源: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