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如何在手机时代正确地吸猫?|韩国科幻

2017-10-11 14:57: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猫咪也有灵魂吗?如果有,那它们的灵魂去哪里了呢?

一个单身宅,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时不时会发出猫咪的叫声,究竟是养猫游戏APP,还是手机里就住着一只猫?他组织了一场聚会,发现其他人也有着类似的疑问,而这一切也并不是巧合。

*本篇小说约5000字,阅读大约花费10分钟


安卓猫的骚乱

作者:全三惠

译者:程金萍

节日那天,我第一次走进姥姥家,首先映入脸帘的是穿着手机鞋子的克苏鲁。我揉揉眼睛,再定睛一看,原来是两个四孔插线板,上面乱七八糟插满了亲戚们的手机。这情形,就算有谁的手机爆炸了,也分不出到底是谁的。

“妈,我来了!”我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却没有人回应。姥姥一年前就过世了,但现在姥姥家却没有办祭祀。看这情形,再清楚不过了,我哗地一下子推开了姥姥住过的大屋房门。

“赢啦!”

果不其然。

妈妈、六个姨妈,还有一个堂弟,他们把姥姥的房间变成了花图纸牌的圣殿。一共分成两伙,四个人一局。看到这情形我真是要疯了。我无奈地摇摇头,拍了拍妈妈的肩膀:“我跟你说我来了。”

“哦,来了。”

“您对一年只见两次面的孩子还真是够热情啊?”

“你是没长手还是没长脚啊,要等7点才吃晚饭,要不你先出去看会电视吧。”

堂弟向我招手,问我要不要给他们洗牌,我拒绝了。上班的时候就整天和数字打交道,这还不够吗。我坐在木质沙发上,打开电视。画面中,不知从哪里来的外国新媳妇们正在做松糕。这是干嘛呢,还不如弄个国际化祭祀得了。难道没有其他节目了吗,我心里思度着,正要换频道的瞬间,克鲁苏的一只脚哼哼地哭起来。

哎呀。

我调低了电视音量,来到这个貌似克鲁苏的插线排这里。咦,它们看起来长得都一样呢……这都谁是谁的啊?低头的瞬间,我突然奇怪地打了一个喷嚏。“阿…阿嚏!”

不像是感冒那种喷嚏。哼哧,我吸了吸鼻涕,拿起手机。就在这时,又一个喷嚏让我把手机摔到了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机摔下去时屏幕朝上的原因,手机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喵!”

嗯?

哦?

流恩养过一只猫,不过也就守护了它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流恩是我的室友,当时正就读研究生。有一天,我收到了她一条“论文审查没有通过”的短信,问她要不要买炸鸡,她却让我买了猫罐头。“难道这家伙的下酒菜换口味了?”我嘟囔着,买了一个猫罐头回来。就在我输入大门密码的时候,红着脸的流恩跑出来推了我一个趔趄,“喂,你出去,出去。”

“你疯了吧,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你出去!你去挖些沙土来,去游乐场,游乐场那里。”

疯了吧,现在的游乐场哪有什么沙土。

就在流恩推搡着赶我走的时候,我一下子打开门,她顺势滑倒在地上。这时,我看到房间角落里躲着一只拳头大的小猫崽,正抗议似地发出呜呜的声音。我脱掉鞋子走进房间,小猫崽又抗拒着发出呜呜的声音。喵。这时,伴随着咳咳的咳嗽声,流恩吐出了些东西。我将装着啤酒罐和猫罐头的袋子一下子拍在了趴在地上的流恩后背上,“喂,你神经了吧!你和我都对猫过敏,你怎么把它捡回来了!”

流恩慢吞吞爬到沙发上躺下,用一种放弃了整个世界的表情说道,“它一下子爬到我鞋子上了,我能怎么办啊?”

“它能吃罐头吗?你找沙土又干嘛啊?”

“得给我们论文做个洗手间吧。”流恩说完又冲着地板呕吐起来。

这个家伙,真是的。

这只猫竟然叫论文,真是疯得够呛。

这只叫论文的小猫只过了一个月,就因为疝气死掉了。来我们家的时候就拳头般大小,死后的骨灰盒也拳头般大小。骨灰盒上写着:“希望论文安息。”流恩抱着盒子哭了整整一个晚上,而我也打扫了一个晚上。不管怎么打扫,小猫的毛还是扫不干净,它不就在这里呆了一个月而已吗?

我小心翼翼地对着手机喊了一声,“论、论文?”

喵。

然后,手机关机了。

我惊慌失措地站起身,逃也似地从家跑出去。妈妈在后面喊着让我吃点煎饼再走,后来又打电话唠叨个不停,但这些对我来说都不是主要问题。我回到家里,流恩因为上班早就出门了,我开始搜索“手机”和“小猫”的消息,然后了解到新的安卓版本有个复活节彩蛋,就是猫。

到底怎么回事啊,我真是要疯了。虽然很想当场确认一下这个复活节彩蛋,但我是一个即使地老天荒也要祈求保佑乔布斯,振臂高呼“苹果全家桶万岁”的苹果脑残粉:iPad、iPhone、MacBook。我深深地叹了口气,趴倒在桌子上。喵。小猫论文的呜咽声在我耳边萦绕不绝。

我一连搜了好几天,各种各样的信息都有:“我手机里有猫咪的叫声。”“男朋友手机上有猫毛,可我没养猫。他是出轨了吗?”“我的猫把我的手机丢进马桶里了。”“法官大人,这条留言是我家猫用手机写出来的。”我打开了最后一条留言,上面写着“我在手机里装载了BETWEEN软件,里面会有猫咪的足迹。”虽然我不知道BETWEEN软件是什么,不过这应该不会是一个和猫咪对话的程序吧。

其实,我不知道BETWEEN也在情理之中。这是一个情侣APP,里面有个大拇指接吻的功能,如果情侣双方同时点击手机屏的同一个位置,手机就会震动,屏幕上出现手指亲吻的图案等等。这些恋爱中的人啊,可真会玩儿。“到头来花瓣都会凋零你们也会分手,全都分手吧”。虽然离春天的到来还有半年多的时间,但我还是不自觉地想起了10cm组合《喜欢春天吗》那首歌的歌词。不过话又说回来,这软件里为什么会出现猫咪的足迹呢?我看了看公告下面的留言,有人说安卓系统更新到最新版本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哼。

猫咪也有灵魂吗?如果有,那它们的灵魂去哪里了呢?

 来源:fansshare.com

来源:fansshare.com

教皇对年轻人宣称“狗在天堂等着主人”,那猫咪们的天国里也有人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些路上野生的小猫们是去了没有主人的天国吗?彩虹桥的那边是什么地方呢?

后来,我在“送走爱猫的铲屎君吧”里发了帖子。

当然,我不会上传一些什么“这和安卓系统升级有关啊”之类的帖子,而是发了“现在有人开发了养猫游戏APP,目前正在内测”,或者“能不能见面帮我优化一下我用的安卓系统……”这样的内容。我也是人,我也有人最基本的礼貌和体面,初次见面我能说出“真不好意思,我的猫咪好像在你手机里”这样的话吗?更何况,我们的论文猫咪还在我姨妈的手机里。

我也联系了流恩。她已经通过了论文审查,目前暂时还在休息。当我把前前后后所有事情都跟她说完之后,她一把抓住我的领口,问我为什么没有立马把我姨妈的手机带过来。

“喂,你疯了吧?我为什么要偷我姨妈的手机啊?”

“我们的论文猫咪在那里面啊!”

“真是的,不就养了一个月吗,能有这么爱它吗?”

“是养了一个月而已,那你呢,你还能听懂猫的叫声呢。”

这个嘛……

在那一个月里,猫咪论文有差不多一周的时间都呆在医院里。它疝气很严重,看到我们就像认出了我们一样,做出很可爱的样子,喵喵地叫个不停。我们戴着口罩和手套去看论文,别人问起“如果猫咪的手术很顺利,以后要怎么办”时,我们都拒绝回答。不管怎样,只要论文能健康起来就好。即使家里猫毛到处乱飞,即使论文发出“法官大人,我有异议”这样的抗议,即使某一天它开始用我的iPad发送推特内容,只要论文能好起来就行。

但是,论文就在手术前的凌晨死去了。拿着论文的医疗费用单,我们办理了三个月分期付款,彼此轻轻拍着对方的肩膀,互相安慰:以后我们再也别养猫这样的动物了,也不要往回捡了,定期给猫墓支援中心捐款,好好管理“猫咪后院(Neko Atsume)”就好。聊着这样的话题,我们喝了通宵的烧酒。三个月后,流恩把房子退了可即便腾空了房子,里面还是到处飞着猫毛。

我和流恩带着电脑来到聚会的咖啡厅,这里大概聚了五名会员,他们彼此之间也都认识。正苦恼该如何挑起话题之际,流恩冷不丁地发话了。

“请问哪位装了BETWEEN软件?”

有两个人举起手,是一对情侣。剩下的三个人露出惊愕的表情,养猫APP为什么需要BETWEEN软件,现在单身就不能找点安慰了吗?。流恩已经惹祸了,我还能怎么办呢?只好在各位会员面前,把中秋节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

真是太丢人了。

会员们的反应……不过,因为只有5个人,所以反应也没有多千奇百怪,只是,他们不约而同露出的表情,和那些召唤死去猫咪魂魄的死灵法师在咖啡厅里留帖子时的表情如出一辙,脸上写着:“手机上放猫薄荷的话不行吧?”“我们有像他们那种空中转体两周的手机吗?”这样的疑问。当我傻乎乎地想着“该把猫薄荷放在手机上搓一下”的时候,流恩急忙拿出了自己的安卓平板电脑。

“两周!”

“什么?”

“你,不是把你姨妈的手机屏幕朝上摔了吗!就像小猫转身落地一样,用这个也一样吧?”

算了吧,求你了。所以,你现在要把平板电脑故意从桌子上摔……下去?

“……哦?”

“从物理学上来说好像不大行……?”

“那到底能行吗?”

“让它旋转?”

流恩将平板电脑屏幕朝下,从她站着的高度自由落体到地上,平板电脑优雅地旋转了半圈,屏幕朝上落到了地上。

“你这疯子!这样也会伤到内芯的!”

“喂,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看到了,别再这样了!”

不管怎样,不知道是因为被流恩的妙计感动还是因为受到刺激,另外三个会员默默地安装了BETWEEN软件,流恩也装了,这结果可有违墨菲定律啊。

“都装好了。”

“好,那请大家打开BETWEEN软件。”

哎呀,我忘了。这里的安卓设备总共也就只有六台,而世界上所有有名字的猫中,我们知道名字的猫咪在其中的概率有多少呢?顶多也就6只吧。

“那个,大家小时候养过的猫的名字,隔壁猫的名字,小区里猫的名字,都说一下吧。说实话,这里的设备太少了,概率太低了……而且,如果大家的猫咪没有回应的话,也请大家不要太失望。”

结果,大家提到的猫咪数量远远超过了六只一时间,咖啡店里出现了这样一个场景:大家都打开了BETWEEN软件,在角落里叽叽咕咕地说着自己知道的猫咪名字,就像有什么猫咪笔仙之类的。

“茉莉啊。”

“soul啊。”

“弗拉基米尔?”

“小喵啊。”

“首领大人?”

“J.B啊!”

“马克思。”

“千手观音。”

“春天哪。”

“狗崽啊。”

“希罗。”

有很多不大像猫的名字,我心想:如果叫这样的名字,小猫的猫权难道不会受到侵犯吗?就在大家连续说了差不多有三十个名字的时候,某个手机闪出了红色的信号。

在BETWEEN软件的画面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猫咪身影。

“……”

“……哇。”

“……刚才是谁说的名字?”

一个会员小心翼翼地举起手,她清了清嗓子,对着刚刚有回应的手机又说了一次猫咪的名字:“夏美酱?”

这确定是小猫的名字吧?

这时,小猫红色的身体又闪了一下。

大家不约而同地发出呜哇的赞叹声。

“这个手机里,现在有我的猫咪夏美是吧?”

看着那个会员满怀期待的眼神,我很想告诉她就是那样的,但这时流恩首先开口了:“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我们想确认的只是小猫听到名字后是否有回应,至于这个夏美是不是您养过的那个夏美……还是另一只叫夏美的小猫,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即便这样,这里面确实有只猫咪吗?叫夏美的猫咪?”

“那个……嗯,可能吧。”

这一个事实已经让会员高兴不已,但问题来了。“不过,这不是我的手机……”

这个是别人的手机。

对“夏美”有回应的手机的主人露出了尴尬的表情,他又不能把手机给别人,这怎么办啊……不过,曾经是“夏美”主人的会员出人意料地一把抓住了“手机”主人的手。

“我的夏美,以后就拜托你了!”

“啊?好的……”

“偶尔喊喊它的名字,也常和我联系,和我见见面……好吗……”

“夏美”主人的主动搭讪,使得“手机”主人好像有点惊慌失措,忙不迭地点头。如此一来,他们之间不就有微妙的关系了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也算是安卓猫咪成就了一段情谊呢。

聚会就这样结束了,没有其他收获。

“我们要不要换手机啊?如果用别的设备,里面说不定会有我们的猫咪。”

“那要不就去手机专卖店,先喊喊猫咪的名字,再买手机……”

“要不就一直还原到可以回应为止……”

“……我突然间成了别人猫咪的管家了。”

连作为地道苹果粉的我,也在考虑是不是要买个安卓系统的手机。

晚饭过后,大家打算各自回家,我们沿着胡同小巷慢慢地走。

“不过为什么偏偏是手机呢?”

“那得问是谁发明了安卓版的复活节彩蛋。”

“小猫本来一看见箱子就会跳进去,所以不知道小猫的灵魂是不是把手机看成了箱子呢?”

“我得积极参加见面会。作为一个用安卓系统手机的人来说……”

大家众说纷纭。

“……不知道我的猫咪在谁的手机里。”

听到这话,大家停住了脚步。

“我的猫咪不喜欢水,泡在水里就会跳出来……”

“我的猫很贪吃,如果电池快没电了会很焦躁的。”

“我的猫看见水就发疯怎么办?”

如果全世界的人在同一天的同一时刻打开BETWEEN软件,并大声呼唤自己猫咪的名字,不知道会不会四处都闪着它们身影的红色信号。

“下次再办个大点的聚会吧。”

“那样的话,那个人就拿不走他的手机了吧?”

听到我的话,那个会员苦涩地笑了笑,“就算那样,我的猫……如果能听到我的声音有所回应就太好了。”

猫咪死了,我们会经常想起那些没来得及对它们说的话,如果能有一次机会去诉说就好了。

远处,食堂的灯光若隐若现。

食堂前面,一个猫咪玩具正轻轻点头,挥着手,欢迎我们的到来。


作者全三惠,在大学里修习了小说写作课程,并于2010年获得“大山大学文学赏”,收录她作品的文学选集难以计数。她的作品主要面向青少年受众,科幻短篇集《男孩女孩闹革命》于2015年出版,也是以青少年读者为受众而撰写的。她希望记录“当下此处”,讲述“彼时他方”的故事。她的科幻短篇《创世纪》曾被译为英文,于2016年发表于网络杂志WWB。

(来源: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