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观影| 1987:真相,或许是打开光明之路的唯一钥匙

2018-02-14 17:42: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记者 朱璐瑶

不少人都看过韩剧《请回答1988》,更有不少人被里面温暖的亲情、爱情、友情感动得一塌糊涂。不曾想过,1987年六月的韩国,竟充斥着暴动、斗争,国民生活在黑暗的政权统治下,仿佛黎明永远不会到来。而这些故事,被韩影《1987》真实地重现在世人面前。

继《追击者》和《黄海》之后,金允石和河正宇在以韩国六月民主抗争为背景的电影《1987》中再度联手。该片由《华颐:吞噬怪物的孩子》导演张俊焕执导、《购物车》编剧金景灿执笔,金允石,河正宇,金泰梨,姜栋元,吕珍九,吴达洙等主演。以1987全斗焕独裁统治下发生的六月民主抗争运动为背景,讲述了名叫朴钟哲的民众运动领袖被当局警察逮捕并拷问致死后,试图揭露事件真相的包括检察长、监狱系长、学生组织等人们与意图隐瞒事件的对共公安一方所做的斗争。朴钟哲被害事件当年被媒体曝光后,直接引发了反对全斗焕独裁政府的六月民主抗争运动,最终全斗焕被迫接受了629宣言,不久政权倒台。

《1987》里正义的一方一直在努力寻找真相,从检察长坚持要做完尸检确定正确死因后才同意签字火化到记者们争先恐后,力图尽早报道事情真相,从狱长、狱警不顾个人安危传递监狱里发生惨绝人寰的事实到大学生自发组织起来示威游行要求政府开诚布公,

大家齐心协力想要的,不过是事情的真相,这真相,不是金钱能够赎买的,也不是以权力和恐惧胁迫就可以肆意篡改的。当事人死亡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凶手究竟为何人?用来赔偿的款项是哪里来的?正是因为有了从检察官到民主派人士到新闻记者再到死者家属以及大学生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和普通民众从各个层面的合力穷根究底,才最终让真相得以大白于天下并由此推动了韩国的民主化政治的真正实现。正如影片中正义的化身金正男所说,“我们所剩下的最后一件武器,唯有真相,而真相,也会摧毁这个政权。”

真相为何如此重要并具有如此大的力量,这样讲是不是过于夸大其词了?真相对于个人来说是名誉与尊严的维护,但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则是权力的信服与尊重

对真相的探求,历来不只是司法机关关心的问题,它更影响国民对国家政府的好感与认同。还记得电视剧《少年包青天》,有这样一个情节,包拯在彻查案件的时候,有人阻挠他说为了避免影响金宋两国的关系引发战争不要再查下去了,包拯是怎样回答的呢?他说,我的责任就是查明真相,至于这真相会引发怎样的后果那只好让我们大家一起去面对。包拯能够名留青史,历代传颂,我想不仅是因为他作为神探的身份,更是因为他身上所体现出来的这种对于“真”的渴望和热衷的高尚品质,让人们看到了对国家权力机关的希望,也体会到了生活在这样的国家的幸福与安定。更重要的,这种品质能影响更多的人对于真理等问题的关怀和思考,这样,那些试图掩盖真相的行为才能从萌发之初就被掐断。

由此可见,一个新闻的真实性或者一个案件是否能够按照法律还原事实真相,其涉及到的不仅仅只是当事人的利益得失问题,而是关系到社会整体的宏观运行机制,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谎言或者真相正是那个蚁穴。

对于真相,如果我们不关心,权力当然可以傲慢,所以在一些悬案中还有“摄像头坏了”等令人啼笑皆非的低劣敷衍和塞责,在《1987》中,为了掩盖真相,韩国警方最初给出的解释竟然是荒唐的“因警官拍桌子而导致学生惊吓致死”,

接下来还有诸如暴力阻止验尸、封锁消息、找替罪羊等等,凡此种种,《1987》这部电影里可谓一个都不少。看来,权力的腐败和愚蠢总是惊人的一致,黑暗和邪恶也总是面目雷同,不同的只是这不公所带来的伤痛是否能够唤醒人们的良知和正义,以及在一个是非颠倒、黑白不分的大环境下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个体究竟如何选择。

《1987》让我们看到,既有民主人士的正面斗争,也有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迂回努力。正是这些人用生命做出的坚定选择,才最终引导了国家命运朝正义与公平道路上的前进。当然,还有另一些人也试图在创造他们的历史,上至总统,总统的高级头目,以及电影中最大的反派特务头子朴处源,还包括那些反复被洗脑的打手,他们又何尝不是在以自己的选择试图创造他们的辉煌历史。但正如影片后期做了替罪羊而觉醒的打手质问的那样,“我们这样做真的是在爱国吗?”

影片颇为可取的地方在于,对反面人物并未不只是脸谱化的处理,尤其是对于朴处源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除了表层的暴力、血腥,还深入其灵魂深处,让我们看到他之所以像一个恶魔一样冷酷无情,是因为某种坚定的记忆造成的意念在作祟,而这一切,与他童年遭遇的不幸密切联系在一起。这样,影片所表达的,就不仅仅局限于对反动力量的对抗,其触角深入到南北韩关系更错综复杂的历史脉络中去了。

朴处源年幼的时候见证了背叛与伤害,但这些外在的因素不能成为个体推脱责任的借口和理由,如果每一个被伤害的人都要承担历史的伤痛然后重新走上复仇之路,那么苦痛将继续生存在人间,并将生生不息,直到将人类吞噬。人生来就是要经历痛苦的,但痛苦之后,在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悲伤应该指引我们作出向善向美的选择,只有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正如《1987》中,作为理想主义化身的李韩烈在回答经历了暴乱挨打的痛苦后为什么还要坚持斗争时说,“我也想啊,但还是不行,心太痛了”,我想,唯有人心,能带领我们作出选择,是坚守正义还是被仇恨蒙蔽。

(来源:亚太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