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人人都爱布莱德,可它在哪里?

2017-11-30 16:31: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布莱德,Bled,名字很短,历史很长。奥匈帝国、南斯拉夫、斯洛文尼亚……各个时期的君主、元首不约而同地选择这里作为度假地。一百多年的光阴,几乎每一样东西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唯独这里悠闲的时光,如布莱德湖中那碧绿湖水,静谧恒久,让从王公贵胄到普通百姓,人人爱它。

“你真是幸运,要是再晚一天,我只能遗憾地告诉您房间已满,并且周围别的地方,恐怕也同样很难找到住处。”

当布莱德酒店前台的工作人员听说我在这里只待两天,周末即将离开的时候,才替我松了一口气。他和其他工作人员都告诫我,来这里一定要提前预订,像我这样冒冒失失地闯来,很有可能找不到住处,因为一到周末,这个平日看似宁静的小城,就会被从不远处的首都,卢布尔雅那来度周末的人挤满,尤其是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

1.最好的风景属于人民

站在酒店门口,不远处的布莱德湖上正漂过一块乌云,一半水面覆盖在阴影中,另一半则还被阳光笼罩,湖后面的山则变成起伏的剪影,风将平静得湖面吹得泛起微澜,只是远看,这样的景色就足以让人心醉。

我住的地方紧邻布莱德湖,走上一分钟便到了湖边。当我沿着滨湖小路散步的时候,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假日氛围,尽管才是周四,但那些时间充裕又耐不住寂寞的人已经早早到来了。那些推着婴儿车或者阵势庞大拉家带口的,很容易看出是从一个多小时外的首都赶来享受悠闲周末的。

此时,整个小城景色最美,也最为热闹的布莱德湖边一派悠闲:大大小小的餐厅把座位搬出来,收拾好台面点好蜡烛,顾客陆续开始抢占好风景地方的座位;湖面上的划艇爱好者也已经决出胜负,在夕阳下悠闲地任由细长的小船在水中打漂。

“为什么不先到对岸去看看。那里可是景色最好的地方。”

酒店的门卫热情地给我建议,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不大的地图,当地的一些重要景点在上面被标记着小红旗,他显然对地图早就熟到了然于心,用笔随手勾画出一条路径,然后标出终点。

“这里是我们城市的精华。”他说。

我开车上路,顺着他说的方向,一会功夫便开出街道小巧紧凑的城市,进入沿湖蜿蜒的公路。开车便可以感觉到,布莱德湖很小,没一会功夫就到了湖的另一岸,也就是从酒店远眺看到的地方。相比对岸,这里幽静很多,城市的喧嚣被流水、鸟鸣声所取代。

因为沿着山势,此处的路也陡峭许多,连续的急转弯伴随着高低的起伏变化,而各种景致也在这样的回转中出现:某个相对平缓处,湖边一片绿色草坪一直延伸到进湖岸,另个转弯后的高处,颜色鲜艳的古老木头房子在树林中,烟囱中冒着袅袅炊烟,变幻的感觉宛如童话。

2.铁托与布莱德别墅

在一个上坡之后,布莱德别墅(Villa Bled)的出现让人眼前一亮,精致的铁艺大门和石头围墙括起的大院子里,古朴的三层灰白色建筑坐落在中央,这里是铁托当年为自己打造的度假别墅。1947年,铁托元帅将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之火蔓延到了布莱德。

不过出乎当时人们的意料,这个集党政军大全于一身、并且以生活奢靡而饱受争议的南斯拉夫铁腕领袖并不打算在这里做什么改造,而是将其当作自己的行宫。他先选一处风景优美而又宁静的地方,然后历时许久,建造了奢华的度假别墅。

布莱德别墅,图片源自Bookling.com

布莱德别墅,图片源自Bookling.com

之后的每年,他都会在夏天到来时待在这里,办公、开会、会见其他国家政要,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他去世之前。

在铁托死后,这个别墅一度空置,直到30年前,它被改为酒店,并对公众开放。此后,这里一直是布莱德深受欢迎的地方。院子中,草坪、花园被修建得极为精致,而向下眺望,轻易便可以将对岸红色屋顶的房子、湖心岛以及整个湖面的景色收入眼底。

“当年政府规定,布莱德不能建造高度超过树梢的房子,那是为了不影响铁托看到对岸的自然景色。”我无意中遇到的人是酒店经理。“虽然他干了很多蠢事,但这件事无比英明,它让这里拥有整个湖边美的景色。

并且如今,它是属于所有人民的!”他声音提高了八度,骄傲地说道。

3.清晨的公路,找到一个最佳角度

夜晚的布莱德,沿湖一家挨一家的餐厅、酒吧用各色霓虹灯、蜡烛和其他装饰把岸边点缀得极为多彩,而一夜之后的清晨则完全是另一番景象,这是它一天中不多的宁静时光。 我早早起来,沿湖散步。

此时,一层薄薄的雾气正氤氲在湖面上,为这个本不大的湖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而在雾中若隐若现的湖心岛,则让这份神秘更得到了几丝强化。

时间尚早,从湖边码头开往岛上的轮渡还没有开始运行,我想在上岛之前选个视野更好的地方欣赏岛上的风景,便开上车,沿着昨天走的环岛公路继续走,找一个视野更好的地方。

经过布莱德别墅后继续顺着曲折的公路向前,这个区域看起来常住者极少,相隔很久才能偶尔看到房子,并且看起来,它们更像偶尔前来的度假别墅,而并非每日起居的住所。

不过随着人痕稀少,景色似乎更为漂亮。在一个转弯后,道路变得略微宽敞,旁边粗大的松树下有平缓地带可以停车,而顺着树林往里走,一片开阔的草坪正对湖心岛码头的一面。

我意识到,这正是我要找寻的角度。走下岸边的草坪,湖心岛就在不远的正对面,岛上红色屋顶的修道院、它旁边深绿色尖顶的钟塔,让其在周围植被茂密的环境中显得格外醒目。

修道院建筑群从湖边一直顺台阶延伸到山上。一个穿长袍的修士正拾阶而上,初升的阳光将他的影子投射在绵延而上的阶梯至上,这一切与背后带着些许积雪的山脉构成层次丰富的画面。

与远眺修道院相比,身处城市最高的城堡更易走近。城堡位于山路曲折的城市高处,高大的城墙、火炮博物馆的部分城堡内室记载着这里的历史变迁,而站在城墙之上俯瞰,则有种君临天下之感。

4.一个酒标,印载百年光阴

不过在城堡上,花去我更多时间的不是博物馆里那些盔甲宝剑、古迹或者晦涩难懂的文字,而是位于其一角的酒窖。

门口两个巨大的葡萄酒瓶和拱门上方的葡萄藤叶鲜明地标示了这个地方如今的用途,这也正是约瑟夫先生的用意,从阳光明媚的室外到光线幽暗的室内,需要适应一下。幸好他打开一盏小灯,身穿棕色长袍的约瑟夫是本地修道院的一位修士,同时负责经营管理这个酒窖。

看着房外斑驳的墙壁和室内古老的痕迹,我想当然地认为这个酒窖和城堡一样古老。

不过约瑟夫说,情况并不是如此。

“这里过去是城堡的印刷厂,有560多年的历史了。”

他指着墙上挂着的一幅画像告诉我,他便是当年印刷厂的创立者。相比印刷厂,酒窖50年的历史不值一提,这里出售的酒也并非产自这里,而是位于斯洛文尼亚南部的普通产区。不过酒窖很懂得扬长避短,显示自己的个性——将印刷术和酒结合到一起。

在我选好一瓶后,约瑟夫便来到有500多年历史的古老印刷机跟前,拿出一张纤维粗糙的手工纸,把它铺在涂有印油的模具上,并均匀地敲击,使二者结合紧密。我按照他的样子演示。

很快,一张带着油墨香味的证书便印了出来,每一瓶葡萄酒,都有这样独一无二的证书与之相匹配。约瑟夫又在印刷后的纸上涂抹红色火漆,并在上面盖上钢印。

“怎么样,是不是现在它才跟这个城堡更匹配。”约瑟夫很得意自己的作品。

此时,红色钢印完全凝固,城堡的徽章清晰地出现在上面。想必几百年前骑士喝的葡萄酒,就是带着这样的标记。

Tips

交通:从国内前往斯洛文尼亚,需要先搭乘航班到达巴黎或慕尼黑,之后再换乘前往卢布尔雅那的飞机前往。

内陆:布莱德距离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54公里,建议租车自驾前往,单程只需40分钟。从早九点到下午四点,卢布尔雅那长途汽车站每小时都有至少一班巴士开往布莱德,你可以很方便地前往。

游览时间:布莱德每逢周末或者当地节假日都会挤满来度假的游客,如果选择这个时间段到达,一定要提前预订好酒店,以免产生不便。

餐饮:位于布莱德湖东侧的几家餐厅拥有整个小城最好的视野,傍晚在这里用餐,不仅可以品尝到当地美味和自酿啤酒,还能欣赏美丽的日落风景。

(来源:客运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