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杜尚别,一座苏联式的中亚首都

2017-11-22 11:39: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有人说,“在杜尚别,每天都是星期五!”这还真是我喜欢的那类城市。不过事实似乎有点相反,因为杜尚别在塔吉克斯坦语中就是意为“星期一”。人们以此命名这座城市,因为杜尚别这座城市就诞生于丝路上的一处“星期一巴扎”。

除非你是个中亚通,否则你很难在地图上迅速找到杜尚别的位置。它是塔吉克斯坦斯坦的首都,这个中亚国家位于中国和阿富汗之间,帕米尔高原的群山环绕着它,阿姆河从中穿过,丝路的历史更与它紧密相连。17世纪时,杜尚别成为丝路上一处重要的贸易据点,1929年起,它成为塔吉克斯坦斯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首都并迅速发展起来。当时它被命名为斯大林城,直到1961年在苏联的去斯大林化运动中又改回了原名。

苏联时期建造的公寓 本文图均由 Sophie Ibbotson 摄

苏联时期建造的公寓 本文图均由 Sophie Ibbotson 摄

我对苏联式建筑无感,哪怕是那些小饼干模样的水泥公寓楼,其他中亚国家首都在那个时代的建筑也没什么特别。不过杜尚别有点特殊,它正好在苏联的边缘——从很多方面来说是个边疆城市——城里居民很多都是移民、战俘以及被流放者,德国人和朝鲜人居多,俄国人在此同阿富汗人做生意。所有人都留下了他们的印记。

苏联时期马赛克,兼具民族特色和革命气息

苏联时期马赛克,兼具民族特色和革命气息

杜尚别街道宽阔,规划整齐,两旁种满了行道树,点缀在低矮的建筑之间。市中心很小,很适合步行,秋日里凉风习习,正好探索这座公园之中的城市。

在整齐的草坪和盛开的繁花间散落着一尊尊雕像,纪念塔吉克斯坦斯坦在苏联时代前的历史人物。我在伊斯梅尔·萨马尼的华丽丽的金色雕像前短暂驻足。他是十世纪时塔吉克斯坦斯坦国的建立者,塔吉克斯坦人心目中的民族英雄。这座雕像最近几年刚被建成,取代了过去遍布城市的列宁雕像。

在9世纪的塔吉克斯坦诗人鲁达基的纪念碑前,我徘徊良久,雕像上方用马赛克装饰的圆拱仿佛一道点阵排列的人造彩虹。

诗人雕像上方的圆拱

诗人雕像上方的圆拱

与他们的中亚邻居不同,塔吉克斯坦人从民族上和文化上都是波斯人。我有些好奇,想看看杜尚别是否还留有波斯的印记。

苏维埃时期的塔吉克斯坦斯坦远离宗教,不过伊斯兰教在杜尚别以“历史遗迹”的方式存留下来,如今则在经历一场“复兴”。沿着鲁达基雕像后的主干道走,在一排不起眼的商铺后,是有200年历史的Haji Yaqub清真寺。作为一名女性,我只被允许去庭院看看——不过我也就对那里有兴趣。它规模宏大,一次可以容纳3000人祷告,柱廊上镶嵌着美丽的花砖。青蓝色的穹顶和精美的窗格称得上是建筑瑰宝,不过和在乌兹别克斯坦和伊朗不同,在这里,你很可能是仅有的游客。

在鲁达基雕像的另一面,我只用了几分钟,便从逐渐灼热的阳光下走入了Chaykhona Rokhat的阴凉。它是一座很有意思的房子,是波斯式茶室(chaikhana)的苏联版本,有一种独特的魅力。茶室的两面都向外敞开,人们可以坐在一楼边喝茶边享用凉风。我则走上二楼,挑了个靠窗的座位。头顶的天花板上画着色彩鲜艳的花朵图样,和窗户对面那栋摇摇欲坠的公寓不太协调。

茶室天花板的装饰

茶室天花板的装饰

我呼啦啦地吃着有点烫嘴的laghman(拉面),这种羊肉面是塔吉克斯坦人的主食。又吃完了一盘shashlik,这是配面饼和洋葱吃的俄罗斯式烤肉,虽然有点油,但很好吃。

这碗中亚拉面是否看着有点眼熟?

这碗中亚拉面是否看着有点眼熟?

杜尚别发展很快,天际线上已有几座摩天大楼拔地而起。近几年来,国际品牌酒店,比如凯悦、喜来登、塞雷纳都开了新酒店,城中新贵们则忙着在刚建成的豪华公寓楼里一掷千金。2011年,为纪念独立20周年,拉赫蒙总统下令在他新落成的拥有金色穹顶的总统府前竖立世界上最高旗杆。不过仅仅3年后沙特人便夺走了这份荣誉,位于吉达的新旗杆高了5米。

杜尚别的新总统府

杜尚别的新总统府

杜尚别大多数的现代建筑都毫无艺术或文化价值,不过塔吉克斯坦斯坦国家博物馆是个例外。这座博物馆开放不久,位于鲁达基公园一侧,拥有22个展厅,展出从塔吉克斯坦斯坦各地的考古遗址中挖掘出的历史文物,有从琐罗亚斯德火庙或佛寺中发现的珍品,也有中世纪时期的雕像,还有伊斯兰风格的陶器。这提醒着参观者,几千年来,塔吉克斯坦斯坦都拥有繁荣的城市,也是文化的熔炉。在今天的杜尚别的某些角落,以及在塔吉克斯坦人的脸上,也许你还能找到一丝过去的幽灵。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