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喜欢给自己加戏其实是一种病

2017-11-17 10:49: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你喜欢给自己加戏么?

比如,从中午吃什么这件平常事能联想到活着的意义。脑回路大概是这样的:

中午吃什么?黄焖鸡?桂林米粉?唉,同样是工作两年,大学上铺的张胖子在咨询公司,每顿午餐是40元的商务餐,而我只能吃14元的“民工饭“。想当年,我在学生会混得风生水起时他还是个只会泡图书馆的书呆子,现在呢?唉,真是命运难测啊。说起命运,命运到底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还是掌握在上帝手里?如果是后者,那我们活着、奋斗还有意义么?一切早已经安排好了,都是定数啊……

再比如,从问男友自己穿哪条裙子好看联想到未来孩子的教育怎么办。脑回路可能是这样的:

和男友逛街看中了两条裙子,问他哪一条更好看。试穿三遍后,他的答案每次都是“都好看”。我内心的小火苗蹭就蹿起来了:一点想法都没有!我和他在一起两年多了,难道我皮肤适合什么颜色、穿什么款式显瘦他不知道么?心里还有没有我?和这么不重视自己的男人在一起以后结了婚日子怎么过?以后有了娃他能负责么?能教育好么?

如果你也有过类似的脑回路,恭喜你,戏精鉴定完毕,奥斯卡欠你一座小金人。但也要遗憾地通知你,喜欢给自己加戏——尤其是苦情戏——其实是种心理疾病,这种病叫广泛性焦虑症(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简称GAD)。

普通焦虑,没事儿;摊上GAD,事儿大了

说实话,一开始看到这种心理疾病时,我一度以为这是一个杜撰或为了跟上潮流硬凑出来的病。因为与恐慌症、抑郁症、创伤后应激障碍这些心理疾病相比,它的命名未免过于不严肃;而且无论是现代人还是距今40万年前的古智人,只要还活着、有意识,谁没焦虑过?

对我们而言,焦虑就和呼吸一样自然。身为现代人,没有焦虑才不正常吧。

可心理学家说了,焦虑也是有度的。如果你过于玻璃心,比如老板在团建时随口说了一句“不喜欢爱哭的人”你就对号入座成自己了,因为上周你在卫生间哭时不小心被老板撞见;或者过于脑洞大开,就像文章开头那样动辄给自己加戏,那最好还是约个心理医生看看吧。

毕业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Dr. Christopher Cortman与另外两位博士合著的《如何才能不焦虑》对GAD是这样描述的:

“即使并不存在特定的压力源,焦虑也同样可能发生”,它“是一种持续的、全天候的、不切合实际的、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我太紧张了,我要绷不住了,我得尖叫才行’的焦虑症状”。

因为GAD里包含“广泛”和“焦虑”这两个过于大众的词,所以这种病极其容易让人的忽略,我们通常会把它看成是一时不良的情绪或习以为常的脾性——认为自己就是多愁善感的人。

就像我朋友的父亲去美国看望自己,住了三个月,全身上下、由内而外都是戏:

“萨德计划”一出,她爸就觉得中美要翻脸开战了,开始为孩子回不了家、自己老无所依而难过;或者明明身处全美最安全的城市之一,却总是担心自己的孩子某天被人拿枪崩了,所以总是吐槽美国政府为什么还不禁枪。

朋友的爸爸愁得很逼真:要么整宿睡不着觉、要么大清早起来恶心、要么半夜胃部隐隐作痛、要么时不时就心慌的不得了。总之,她爸就是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五脏六腑花样式闹别扭。

GAD不仅在精神上折磨着我们,比如心情抑郁、焦躁,更影响着我们的生理健康,疲劳、肌肉紧张、入睡困难、烦躁不安、头疼、腹泻、便秘、甚至心肌梗死,始作俑者都是GAD。

治愈,可以先从少喝咖啡、多听音乐做起

好在GAD不是绝症,心理学家认为“认知行为疗法”对治疗广泛性焦虑最有效。

这种疗法其实就点鸡汤味,就是改变自己看待事物的方法,用积极乐观的方向去面对一切。当然,不是看几篇鸡汤文、读几本励志书就可以的,“认知行为疗法”需要专业心理医生借助一系列治疗手段,比如“及时清空”、“体内生化疗法”、“感觉运动疗法”来改变情绪和认知。

如果你觉得这种疗法实在过于“鸡汤”而难以接受,试试下面两种方法也不错:

第一,使用移情

“移情”是精神分析的重要概念之一,最早由弗洛伊德提出,指在以催眠疗法和自由联想法为主体的精神分析过程中患病来访者对分析者产生的一种强烈的情感。后来泛指用其他事物去转移让自己陷入不良情绪事物的方法。

比如,把揣测上司是不是在暗指自己的心思转移到工作上来,检查一下月目标实现了多少?手上的项目进展如何?如果量还不够,那就主动去询问一下同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或者上MOOC上学一门提升自己职业技能的课程。

第二,尽量让自己身处不太容易焦虑的环境

患有GAD的人几乎每时每刻每件事都会焦虑,但也总有某个时刻、某个情境下相对放松的状态。所以,尽量让自己身处其中寻求内心的片刻安宁。

如果你在刷剧时更容易忘记焦虑,那就不要懊恼自己又虚度了生命,毕竟过于焦虑的度过生命也没什么意思;或者,也可以像我朋友一样,在数独中找到安心,估计是脑细胞耗得太多顾不上焦虑了吧。

其实,一切焦虑的来源并非事实本身而是我们对事实的看法和认识。在患有GAD人的眼中,这个世界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总觉得有人会伤害自己、认为事情永远都无法解决,所以才会有无力感、绝望甚至愤怒的情绪产生。所以,改变对世界、对周遭的看法才是根本解决之道。

我知道这很难,也许我们可以先从简单一点的事情做起,就像心理学家建议的那样,少喝点咖啡、多听听音乐,也会对治疗GAD有改善哦。

(来源:南都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