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我在乌镇待了5天,才知道为什么全中国文青都爱挤在这儿

2017-10-25 14:47: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为一个对古镇、水乡之类的景点特别不敢兴趣的人,因为乌镇戏剧节的关系,我终于第一次来到了这个江南水乡。

乌镇,坐落于浙江嘉兴、靠近杭州,2003年因为一部电视剧《似水年华》红遍全国,成为全国最受欢迎的古镇之一。

从2013年至今,戏剧节办到了第五年,乌镇已经从一个单纯的旅游景点,摇身一变成为全国戏剧爱好者心中的“文艺胜地”。

在发起人黄磊、赖声川、孟京辉的口中,一致认为乌镇戏剧节是全亚洲、甚至全世界最好的戏剧节。

每年10 月,文艺青年们聚集在这里,演戏、看戏,聊戏,弥漫着桂花香味的空气里,似乎都夹杂着名为“戏剧”的味道。

上周末,我也跟风赶了一回“时髦”,去乌镇做了一场只关于戏剧的美梦。

photo by小鱼苹果

photo by小鱼苹果

普希金遇上契诃夫 五年来口碑最好的开幕大戏

本届乌镇戏剧节在10月19-29日期间举办。与去年一样,今年的乌镇戏剧节仍然是一票难求。8月底开票的时候,不到1小时,24部戏中的15部全部卖光。

其中最火的,当属开幕大戏《叶甫盖尼·奥涅金》、闭幕大戏《影子》、契诃夫的《海鸥》以及赖声川强推、全球首演的新剧《黑夜黑帮黑车——影像的复仇》。

而《叶甫盖尼·奥涅金》大概是乌镇戏剧节举办五年来,口碑最好的开幕大戏。

这部戏改编自普希金的同名诗体小说,导演是有“俄罗斯之王”称号的里马斯·图米纳斯。

里马斯·图米纳斯

里马斯·图米纳斯

这位立陶宛导演,同时也是俄罗斯瓦赫坦戈夫剧院的艺术总监。北京的观众可能对他并不陌生,他导演的《三姊妹》《马达加斯加》《思维丽亚的故事》《假面舞会》去年先后来京上演,已经圈了不少粉丝。

这次的《叶甫盖尼·奥涅金》,不仅以舞美、音乐、灯光、道具的完美配合,带来视听效果上的震撼,导演对文学经典的独特解读,更传达出现代意义下,他对爱情、对勇气、对女性力量的阐释。

首演结束走出剧场,耳边听到的全是各种口音语调的“太好看了!”“太美了!”,哭花妆的妹子更是数不清。激动的观众堵在门口,在寒风中讨论得热火朝天。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大概也是本届乌镇戏剧节流传最广的段子——

从剧院出来的老狼,被好几个迷妹误认为是孟京辉导演。数次解释无用之后,老狼干脆破罐子破摔,签起了“孟京辉”的名字。

后来遇到孟导,他也吐槽自己的名字大概被签得全场最多——两个人签,能不多嘛!

女性主题抢眼

今年戏剧节由女导演田沁鑫(《赵氏孤儿》《青蛇》《北京法源寺》)担任艺术总监,自然少不了女性主题的戏剧。

特邀剧目中专门有一个“女性系列”单元,闭幕大戏《影子(欧律狄刻说)》、乌合之众剧团的《圣女贞德》、在巴西戏剧节上被盛赞的《水渍》》,以及国内优秀导演何念的《这辈子有过你》都在其中。

《影子(欧律狄刻说)》

《影子(欧律狄刻说)》

乌镇戏剧节的老朋友、立陶宛OKT剧院带来的契诃夫名作《海鸥》可以说是开场之后最火的。随意走在乌镇的路上,都能听到擦肩而过的人讨论“你看海鸥了吗?太牛逼了!”

《海鸥》

《海鸥》

上演《海鸥》的诗田广场是一个露天小剧场,晚上九点开演,观众要在寒风中坐三个小时,还没有椅子,这样都没人提前退场。

而没票的剧迷,下午4点就开始在剧场门口排队,期望捡漏几张现场票。

而开幕大戏《叶甫盖尼·奥涅金》,也有很多人说不如改名叫《达吉雅娜》,因为该剧明显侧重女主角达吉雅娜,导演自己也认同这一说法,并承认“我特别爱女人(广义)。”

买不到戏票,街头也很好看

“青年竞演”单元可以说是乌镇戏剧节最独特,也越来越受关注的环节。

这里给青年戏剧人提供了一个公平竞争的舞台,根据每年的题目,开展一次“命题作文”比赛。

今年“青年竞演”以“月亮、刀、伞”为主题,共有18部作品入围。

20场比赛门票可以在网上免费预约,基本上一开票就秒空。不过今年为防黄牛,也可以赶早去现场排队领票。

“青年竞演”的重点不在“竞”,而在“青”。

发起人之一的孟京辉老师说,“评判结果重要吗?当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于年轻人来讲,是一个经历,这是全世界都没有的。”

这些怀抱戏剧梦想的年轻人,在小小的舞台上,极进距离直面观众,手边只有两三件简单的道具,或两三人一组,或者干脆独角戏;有古装,又现代;有现实,有幻想,各展所长,飙戏飙个痛快。

乌镇戏剧节还有另一大特色——“街头嘉年华”。

比起青年竞演,嘉年华更加“free”——它就在乌镇的街头各处上演。没有售票,形式自由多样,演员随性演,观众随便看。

有在乌篷船上唱戏的,或踩着高跷游行的,或在拱桥边上摆摊表演的,每场大概半小时左右,只要你这段时期在乌镇,总能遇上他们。

就算你一场特邀剧目的票都没买到,一天逛下来,嘉年华也能看个七八部吧。

离开剧场,戏才刚开始

黄磊说:“在其他地方看戏,离开剧场,戏就结束了。但在乌镇,离开剧场,戏才刚刚开始。”

来乌镇戏剧节,看戏很重要,但看戏绝不是这个盛会的全部。

剧场之外,这里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戏剧乌托邦”。

就在这十一天的时间里,街上挂满戏剧大师的宣传画,墙上贴的都是戏剧海报,走在路上时不时就会遇到来自各种肤色的表演,撞上知名不知名的戏剧导演、演员、工作人员和爱好者们,无论包子铺前、还是小酒馆里,到处都是讨论戏剧的声音。

有不少游客在氛围的影响下,看了这辈子的第一场戏。

而乌镇本地人可以说是受影响最大的,耳濡目染好几年,不少从不看戏的年轻人也对戏剧产生了兴趣。

孟京辉老师在乌镇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待着”,或随处逛逛。“剧只是让我们集中的原因和理由,更多的是弥漫在小镇的一个氛围。”

他也很享受路上与人打招呼的感觉。

“我在家不喝大酒,在这儿就是,或者说是一个人生旅途特别美好的一站,我在这一站下车了,下车一看这么多美丽的事出现,人也变漂亮了,变干净了。”

“在这么拥挤的地方,你会在王府井大街上(对路人)说你好?但是这儿就会说你好,见到一个人说你好,就是那么一个细节,和别的地方不一样,真的不一样,所以我们可能也敏感,也享受这个。”

如果看戏累了,也可以在西栅的石板路上走走。正是秋高气爽桂花开的时节,可以去尝尝臭豆腐、定胜糕、姑嫂饼等当地小吃,或是参观昭明书院、老邮局等人文旧址,也可去看看叙昌酱园、水上戏台,或者坐上乌篷船,细细品味水乡风情。

除了一流的风景、一流的剧场,都说乌镇戏剧节对剧团的待遇是最好的。《叶普盖尼·奥涅金》的导演很享受这次行程,他说在这里“我只能想到美丽和爱情。”

此外,来看乌镇戏剧节的朋友,一定都听说过“长街宴”。这是古镇的传统,原本只有在春节、祭祀等重大场合才会开筵。

从2013年开始,长街宴也变成了乌镇戏剧节一年一度的传统。据说今年是规模最大的一次,近百张桌子摆起长龙,在灯火璀璨的夜里,戏剧人们吃喝作一团,几位发起人也加入其中,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说起这几年乌镇戏剧节的变化,赖声川老师直言“头两年人见到我就拉我拍照,现在少了,大家觉得见到我很正常,就微笑、打个招呼”。“这种心态的变化就很棒,最近几年的偶像崇拜不太正常。”

在乌镇,一切变得自然和舒适。导演、演员、观众,以及其他戏剧爱好者或工作者们,都像朋友一样点头微笑。看完《叶普盖尼·奥涅金》出来,坐景区的车上就和观众聊,“短短几分钟就聊得很透彻”。

“这些人我会记得他,拉我去拍照的人反而没有印象。”

“爱戏剧的人,很难不爱乌镇。”一位朋友在介绍乌镇戏剧节的时候,如是说道。

距离这届乌镇戏剧节结束还有4天,还来得及去乌镇来一场戏剧之旅。闭幕大戏《影子》当然十分令人期待,不过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即使没有票,去乌镇逛逛也不虚此行!

(来源:外滩TheB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