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亚太日报独家 | 走进珍禽秘境,揭开鸟类迁徙的秘密

2017-10-15 20:49: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鸟类迁徙让科学家们迷惑不已:茫茫天地间,鸟儿靠什么导航?是北极星、月亮、太阳,还是秋风、地貌、地磁,又或者自身有什么特殊的构造?

1、鸟类迁徙的秘密

偌大世界,候鸟八大通道是怎样汇成的?它们怎么选择的路向?会在哪儿歇脚?会遇到什么样的险境?哪儿是它们的出发地和目的地?什么样的情形会令它们流连忘返呢?

其实人类科学家一直在困惑:候鸟因何迁徙?环境变化说、气候变化说、食物变化说等等说法,至今均无定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候鸟来说,在漫长的生命传递中,迁徙已经成为了它们的一种本能。这种本能引领它们飞越千山万水,抵达目的地,最后又历经千辛万苦,精确准时地回到繁殖地。

2017年秋天,摄影家杜新背着尼康长焦,一路向北,踏入鸟类迁徙的秘境。

2、秦岭之行

全世界现存鸟类超过9800种,《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收录1329种。全世界鸟类中有4000多种是候鸟,每年迁徙的鸟只超过百亿。

虽然无法走遍全球八大候鸟通道,更无法走近每一种飞羽。但是可以锁定珍禽,一窥见全豹!

汉语定义"珍禽"为"珍贵罕见的鸟类"。而在摄影家杜新看来,它们那些被列为国家一、二级保护的鸟类,都是濒临灭绝的飞羽,它们可能是我们这个世界大自然中最后的美丽,它们才是最值得追寻的珍禽。

秦岭与国宝熊猫的名字紧密相连,而秦岭还有另一种国宝:朱鹮,它在中国濒临灭绝的国宝级鸟类中名列榜首--它就是此次秦岭之行的目标鸟!

茫茫秦岭,逶迤千里,朱鹮,你在哪呢?

3、美丽的吉祥鸟-红腹锦鸡

秦岭为什么这么神奇?它到底孕育了多少灿烂的生命与文化?

人说因为有秦岭的气候屏障和水源滋养.才有八百里秦川的风调雨顺,才有周、秦.汉、唐的绝代风华,有了华夏文明的龙脉,经历磨难而不衰,至今仍保留着最自然的生态系统。

秦岭自然资源的天然性、原始性和景观资源的珍稀性、独特性,使得秦岭赢得"生物基因库""天然博物馆"美誉:这里的中国特有植物比例高达50.6%,位居全国山脉之首,是东亚植物区系起源的关键地区;秦岭拥有脊椎动物722种,包括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大熊猫、朱鹮、大鲵、金丝猴、羚牛等珍稀濒危动物。

很难解读秦岭美丽生命的密码在哪里?但是通过镜头,我们却看到了阐释秦岭之美的色彩,那样的令人叹为观止!它是红腹锦鸡。

4、野拍朱鹮!

朱鹮(学名:Nipponia nippon)古称朱鹭、红朱鹭,朱鹮系东亚特有种。

当一个物种在全球仅剩下最后7只,栖居于偏僻山村的几棵青冈树上,它们还有希望继续生存下去吗?

朱鹮曾广泛分布于前苏联、朝鲜半岛、日本和中国,素来享有"东方宝石"的美誉。上世纪60年代之后,这种"神鸟"却在自然界中谜一般突然灭绝了

但是在中国,在朱鹮种群上,一个世界奇迹正在创造。

5、镜头下的朱鹮!

不同季节,朱鹮有不同的觅食方式。当在洋县的苏老师带领着拍下朱鹮美丽飞羽的那一瞬,摄影家杜新满是心花怒放!

落日时分,百鸟晚归的景象充满震撼! 铁灰色的远山、金色的稻田与炊烟袅袅的壮美背景中,朱鹮披着晚霞出现,然后络绎不绝地划过上空,这是每一位拍鸟爱好者的沉醉时刻!

 

6、珍禽为什么流连忘返?

短短两天,摄影家杜新在洋县拍到国家一级保护鸟类朱鹮及国家二级保护鸟类红腹锦鸡,还有十几种美丽飞羽。杜新坦言,美丽飞羽环绕舞动的景象,生平只在斯里兰卡及云南百花岭等很少一些地方看到。

与那些地方最大的不同,在秦岭南坡,是绝美珍禽围绕你翩翩起舞!

秦岭南坡物产丰富,气候宜人,洋县这里冬天最低气温仅零下5度!严冬里的洋县几乎是毗邻赤道的气候,要知道地球上一半多的鸟类都集中生活在赤道上。

难怪朱鹮选择留在这里。或者从濒临灭绝边缘上走过来的朱鹮还有近亲繁殖造成基因传承缺陷、迁徙习性能否恢复等科学难题。但是,奇妙的秦岭为珍禽异兽的拯救与重生提供了难得的条件。

越是走进珍禽迁徙秘境,面对的迷惑就越多,正是这些迷惑为热爱珍禽摄影的摄影师们开启了更广阔的天空!

图为领雀嘴鹎(学名:Spizixos semitorques,英文名:Collared Finchbill)在喂食。该物种的模式产地在福州北岭。为候鸟或留鸟。在洋县系留鸟。

7、寻找最美境地

坝上风光之美,名满天下!多年前杜新曾在在红军马场、公主湖畔目睹的每一幅景象,至今都历历在目、鲜活动人!

人生最畅快的莫过于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然后真的看到在心中升腾已久却叹为久违的景象,轻轻喊一声:这就是我想要看到的美丽!

杜新此行再赴坝上,却是为了珍禽。在世界现存的15种鹤当中,蓑羽鹤是最小的一种,它姿态俊美、举止淑雅、稳重端庄,人称"闺秀鹤"。但它就是世界上能够飞越6000至8000米珠峰的鸟类之一!

人的一生是应该努力去看到你想看到的景象的,如果你有过失误与愧疚、自得或知足,那都应该成为过去,让心纯净,对美丽的分享需要有一丝敬畏。

8、蓑羽鹤!

成群结队的蓑羽鹤飞过,蓝蓝的天空下牛群悠游,草坝已经染黄!

它们即将西行,即将飞越6000米以上的喜马拉雅山,最后抵达印度等地时,数以万计的队伍将所剩无几!

蓑羽鹤(学名:Anthropoides virgo)是鹤类中个体最小者。为高原、草原、沼泽、半荒漠及寒冷荒漠栖息鸟种,分布至海拔5000米。

蓑羽鹤性惧人,远避开人类,也不愿与其他鹤类合群。这是一种具有特殊智慧的生物种群,是一种值得人类敬畏与学习的生物种群。

蓑羽鹤在中国种群数量较少,属非常罕见的珍稀鸟类,是国家二级保护鸟类。

在中国三大候鸟通道中,蓑羽鹤处于北通道的出发地。赤峰无疑又一大珍禽候鸟的秘境。

9、 守候奇观

风起了,草原上最矫健的鹰此刻也从蓝天消失了,但是蓑羽鹤可能会来,成千上万的突然集结,大自然中最隐秘的一幕会开启。

每当蓑羽鹤要迁徙,它们会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在这里演练,它们会随着丘陵间气流的升腾变幻队形,如云舒云卷。

珠穆朗玛峰是世上最高的山峰,当蓑羽鹤飞临,前有极度严寒与强劲气流,后有虎视眈眈的金雕,蓑羽鹤飞出生天,靠的就是它们灵巧驾驭气流的智慧。

所以,一年一度的出征前大军集结演练,是蓑羽鹤世界的奇观!

我们不知道蓑羽鹤靠什么指令能在同一时间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也不知道谁在发号施令指挥演练,更不知道在身陷险境之时它们是如何引爆智慧的潜能的。

图为秋分时节的蓑羽鹤,它们以空中芭蕾及探戈交替,优美绝伦的翔临到镜头前。

10、拍到大鸨

赤峰很可以自豪的是,它所拥有的自然保护区数量之多是很多地方望尘莫及的。赤峰已建立了自然保护区28个,其中国家级6个,赤峰市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数量已居全国地级市之首。

正是这许多保护区包裹维护了珍禽的生境,这里水草丰美、林木茂盛、鸟语花香。

2015年,国务院发布了《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与行动计划(2011-2030年)》,划定了35个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其中包括32个内陆及水域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达日罕乌拉苏木、达来诺日镇全境就在这个重要的国家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范围中。

图为摄影家非常幸运拍到的珍禽大鸨(学名:Otis tarda),这是典型的草原鸟类。它是匈牙利的国鸟。大鸨在中国已经极其罕见,总数已不到400只,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

11、那飘逸优雅的白枕鹤!

坝上风光名满天下!你会沉醉于湖泊中倒映的蓝天白云,如诗如画,亦真亦幻。流云掠过染黄的原野,风中飘来蒙古族婉转悠扬的长调。

真个是天资天容写大美!

但是坝上之美远不止于此!在克旗,这里拥有世界级的地质公园,鬼斧神工;拥有人家最美湿地,美轮美奂!

于是在几百米开外,镜头捕捉到了透着禅意宛如水墨画的白枕鹤。这是摄影家在克旗拍到的的第三只珍禽。

白枕鹤(学名:Grus vipio)为稀有的观赏鸟类,主要繁殖在黑龙江、吉林等地,冬天部分迁徙到江苏、安徽、江西等省的湿地越冬。白枕鹤为中国国家二级保护珍禽。

12、车拍草原雕

拍红腹锦鸡需要蹲拍,寻找朱鹮需要野拍,而拍摄草原雕却要车拍。

杜新在向导天籁的陪同下,拍到了一直向往的草原雕。图为一对草原雕在空中缠斗的剪影。

草原雕(学名:Aquila nipalensis),又叫亚洲草原雕。属于大型猛禽,常见于北方的干旱平原。习性懒散,迁徙时有时结大群。繁殖鸟或夏候鸟见于新疆西部喀什及天山地区,东至青海、内蒙古及河北。迁徙时见于中国的多数地区;越冬于贵州、广东及海南岛。草原雕目前数量稀少,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13、品味优雅,再拍白枕鹤

清晨的霞光洒在刚刚收割过的麦田里,金黄色烘托出白枕鹤特有的金属色泽。一家三口在安静的觅食,当父亲的永远是警醒的哨兵。

又一群白枕鹤从蓝天滑翔而来,那样优雅,那样从容,那样让人从此的记忆难以磨灭。

14、出发,再次守候蓑羽鹤奇观!

鸟类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物种之一。地球上曾经有过16万种鸟,第三纪是鸟类的鼎盛时期。今天仅存不到1万个不同种类。人类在追求自身文明的同时,已经带来太多环境与生物难以挽回的牺牲。

目前尽管鸟类保护已被更多人类社会的重视,但大约仍有1200种鸟类濒临灭绝。

有数据表明,在鸟类濒临绝种的原因中,栖息地破坏和改变占60%,人类捕杀占29%,其次是外来引入种竞争、国际性贸易、污染等。

根据调查和估算,每消失一种鸟类,意味着与它伴生的90种昆虫、35种植物、2至3种鱼类随之消失;同时,每两种鸟类消失,必然会有一种哺乳类随着绝迹。

15、蓑羽鹤奇观

坝上风光称得上绝世之美,人间珍禽的奇观为坝上风光增添了浓浓神韵。

那色彩斑斓、线条奇幻、气象磅礴的背景中,蓑羽鹤集结,一批批驭风而来,要知道秋分时节内蒙草原强劲的风刮得车辆都在晃动,蓑羽鹤如仙子翩然而至。 此情此景让人瞠目结舌,甚至忘了摁下快门。

落在田野里,蓑羽鹤幼崽跃跃欲试,展翅跳跃着。山谷里回荡着神奇精灵欢乐的鸣叫声。夕阳余晖染红了山梁。随着领头鹤的腾空而起,鹤群瞬间蜿蜒升腾。

不知道是气流托起了鹤群,还是鹤群本来就善于腾云驾雾。是的,它们马上就要踏上西去征途,它们当中众多注定要永远留在珠峰,眼下的每一个演练都是为了明天能够飞越珠峰而生存。

蓑羽鹤,因为壮烈而美丽!

16、又遇草原雕

鹰是猛禽猎鸟,它有着高超的飞翔技术、凶猛的擒拿本领,让人感到神奇而叹赏。狩猎民驯养鹰助猎,猎鹰不可或缺。

世界鸟崇拜以鹰为尊。从古埃及法老时代起,鹰就被作为王室的标志。鹰崇拜广泛存在于古代许多民族中 ,尤其是草原游牧民族。我国北方各民族也是这样。

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中明确规定:所有的猛禽都属于国家二级以上保护动物。其中金雕等7种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严禁捕捉、贩卖、购买、饲养及伤害。

图为草原雕,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17、迁徙王子阿穆尔隼

阿穆尔隼(学名:Falco amurensis,英文名:Amur Falcon),又被称为翱翔地球的"迁徙王子",繁殖于西伯利亚至朝鲜北部及中国中北部、东北,印度东北部有一记录。迁徙时见于印度及缅甸,于非洲地区越冬。

在每年一度的迁徙过程中,阿穆尔隼会在西伯利亚和南非之间来回,迁徙轨迹相当于在地球上空划了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在前往南非时,阿穆尔隼会途经印度,在印度北部山区做短暂休息,并以该地区的昆虫为食以补充能量。

不幸的是,在印度那加兰邦山区,丛林肉依然是当地部分居民食物的主要来源之一。

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曾报道,每年秋季,当大批鸟类向南非迁徙过程中途经该地区时,就成为了当地人餐桌上最丰盛的美食。在每年一度为期约两周时间的鸟类大屠杀中,阿穆尔隼是最大的鸟类牺牲品之一。据估计,每年途经该地的阿穆尔隼,死于那加兰邦山区猎人之手的多达12万到14万只。印度动物保护组织正通过各种方式阻止这种恶性捕猎行为,誓言坚决禁止这种大屠杀行为。

阿穆尔隼是中国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18、罕见的毛脚鵟

毛脚鵟,学名:Buteo lagopus。因丰厚的羽毛覆盖脚趾而得名,是罕见的冬候鸟及候鸟。

毛脚鵟在繁殖期主要栖息于北极近邻地区,是较为耐寒的苔原针叶林鸟类。主要繁殖于欧亚大陆北部和北美。越冬在日本、土耳其、原苏联南部和美国东部。

毛脚鵟常和普通鵟一起活动。比普通鵟更常徘徊飞行。飞行时似大型鹞类。毛脚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19、两只"国家一级"

摄影家杜新用镜头捕捉到了一对黑鹳,七八百米之外,隔着弯弯的小河,它们飞过埋头吃草的绵羊身边。不远处还有两只丹顶鹤,它们隔着草场在远远眺望着村庄,而镜头与丹顶鹤之间,隔着千米以上的沼泽地。

黑鹳具有较高的观赏和展览价值,珍稀程度不亚于大熊猫,专家多认为其数量还在下降。

丹顶鹤(学名:Grus japonensis)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红皮书中是濒危物种。丹顶鹤繁殖地在中国的三江平原的松嫩平原、俄罗斯的远东和日本等地。它在中国东南沿海各地及长江下游、朝鲜海湾、日本等地越冬。

丹顶鹤是极其难得一见的过路鸟。黑鹳是克旗的骄傲,也难得一见。这两种鸟都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20、人间最美

走过清晨映着白桦树倒影的泡子,远眺蓝色小河的沼泽地尽头,远山映入眼帘。

第一缕阳光洒在山梁上的时候,山腰上的蒙古包活跃起来。

牧人赶着羊群出圈,

马儿在草地上撒欢儿,

草原鼠静静地享受它的美味早餐。

候鸟成群结队掠过。这儿是候鸟的故乡,是珍禽的最后家园!不知道是风景如画的坝上使得珍禽更加美丽,还是飞羽之美让风光更加诱人?

远方的树林子已经黄透,如火燃烧,恍如油画!

中国北部珍禽秘境之美,任谁也无法忘却!

21、关于作者

人的一生,会遇见形形色色的人;有的人,会成为你成长的智慧源泉,追求美好的源源动力。摄影家杜新因秦岭而结缘了两位朋友,一位是研究大熊猫的科学家潘文石,一位是刚刚结识的农民、朱鹮保护志愿者华英。

他们都有共同的秉性:因为热爱,所以追求,永不言弃!潘文石研究保护国宝大熊猫,推动了对秦岭这座人世间不可多得的生物基因库的有力保护,造福了当地百姓;而在中华文化龙脉之地最美珍禽朱鹮的每一处落脚点,都洒有志愿保护者华英的汗水。

为热爱而结缘,是值得珍惜的。图中右1为华英,中间为摄影家杜新。

22、结束篇:珍禽物语

世界八大候鸟通道,中国拥有三条。在美丽而神秘的北部通道,我看到了人世间不常为人所知的壮美!

曾经只剩7只朱鹮,差一点就使这个绝美物种成为人类永远的记忆!

此次走进珍禽秘境之行,摄影家杜新看到人类为拯救珍禽所作的努力,也看到了珍禽的未来是多么的艰难!

短短的十天里,杜新拍到12种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它们是濒临灭绝的珍稀罕见鸟类!同时,他还顺手拍了几十种可爱鸟儿,见到了狍子、赤狐、土拨鼠等动物。

人类的过失、文明的发展,甚至善意的保护,都可能在保护着动物的同时,继续带来始料不及的负面影响。多少个世纪以来自然界形成的物种系统,一旦出现缺失或局部崩溃,那或许真的会诱发灭顶之灾。

人类,怎么能够在我们这个星球踽踽独行?

莫让一切美好都成为记忆!



杜新摄影并写于秦岭洋县至内蒙克什克腾旗

(来源:亚太日报)

相关链接:

亚太日报独家 | 走进珍禽秘境:求偶季节

亚太日报独家 | 走进珍禽秘境:滇池之美

亚太日报独家 | 走进珍禽秘境,揭开鸟类迁徙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