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奥运会从来就不是美好的乌托邦

2018-02-22 16:44: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在国际体育赛场中,有一个国家的主场尤其厉害,到底有多厉害,相信看过2002年世界杯的人,对此都有深刻的了解。

韩日世界杯是黑哨最为猖獗的一届世界杯。韩国对阵意大利,意大利球员托蒂在韩国禁区被钩倒,当值主裁莫雷诺不但没判点球,反而示意托蒂假摔,出示第二张黄牌罚下。韩国对阵西班牙,主裁甘尔多先后吹掉西班牙人两个进球,其中一个还是韩国人自己打进去的。如果不是贝肯鲍尔关键时刻抗议,韩国会不会一鼓作气击败德国杀进决赛,这真的不好说。

韩国主场一向以魔鬼著称,这是他们给外界留下的印象,韩日世界杯则坐实了这个看法。作为韩国的邻居,中国不光在足球上与其针锋相对,在冬季项目的短道速滑上,恩怨尤其得多,这次冬奥会因为裁判的争议判罚,双方的矛盾再度爆发。

在已经结束的女子短道速滑3000米接力决赛中,中国队被判犯规,没有成绩。在此前的预赛中,中国队打破奥运纪录,还曾经在2010年冬奥会上拿到过这个项目的冠军。作为中国队几乎最后一个夺金的机会,迎来的却是这样的兜头一盆冷水,换成谁都很难接受。

国际滑联给出了官方说法:“中国队最后一棒进行交接时,正在滑行的中国选手骤然从外道变道至内道,阻挡正在滑行的韩国选手”。对于这个说法,中国队主教练李琰是认可的。但是中国队队员认为:韩国队也犯规了,为何只取消了中国队的成绩,而韩国队拿到了金牌。

中国队教练李琰对判罚无可奈何

中国队教练李琰对判罚无可奈何

在历届冬奥会上,中韩两国的夺金点都是高度重合的,那就是短道速滑,所以双方的恩怨特别多。这些恩怨有大有小,多到我不愿意列举的程度,随便说一个,大家就能感受得到有多惨烈。2008年,世界杯短道速滑日本站女子1500米决赛,韩国选手为了确保其他两位选手包揽冠亚军,把周洋直接推出赛道,造成周洋脑震荡和颈椎错位。

在竞技场上,韩国人的取胜欲望向来强烈,回到冬奥会主场的他们,其一举一动,包括裁判的判罚,自然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只是不幸的是,这次短道速滑果然故事多多,不仅仅是中国队,包括加拿大队,也疑似遭遇裁判的黑手,一切都是为了保障韩国摘金夺银。这种质疑并非没有道理,在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比赛中,中国和加拿大都被判罚过8次犯规,美国被判5次犯规,俄罗斯中立运动员和意大利各被判罚4次犯规,而东道主韩国只有2次犯规。

在奥运会的体系中,一般裁判最容易干预和操纵的,是那些打分项目,比如体操跳水等。像靠速度取胜的项目,能给裁判暗箱操作的空间其实不大,但短道速滑是一个特例。因为比赛节奏太快,身体接触比较多,被判犯规是常有的事情,而判罚是否公正经常会被选手质疑。

同样的行为出现在比赛中,加拿大犯规被取消成绩,韩国啥事没有

关于短道速滑的判罚争议,绝对是所有项目中最高的几个之一,这么多年来却根本没有任何改变。从某种程度上说,短道速滑就是奥运会的一个缩影,作为一项关注度相对低得非职业体育项目,短道速滑很难做出什么改变,首先它没有做出改变的实际动力,不像足球网球那样彻底的职业体育项目,可以通过市场反向倒逼改革,不做出改变就会影响其健康发展。

所有的改革,包括规则的更新,都是为了比赛更公平公正,这是职业体育基本要做到的。比如1996年的一场网球比赛,康纳斯在一次击球时匪夷所思把球拍扔到空中完成一次扣杀,于是网球规则就改成击球时球拍不许脱离身体。2004年美网,主裁判阿尔维斯在小威对阵卡普里亚蒂时出现判罚上的低级失误,直接催生了鹰眼技术的运用,被视为传统运动的一次伟大改进。

反观奥运会则越来越像一个怪胎,跟职业体育相比,其鸡肋特征越发明显,一些顶级运动员对参加奥运会的热情始终提不起来,比如网球运动员在谈论职业成就时,奥运金牌总是以锦上添花的形式被提及。至于高尔夫,里约奥运会大牌球手的退赛潮,让这项时隔112年重返奥运大家庭的项目倍感尴尬。至于足球,没有几个人会记得奥运会冠军是谁,大家只会对世界杯赛场上大赢家如数家珍。

当然绝大部分运动,它们没有网球高尔夫,以及足球运动员的生存环境,到头来还是要靠国家支持。没有国家的拨款,兴建大型的训练基地,很多运动员只能靠业余时间来训练,他们的竞技水准会受到制约,更不要说赢得公众的广泛关注,自然离职业体育明星差得八千里路云和月。

短道速滑和很多边缘项目一样,它们依附于奥运会而存在,并没有独立的商业价值。这种运动以混乱而著称,恰恰是奥运会的一个现状,更是体育地缘政治的直接体现。

因为规则的模糊不清,以及随时可以变换的判罚尺度,导致短道速滑一方面成了俄罗斯轮盘赌,另一方面则沦为政治斗争的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在这种短兵相接的快节奏赛事中,身体接触是极难避免的,这就给了某些裁判借题发挥的机会。谁都知道这里面猫腻很多,但都说不出足够的理由去自证清白,所以只能寄望于下一次运气好,或者干脆自己就是奥运会的东道主。

奥运冠军周洋说,她越来越看不懂短道速滑的规则,她哪里是真的看不懂,言语之间体现出强烈的焦虑。毕竟一块金牌都拿不到,怎么回江东见父老乡亲,大家都知道对手不干净,但没想到这次玩得这么彻底。

如果体育无法实现职业化,那么只能变成政治的傀儡。作为体育的盛会,奥运会从来就不是彰显奥林匹克精神的圣地,而是体现国家意志的修罗场。东道主从来就是被照顾的对象,这才是奥林匹克的传统,韩国不过是受益者之一罢了。

数据说明一切,1988年汉城奥运会,韩国拿到了12枚金牌,在四年前只拿到了6枚;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西班牙拿到13枚金牌,此前在汉城他们只有1枚金牌;2000年悉尼奥运会,澳大利亚人拿到了16枚金牌,比上一届整整多了7枚。大家为何对韩国如此愤怒,这次的平昌冬奥会,玩得有点太不加掩饰了。

没有任何一届奥运会是谱写更高更快更强的乌托邦盛会,东道主永远都是这场国家锦标主义游戏的最大受益者。

现代奥运会,其实就是一种授权商业模式,国际奥委会把权利出售给不同的组织,包括举办权、转播权和赞助权,但是这种超大型的体育盛会,通过单纯的商业机构来运作是不现实的,必须由国家来牵头才能执行下去,奥运会就成了一场各取所需的生意。这就是北京奥运会为何如此成功的根本原因,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有中国的执行力。

一个国家为了奥运会投入尽管不尽相同,但搭台唱戏都需要协调太多的资源,避免不了劳民伤财,所以国际奥委会比谁都明白奥运会是干什么的,如何在赛场上去补偿和感谢东道主,从来就是不需要避讳的话题。

索契冬奥会上,出现故障的奥运五环标志

索契冬奥会上,出现故障的奥运五环标志

像韩国这样只是黑你几块奖牌,总比把奥运会变成意识形态的战场要好得多。在枪炮与玫瑰之间,大家最终还是选择了玫瑰,团结在所谓的奥运五环旗下,但是玫瑰总是带刺的,其中包含着太多明火执仗或心照不宣的暗战。

体育有时候是最公平的,体育有时候也是最不公平的,在不同的语境之下,总有一些受害者,或者牺牲品。体育的本质还是动物性的比拼,本能越强者,距离胜利越近,所以在规则允许的范畴内,总有太多不择手段。毕竟大家只记得胜利者,这世界太现实太势利。有趣的是,有些国家,总是在竞技场上成为裁判判罚的话题之王,也算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在对国家锦标主义尤其看重的东亚地区,中日韩其实没有本质差别,同样面对不公的判罚,加拿大人看起来就要淡定不少,中国人咽不下这口恶气,前者可能会认为这只是一次不公判罚,而后者则会上升到国家尊严的层面去思考,这种冤屈情绪所催生出来的朋友圈刷屏,实在是太大东亚特征了。

中国人会说,韩国人等着,人在做天在看,别忘了下一届冬奥会的举办地在哪里;至于日本人,他们在即将到来的东京奥运会面前,表现得风轻云淡,只是说金牌要拿到30块,争取金牌榜要杀进前三,乒羽都是突破口。

要拿出备战北京奥运会的精神备战东京奥运会,要在日本本土打一场漂亮的大会战,这是国家体育总局上上下下的共识,至于原因大家都懂的。

(来源:大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