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公寓里的骑士精神:当代贵族的生活方式和行为准则

2018-03-06 10:13: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当代贵族离开了城堡,生活在现代化的公寓里面,他们继承了头衔和名誉,以及与之相伴的道德准则。

按:而今,欧洲传统贵族群体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举止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豪门贵胄卖掉了城堡,生活在现代化的公寓里面,他们也拥有一份世俗的工作,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学校。也许他们会面临家族的衰落,或是社会局势的变迁、快餐文化的冲击,但是曾经勾画出理想贵族模式的骑士道德标准,时至今日依然可以构成一个人的精神宝库。

法国贵族对独树一格和卓越品质的追求是否仍有意义?还是与当下颂扬的社会公正和追求平等的主流文化背道而驰?

为了理解这一看似业已失去官方地位的“阶层”如何适应他们身边的社会和文化,二十五年以来,历史学家埃里克·芒雄-里高收集了各种资料,并不断接触、观察、访问名门贵胄。在抵抗和妥协之间,法国的贵族依旧在继续着某种传承。尽管他们的家族是一段必须维护的集体记忆和共同历史的守护者,然而他们的传承却超越了纯粹意义上的家族。

《贵族:历史与传承》一书,既是社会学论著,又是历史研究,不仅带领着我们去认识这一特殊的社会群体,也吸引着我们去领会它和整个社会之间的关联,而这又间接地揭示了我们和历史的关系。

经出版社授权,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从《贵族:历史与传承》一书中选取了第七章“当下的贵族法则”中部分内容,与读者一起了解离开城堡的豪门贵胄如何面对当下社会,他们如何继承头衔和名誉,以及与之相伴的道德准则。

当下的贵族法则(节选)

文 | [法] 埃里克·芒雄-里高 译 | 彭禄娴

诚然,在20世纪期间,贵族群体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举止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失去了他们的独特性。豪门贵胄不仅降低了生活排场,还重新整合他们的财富,譬如卖掉他们的城堡,或者在保留他们的私人府邸的情况下把府邸分隔成几套公寓。而工作对于他们来说——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是一种义务、一种需要。孩子们也打小起就送去学校。无论是在教育上、精神上,还是在家庭生活上,价值标准的废除都打破了传统的理念。现在,任何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都被认为是合情合理的;短暂的快餐文化和对于革新永不满足的热情则降低了历史遗产的重要性;而历史教学的弱化又可能造成民族历史传承的中断。所以,年青一代的贵族子弟怎么会感受不到某种苦恼呢?而这种苦恼又促使他们出于随大溜的想法而刻意掩盖家族的历史。

××夫妇,一对非常迷人的小夫妻,两个人的家世相同,都是百分之百的贵族。然而,在他们的结婚请帖上,他们坚决不同意印上任何贵族头衔……当我妹妹在2013年结婚的时候,也是同一回事。她并非反对贵族,但是她一直拒绝参加为贵族子女举行的相亲联谊舞会。她的大部分朋友都不是贵族。她嫁给了一位家世完全不同的男生。这个男生很有风度,修养很好,也很聪明,而且让她眼下觉得很幸福,这已经很不错了。我妹妹是××医院的助产士,她“活得很真实”,根据新闻报道,她曾经领导了助产士的罢工。结婚的时候,她制作了两份请帖:一份请帖上印着“××侯爵和侯爵夫人、××伯爵和伯爵夫人向您宣布他们的女儿、孙女的婚礼”;另一份请帖则十分现代,由她的一个“设计师”女友完成,上面就简单地写着“××先生和女士”。我的父母很明智,也很冷静,他们理解也接受这份请帖,我也理解我的妹妹。她的朋友们知道她是“××家的女儿”,但是她不想在她的姓氏上加上一长串令她尴尬的头衔。如今,她开心极了,因为她丈夫的姓氏只是一个简单的名称。(男,1971年)

不过,对于很多贵族而言,个人的决定或选择依然受到传统的伦理准则的影响或制约。这样的准则是贵族群体与众不同的诉求。而且,贵族阶层长期以来稳定的、不变的社会地位,也促使他们去维护它。此外,它还以基督教的某一理念为支撑。在这样的理念下,社会精英有义务发挥表率作用。真正的贵族,是那些来自古老领主家族的骑士贵族。从中世纪起,他们就已经建立起了一揽子的道德标准。在完成漫长的见习经历之后,青年贵族才能获封骑士的称号、兵器和盔甲,而这意味着拥护某种道德准则。这种准则建立在一系列的品质之上:顽强坚韧、勇猛无畏、崇尚英雄、矢志不渝、诚实、正直、忠诚、信守诺言、慷慨大义、尽忠报国、坚定捍卫个人荣誉、拒绝平庸、“驯化鲁莽”的威严气势、热爱自由的天性、高贵的精神……这种勾画出理想贵族模式的骑士道德标准,是由扎根于基督教信仰中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经过长期的发展而形成的。它超越了它萌芽时的环境,因为即便在今天,它难道不是一如既往地构成任何一个人的精神宝库吗?

英雄模式

通过著述来保护祖先的历史,尤其是那些著名的、有代表性的祖先的丰功伟绩,所有名门世家的这一愿望都遵循着同样的逻辑。在呈现挂在墙上的祖先画像生命历程的同时,著述作品旨在提供一些富有活力并充满强烈象征意义的典范。这些典范要么是以个人的能力和功绩获得爵位的祖宗,要么是家道中落或家族面临严峻考验时,凭着顽强的意志力,成功渡过难关、重振家业的先祖。因此,传统的贵族回忆录的目标是,在模范的祖先和后人之间激起某种竞争意识。豪门贵胄被赋予的职责是“达到前人的高度”,从而避免家族的衰落。家道中落总是令人不安,因为正如弗朗索瓦·德·拉罗什富科所说“对于那些不懂得维护家族名声的人,显赫的姓氏不会抬高他们的身价,反而会让他们声名扫地”。通过赞美祖先的崇高、雄心壮志、果敢无畏、英勇刚毅和斗争精神,贵族回忆录致力于加强前人和后人之间命运共同体的意识,并激励子孙后代继承先辈的事业。

如果我们维护和历史的特殊关系,维护家族归属感以及和传统的联系,那么我们就能留住某一有着多种表现方式的文化:历史的意义、生活的艺术以及对精美事物和高尚行为的热爱。(男,1971年)

维护传统价值准则而不与世沉浮的例子还有很多。譬如,奥古斯丁·丢米耶尔(Augustin d’Humières)——一位古典文学教师,在一所教区中学教授拉丁语和希腊语长达15年,挺身维护古代语言和古典文学的教学。为了维护拉丁语教学的权益,无论是在课堂上,还是在媒体的争论中,他都坚持不懈地抗争。他反对那些自称思想开明的现代精英人士,后者更愿意看到他们的孩子学习中文。他还要求这些拉丁语教学的敌对者“做出解释”,为什么他们建立在对古典文化抛弃之上的学校,如今变得前所未有地不平等和精英化。2012年6月14日他向《费加罗文学周刊》的一位记者表述道:“其实现在的状况更有利于古代语言的教学工作,因为那些想把拉丁语踩在脚下的人反而使拉丁语的教学成为必要”:对于没有掌握法语的绝大多数学生而言,拉丁语不仅能让他们了解词语或者句子的历史,还能向他们展示这些字句并不是一些武断而随意的发音。

马赛尔·普鲁斯特,法国最著名的作家之一,意识流文学的先驱。他的作品《追忆似水年华》细腻地描绘了贵族生活的方方面面,是20世纪最重要的文学作品之一

马赛尔·普鲁斯特,法国最著名的作家之一,意识流文学的先驱。他的作品《追忆似水年华》细腻地描绘了贵族生活的方方面面,是20世纪最重要的文学作品之一

在21世纪,人们对贵族的向往和归属唯有在贵族自身发挥出典范的作用的前提下才显得合情合理,就像那些一直在位的皇室的存在一样。即便是在平等时代,贵族依然有吸引力,但唯一的条件是他们既不能在超群卓越的志向上有所懈怠,也不能放松对骑士的道德准则和英雄行为的坚持。当今的社会并没有放弃创造充满骑士和公主的儿童故事。事实上,我们的社会一直都在追求荣耀和大公无私的精神。在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中,努力将代表性的举止行为树立为榜样或典范,不仅是任何一种精神权威的依据,也是在抵制平均主义的迷思上最可靠的路径。而这正是谚语“是贵族就得有贵族样”的含义所在。它要求豪门贵胄遵循往日祖先赖以封爵授勋的品德功绩,从而为家族姓氏增光添彩。如果说如今法国人不信任他们的领导人,那正是因为法国的领导人忘记了,为了激起民众的信心和尊敬,他们首先应该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公众领域,犹如在私生活里一样——以身作则。这一原则必不可少,何况媒体随时会损毁一切名誉。而贵族则可以依靠缅怀某个祖先的骁勇善战、某位祖母的善行以及某一亲人有教益的人格品质,以之作为高尚操行的指导和行为的动力。

财富的用之有度

尼古拉·萨科齐总统雄心勃勃,希望“祛除”法国人在金钱关系上的“羞怯心理”,结束他们面对财富收获时的口是心非,并展示出新型的卓越品质,尽管这恬不知耻地回避了传统的社会精英。即便法国人不能原谅他在举止行为上的众多失误——过于通俗的语言、缺乏必要的修养、在教皇面前发送短信、在履行总统职责上的漫不经心、出于选举目的而大肆宣传和报道私人生活,等等——他2012年败选的主要原因之一还是在于他喜欢结交富豪以及令人不舒服的花钱方式。法国人没有炫耀个人资产的习惯。萨科齐的落败不就是贵族行为准则对于咄咄逼人的财富和物质享受取得的胜利吗?受访问的人士似乎就是这么认为的,他们特地明确表示:

贵族从来就不是“新贵”,因为他们对于富足一直都有心理准备。(男,1974年)

我们受到家族谱系的保护:我们不需要摆谱炫阔。(女,1942年)

尽管贵族长期以来对于暴发户的蔑视如今已经逐渐消失,但是他们之间的差异一直存在。

我年轻的时候,大家不会谈论财富。现在,大家都在说这个话题,而且这也更自然:我们必须敬重财富,因为我们需要它。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一切都发生了变化。通过努力工作取得成功的新贵,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尊敬。但是,很遗憾我们还是生活在一个非常物质至上的社会里。如果您知道您来自哪里,而且您又拥有价值观,那么您对财富的态度就会被认为既健康又稳重。如果豪门贵胄可以促进当下金融体制的规范化,那就太好了,因为这一体制已变得很疯狂也很危险。

如果我们能够关注其他事物,而不是当下的生活环境或职业处境,那么我们将更容易成为一个精神独立的人。能够说出“这一切都很好,但是生活在别处”是一种空前少有的奢侈。我们的观点与现实有些脱节,我们拥有独立的思想,在对事件和个体的判断之上又有一定的距离。我们饶有兴趣地观看那些在激烈的竞争中狂热地向上攀爬的人士。我们拥有其他标准,而这样的标准让我们看得更高、更远。财富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尺:它是一种标尺,但不是绝对的标准。我们遵循某种形式的正直、优雅以及对于物质的轻视。即便是在生意场上,我们也不会像马拉喀什的地毯商那样讨价还价。

我的女儿,当她还在聚集了众多自以为是的新贵子弟的拉图尔学校上学的时候,非常仰慕那些400平方米的超大公寓、加长型的轿车和在迈阿密的别墅……我们对她说道,这些人很有钱,对于他们而言这很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修养必然也很好。

这些言论都强调了第二等级的后裔尤其以有别于财富的方式,凸显他们的特点:他们与众不同的地方不在于他们的财富,而在于他们所沿袭的行为举止上。此外,上述的言论也暗示了世代出身富有的阶层能赋予人多么谨慎而低调的优点。实际上,这样的出身避免了身份符号的改变。而身份改变必然伴随着个人从社会的某一阶层向另一阶层的跨越。社会地位的转变免不了要显露出来,因为相关生活方式的变化无疑会揭示出这一转变。这也就是为什么从迷恋贵族的富有市民到笨拙地模仿伊丽莎白女王的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都备受挖苦。对于新贵来说,一切的困难都在于做到富不露财。这需要机智和技巧,因为展示过度总是很吓人、很粗鲁:只要一炫耀,财富就失去了身份提升所带来的光彩,并使得提高社会地位的努力变得喧嚣嘈杂。对于一出生就位于金字塔顶端并有能力维持这一地位的人士而言,这一切都很简单:他们的日常生活不会出现变化,他们不需要证明任何东西,他们的成功一目了然。此外,只要他们接受了一定的教育,即公正无私、慷慨大度、分享观念和相对超脱于钱财得失的态度的教育,那么他们就懂得规划他们的财富。对于炫示社会地位的骄奢浮夸,他们代之以世袭的优美高雅,这不仅反映出祖先的富足和血统的高贵,也反映出个人的教养和文化。因此,对于坐拥财富的胜利,贵族往往报之以真正的高尚,即低调审慎和相对的朴实无华。

书摘部分节选自《贵族:历史与传承》一书第七章,较原文有删节。

(来源:界面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