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天府文化 | “自古诗人皆入蜀”:初唐四杰的入蜀经历

2017-10-09 18:09: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四川自古盛产诗人,自蜀中走出了司马相如、扬雄、李白、苏轼等一代又一代的文坛领袖。同时,四川也以其无穷魅力吸引着历朝历代的诗人,因此有“自古诗人皆入蜀”的说法。

唐代初年,中国诗坛出现了四位杰出的诗人——王勃、杨炯、卢照邻和骆宾王,史称“初唐四杰”。他们上承六朝文风,开启唐诗序幕,在唐诗发展史上有着光辉的地位。这四杰虽然各处异地,却互有往来,并皆先后入蜀。

蜀中是他们生活与创作的一个重要阶段。

王勃

王勃

王勃(约650-676),字子安,绛州龙门(今山西河津)人。少年即展露才华,应举及第。唐高宗总章二年(669),王勃20岁,因为一篇斗鸡檄文惹怒高宗,被驱逐入蜀。

他经剑阁作有《普安建阴题壁》诗,七月到绵州(今四川绵阳)有“悲凉千里道,凄断百年身”(《秋日别薛升华》)之感。八月居梓州(今四川三台),在《涧底寒松赋序》里表示:“徒志远而心屈,遂才高而位下。斯在物而有焉,余何为而悲者!”

继而在中江县与卢照邻相会,同游玄武山赋诗。次年居汉州(今四川广汉),作《慈竹赋》有云:“庶因感而长怀,将策情而励己。”

9月,王勃到成都,与益州大都督府群官交游。他赞美成都“城邑千仞,峰峦回绝”,“何山川之壮丽”(《春日序》);作名篇《春思赋》,表达对春天的喜爱和对未来的希望。其《益州夫子庙碑》被誉为“宏伟绝人”之文。

咸亨二年(671)夏,王勃22岁离蜀北归,经彭县、什邡、绵竹、三台、绵阳,所作《绵州北亭群公宴序》表达了留恋之情。

王勃自编《入蜀纪行诗三十首》已佚,仅存《入蜀纪行诗序》。杨炯《王勃集序》云:“神机若助,日新其业,西南洪笔,咸出其词。每有一文,海内惊瞻。”这高度评价了王勃蜀中诗文在当时的影响。

杨炯

杨炯

杨炯(650-693?),华阴(今属陕西)人。10岁举神童,待制弘文馆。武则天垂拱元年(685),杨炯36岁,因族弟参加徐敬业叛乱,受牵连而离崇文馆学士职,谪为梓州(今四川三台)司法参军,冬入蜀到梓州任。

在此地作有《和刘长史答十九兄》五古长诗、《梓州惠义寺重阁铭》、《大唐益州大都督府新都县学先圣庙堂碑文并序》、《遂州长江县先圣孔子庙堂碑》、《梓州官僚赞》等诗文。

垂拱四年,杨炯秋季任满,由三台沿嘉陵江、长江回到洛阳。途中经三峡作有《广溪峡》《巫峡》《西陵峡》诗。其《巫峡》有云:“忠信吾所蹈,泛舟亦何伤。可以涉砥柱,可以浮吕梁。美人今何在,灵芝徒自芳。”诗寄寓了不畏艰险,孤高忠信的品格。

卢照邻

卢照邻

卢照邻(约634-695后),字升之,好幽忧子,幽州范阳(今河北涿县)人。唐高宗龙朔二年(662),卢照邻约29岁,随军至漠北,后经长安赴蜀,入蜀后曾因事入狱。

麟德元年(664)出狱后作有《穷鱼赋》与《同临津纪明府孤雁》诗,往来于川北三台、剑阁和广元;年底受任新都尉,到成都。

新都尉是副县职,为益州大都府下属官,在职6年,作有《登封大酺歌四首》及咏成都风光与名胜之诗多篇。他描述成都灯市:“锦里开芳宴,兰缸艳早年。缛采遥分地,繁光远缀天。”(《十五夜观灯》)他还作有《宴梓州南亭诗序》、《七日绵州泛舟诗序》、《益州至真观主黎君碑》等文。

成都北门外有座升仙桥,是司马相如赴京时所过之桥。相如过此桥时,曾立下誓言,“不乘高车驷马不过汝下。”卢照邻在此桥遇蜀父老责问,讥诮他虽然饱学高才,却不能成名。卢即作《对蜀父老问》,阐述了对相如志向的仰慕和自己宏伟的抱负,表示:“虽吾道之穷矣,夫何伤乎浩然。”

咸亨元年(670),卢照邻约37岁,因常往来于成都,与平民女子郭氏相恋,并相约婚娶。此年冬在《赠益府群官》诗里,卢照邻表达了北归之意:“日夕苦风霜,思归向洛阳。”咸亨二年,卢照邻于夏秋之际离蜀,其《还京赠别》云:“一去仙桥道,还望锦城遥。”

两年后,骆宾王在成都,郭氏向他诉说与卢照邻的情事,自别后生下一子已亡,尚于悲哀之中等待卢照邻来迎娶。骆宾王为作《艳情代郭氏赠卢照邻》的长篇歌行。

骆宾王

骆宾王

骆宾王(约635-684后),婺州义乌(今浙江义乌)人,青年时代以奉礼郎从军西域。咸亨四年春,骆宾王约39岁,奉朝廷之命出使西蜀:“脂车秣马辞京国,策辔西南使邛僰。”(《畴昔篇》)

此年秋,骆宾王在成都参加益州大都督府长史李崇义盛宴,作有《于益州李长史宅宴序》,另作有《冒雨采菊序》,以及长篇歌行《艳情代郭氏赠卢照邻》和《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

上元二年(675)秋,骆宾王离蜀返长安。他回忆成都的印象:“云气横开八阵形,桥影遥分七星势。川平烟雾开,游戏锦城隈。”(《畴昔篇》)

此后,他在东吴还作有《忆蜀地佳人》:“东吴西蜀关山远,鱼来雁去两难闻。莫怪尝有千行泪,只为阳台一片云。”追述曾在蜀中的一段恋情。


参考文献:《中国地域文化通览·四川卷》

(来源:“微观中外”微信公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