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泰坦尼克号竟有6名中国幸存者!英国纪录片揭秘他们充满屈辱的生还故事

2017-08-31 10:24: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1912年4月14日,泰坦尼克号(RMS Titanic)邮轮,这艘号称“永不沉没的”(unsinkable)轮船,在它的第一次航行(maiden voyage)——从英国南安普顿出发驶向美国纽约——就撞上冰山,仅2小时40分后,游轮沉没。

最终造成2224名船员及乘客中,逾1500人丧生,成为迄今为止最广为人知的一次海难。

之后发生的故事,有我们熟知的杰克和露丝的爱情、有妇孺优先(但事实可能并非完全如此)的绅士行为……百余年来,700多名幸存者中的大多数都被人们记录在了历史中。

然而,你可能不知道,这700多名幸存者当中,有6名华人。而他们的故事,却鲜为人知。

近日,一位英国导演Arthur Jones拍摄了一部纪录片,名字叫《六人》(The Six),走访了他们的后代,还原当年的辛酸故事。

目前,纪录片还在拍摄中,预计将于2018年播出。

这六人是谁?

当时共有8名中国人登上泰坦尼克号,其中6人生还。

他们登记的名字分别是:Fang Lang、Lee Bing、Ali Lam、Chang Chip、Choong Foo、Lee Ling、Ling Lee和Len Lam。可查中文名有3个:钟捷、李炳、炳新。年龄最小的24岁,最大的37岁。

他们都是船上烧锅炉的工人,是泰坦尼克号上最低贱的工种,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

为了节省成本,当时船务公司喜欢招华人船员,他们只有一张船票,票价59英镑9先令11便士,可供8人使用,三等舱,编号1601。

也就是说,他们和“Jack”住一起。工资只有同样工作的白人船员的五分之一。

在2012年“泰坦尼克号”海难百年,3D增补版上映时,97版被剪掉的华人船员的镜头又重新恢复。

在2012年“泰坦尼克号”海难百年,3D增补版上映时,97版被剪掉的华人船员的镜头又重新恢复。

他们是如何获救的?

当时,轮船出事后,船员们先通知了一等舱的富贵者。三等舱的人们并不知道船要沉没,就算知道,他们也逃不出,因为舱门被锁住了。

后来,舱门被打开了,三等舱的人们蜂拥而出。但很多救生艇已经放下水了。

据报道,其中5个中国人发现甲板上有一条破了的小船。

这五人齐心协力,将这条实际上没法救命的小船抛入大海,再跳下海,浸在水中。幸好后来遇到了救生艇,被人救起。

而另外一名中国人Fang Lang,据Sixth Tone报道,他很幸运地被14号救生船救起,这艘救生船也是唯一一艘返回游轮搜救幸存者的船只。

但当时救生船上的人还为是否要救这名亚洲人而争论了一番。

当时救生船上有人看到这名26岁的船员Fang Lang,他被绑在泰坦尼克号的一片残骸上。

Fang Lang在失去意识前把自己绑在了破门板上,还用了一些坏掉的铰链来确保绳结不松脱。当时看不出他是死是活。救生船上的长官(以为他是日本人)说:“救谁都比救个日本人强。”

但船上其他人不同意见死不救,他们把船划到Fang Lang身边,把他从海中救起来,还给他暖身体。

没想到的是,Fang Lang醒过来后的举动赢得了所有乘客的尊重

在一名二等舱幸存者Charlotte Collyer口述记录中,他这样提到Fang Lang:

他很快就睁开了眼,用他的语言跟我们说话,但发现我们听不懂,于是他奋力站了起来,伸展了一下胳臂,跺了跺脚,大概五分钟后他就恢复体力了。

他身旁的一个水手当时累到快划不动桨了。那个日本人(获救中国人Fang Lang)就主动把水手推开,拿起桨就划起来,像个英雄一般,直到我们被大船救起。

那名长官后来说道:“我很羞愧,自己那样说这家伙的坏话,如果我有机会,像他这样的人我愿意再救上六次。”

生还后,等来的却是流言和歧视

虽然今天我们对他们的事情知之甚少,但在当时,他们的幸存引起了西方世界的许多关注,然而这些关注却绝非善意。

《布鲁克林鹰报》(Brooklyn Daily Eagle)1912年4月19日的一篇报道中称:

“没人能说清这些中国人从哪里冒出来的,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上了救生船的,但他们却好好地坐在里面。”

而就在官方进行泰坦尼克号沉船调查时,泰坦尼克号所有者J. Bruce Ismay说:

这些中国人是在救生船已经离开泰坦尼克号以后,才被发现躲在座位底下的。

讽刺的是,说出这番话的Ismay本人,后来由媒体报道,才是不顾“女士和小孩优先”原则,想要自己先进救生船的人,也因此沦为人们的笑柄。

J. Bruce Ismay沦为人们的笑柄,不只因为救生船数量不足,还因为他自己也登上了其中一艘救生船。

这部纪录片的导演Arthur Jones怀疑Ismay所说的中国人偷藏在座位底下,可能只是这些中国人蹲在座位之间。

他说:“如果你了解中国或中国劳动者的话,就知道这完全是有可能的,”因为中国工人喜欢蹲着休息。

此外,还有许多关于中国人谣言:有人说他们为了上船,“将辫子披散下来,假扮成女人”,或是他们“从甲板跳进救生艇,踩伤了艇中的女乘客”等等……

Jones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我们都认为这种传闻是假的,并没有明确的证据来证实这种猜测,只有一些不太可靠的人提供了模糊的证词。一些证据表明,妇女和儿童已经登上救生船后,这四名中国人才登上船,不仅仅是中国人,还有不少“外国人”遭到这类侮辱性流言的侵害,我们认为这种侮辱他人的说法是由于当时的种族歧视。

海事历史学家Steven Schwankert也认为:

他们的故事展现的其实是“勇气与机智”,而不是懦夫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1912的美国,仍处在1882年排华法案所营造的反华情绪中。

所有的幸存者来到纽约,都感受到了当地极大的帮助和温暖。

而这六名中国幸存者却未能进入美国,只是在到达了埃利斯岛(Ellis Island)后24小时内就被遣送走了。

根据排华法案,他们被带到埃利斯岛,第二天一早就被送走了。

中国幸存者接受极其严格的甄别审查,无法登岸进入美国

中国幸存者接受极其严格的甄别审查,无法登岸进入美国

他们乘坐“Annetta”号调头返回大西洋,向南驶往古巴。从此,便不知去向、不知死活,从历史上消失了。

他们对美国境内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也就无从辩解。这六名中国人,也就在媒体的一致渲染下,成为了中国人不守规矩、狡诈、奸滑的证明,成为了西方家喻户晓的反面人物。

直到今日,也还没能等到一句道歉。

寻找他们的故事

到现在已经过了105年了,那6位中国幸存者后来的故事是怎样的呢?

英国导演Arthur Jones和他的团队正在拍摄的,正是这些幸存者和他们后代的故事——《六人》(The Six)。

为了寻找更多关于这六名幸存者的线索,摄制组还于8月25日上线了寻找线索的网站,希望更多的人可以提供信息。

导演Arthur Jones说,这六名幸存者有一些来自中国南方,希望当地的人,特别是广东省的朋友,能和我们联系,提供任何他们知道的内容,哪怕是关于家族的传闻也好。

导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我之所以喜欢这个故事,是因为大多数人自以为了解泰坦尼克,关于泰坦尼克的印象只是一艘沉没的巨轮,有很多欧美白人在船上,有穷人有富人……

我觉得中国幸存者的故事也是历史的一部分,这个故事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中国已经对这个故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觉得很有必要强调泰坦尼克号的故事也是跟中国相关的故事。

(来源: 中国日报双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