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亚太日报独家 | 走进猛禽秘境,探寻这个星球最后的美丽

2017-11-03 21:5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珍禽,汉语定义为"珍贵罕见的鸟类"。而在摄影家杜新看来,可以将珍禽扩展为所有受法律保护的濒危鸟类,所有的国家一、二级保护鸟类都是珍禽;因为它们可能是我们这个星球最后的美丽。

在鸟类王国里,猛禽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中国鸟类1400多种,猛禽仅仅只有98种,其中鹰隼66种,所有的猛禽都受到国家法律保护。

寻找最美珍禽

拍鸟人一生在寻找最美珍禽。在珍禽的范围内,猛禽是独特的存在。恒古以来,北部湾又是世界特别的猛禽通道。而早在人类主宰大陆之前,冠头岭就是猛禽迁徙的要道。在冠头岭,摄影师杜新用镜头捕捉到了纯粹的珍禽之美。

壮美迁徙

全球候鸟八大迁徙线涉及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雨林、湿地和沼泽,从知名的美国大沼泽地国家公园到澳大利亚卡卡杜国家公园,从哥斯达黎加岛到非洲大裂谷,其中一条,汇东北亚猛禽,从长白山脉沿着中国东部海岸线,经宝岛台湾,到雷州半岛,再一路向南;直达西马菲律宾乃至更远。

北部湾是候鸟离开中国南部的最后门户,这里有世界最美岩溶雨林、火山岛湿地、红树林丛林。这是一条世界上最美的海岸抛弧线,这里有我们这个星球最靓丽的风景线。

苍穹震撼

金秋十月,猛禽洋洋洒洒翔过北部湾。一次次上演罕见的"鹰河"与"鹰柱",在北海冠头岭,快门有时变得并不重要。猛禽的翱翔、翻滚、振翅与消失;燕隼每一次闪动,都几乎镜头脱焦。

蛇雕在数百米高空展露霸气,而凤头蜂鹰总那么勇敢,突然掠过天空,黑冠鹃隼出其不意穿过树丛留下冷风直插云霄。

环志研究显示,绝大多数迁徙的猛禽都是南北向迁徙的,最长的迁徙旅程可以达到16,000公里,平均迁徙旅程也达到4000公里。中国东部渤海沿岸每年迁徙通过的猛禽数量和密度极大,世界罕见。


邂逅猛禽种群


在六大鸟类种群中,猛禽全部被中国列入法律保护。猛禽除南极洲外均有分布,猛禽数量少,却处于食物链的顶层。生物进化史很意外地告诉我们:强者并不恒强,最强大的猛兽已经从我们这个星球消失。

猛禽也会如此吗?这个独霸鸟类世界的掠夺者?是的,当自然界生态系统变异乃至局部崩溃,当食物链真的缺失,猛禽会消失。

事实上,猛禽中的许多正面临着灭绝的危险,有31种猛禽被列入世界濒危物种红皮书。

在冠头岭,摄影师用镜头捕捉到了最美的鹰隼。

纯粹的珍禽之美

每年夏天,大部分阿穆尔隼会飞到俄罗斯与中国东北北部繁殖。冬天则要前往南非越冬,仅单程就长达一万二千公里,跨越千山万水。

迁徙中的阿穆尔隼忍耐着极度的饥饿和劳累,以及沿途恶劣的气候、人类的捕杀。最终成功抵达目的地的阿穆尔隼,数量仅为出发时的两三成。阿穆尔隼所承受的迁徙危机,是所有猛禽共同面临的危机。

蓝蓝的天空上,白肩雕信步翔来,雍容华贵。白肩雕,全球性濒临物种,数量稀少,种群数量仍在下降。科学家发现,没有一只白肩雕会与配偶失散,这种高度的忠实度在鸟类中非常少见。白肩雕象征力量、勇气、远见和不朽,它被认为是空气之王和最高神的使者。传说中,它是希腊的宙斯,古罗马的木星,日耳曼部落的奥丁,它还是基督教艺术中的圣约翰福音。

普通鵟繁殖于欧亚大陆北部,东达朝鲜与日本。它越冬在繁殖地的南部,甚至抵达南非和马来西亚等地。

黑冠鹃隼也是一种美丽可爱的猛禽,它是一种小型猛禽,头顶具有长而垂直竖立的蓝黑色冠羽,极为显著。

蛇雕是一种珍贵的大型猛禽,它形象十分威武,是捕蛇能手,头顶及冠羽黑色,眼及嘴间的裸露部分呈黄色。看到蛇雕,一种敬畏之情油然而生。

敬畏生命,敬畏自然

相关数据显示:全球9775种鸟类中,已有八分之一濒临灭绝。受到法律保护的原因就是面临严重威胁甚至面临高度灭绝危机。

图为摄影师在涠洲岛拍到一只受伤的白鹭

图为摄影师在涠洲岛拍到一只受伤的白鹭


尽管有相关法律以及各方面的努力,盗猎行为依然存在。有人说:人与人的碰撞只能触发生活的精明,人与自然的交流才能开启生命的智慧。人类在尊重自然与敬畏自然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图文:摄影师杜新

(来源:亚太日报)

相关链接:

亚太日报独家 | 走进珍禽秘境,揭开鸟类迁徙的秘密

亚太日报独家 | 走进珍禽秘境:求偶季节

亚太日报独家 | 走进珍禽秘境:滇池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