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闺蜜2》:一部讨人嫌的塑料“小妞”电影

2018-03-09 14:38: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2014年暑期档上映的《闺蜜》,尽管豆瓣评分只有不及格的5.4分,居然也能以小博大,最后拿下2.04亿的票房成绩,进入年度票房前50名和年度国产电影票房前30名。《闺蜜2》能否复制前作成功?至少从豆瓣评分2.8分,以及首周末不足5000万元的票房表现来看,基本没什么指望了。

《闺蜜2》不是女版的《前任3:再见前任》。《前任3》虽然同样口碑平平,至少还能踩中相当部分观影人群的情感“痛点”——《闺蜜2》既讨好不了男观众,又讨好不了女观众,只好“2”得讨人嫌了。

《闺蜜2》海报

《闺蜜2》海报

电影改档多次,就连片名也是几经周折。曾用名《闺蜜2之单挑越南黑帮》、《闺蜜2:无二不作》,都是一望即知的烂片相,不仅不能制造噱头,更显得浅薄浮夸。最后只好藏拙,避免在片名里剧透,顺带唤起观众对前作残存的模糊印象。

不过影片几经斟酌后选择的宣传口号“陪闺蜜,看闺蜜”,即使能够以温情导向哄骗女性观众组团入场,大概也很难让她们坚持观看到底。电影开场段子集锦式的“塑料姐妹花”勾心斗角“互撕”的桥段,陈腐老套还是次要的,最主要是让人尴尬——面和心不和的“姐妹淘”们最好慎重选择观看,否则万一由剧情联想到现实生活中的鸡毛蒜皮,自我对号入座,友谊的小船指不定说翻就翻了。

《闺蜜2之单挑越南黑帮》曾定档2017年8月24日

《闺蜜2之单挑越南黑帮》曾定档2017年8月24日

《闺蜜2》对女性情感生活的理解,让人难以相信电影是出自曾经拍出《女人那话儿》(2004年,豆瓣评分7.3分)、《男人这东西》(2004年,豆瓣评分7.1分)这样带有女性主义立场的纪录片,以及《六楼后座》(2003年,豆瓣评分7.5分)、《分手说爱你》(2010年,豆瓣评分7.4分)这样的友情/爱情轻喜剧的黄真真。就连其导演的上一部作品《消失爱人》(2016年,豆瓣评分4.8分),尽管剧本疑神疑鬼故弄玄虚,至少演员的表演还勉强算是流畅自然与贴近生活。《闺蜜2》在剧情上的胡编乱造与七拼八凑、在价值观立场上的大幅度滑坡和倒退,让三名长相气质上佳的女演员陈意涵(饰演希汶)、薛凯琪(饰演Kimmy)、张钧甯(饰演嘉岚)的卖力演出,都显得面目可憎、惹人厌弃。

《闺蜜2》剧照

《闺蜜2》剧照

电影以希汶(陈意涵饰演)的婚前越南之旅作为叙事起点,是从一开始就打算“悬浮”角色,架空剧情的现实生活背景。《小时代》系列电影至少还装模作样地让女主角们有份职业可以从事;《闺蜜2》就摆明了“本故事纯属虚构”,让试图追究剧情逻辑合理性的观众闭嘴。影片的桥段基本就是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尬聊”,演员也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尬演”,观众也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尬看”。

影片总算还没有自甘堕落到沦为并不好笑的网络短视频拼盘,依然有让角色在叙事中成长的企图,用的是典型的“误解——误解加深——外力制造危机——危机中达成和解——危机解除”的叙事模式。但是电影在情节里制造误解与加深误解的方法,是让女性角色如流莺般在狂欢派对上搔首弄姿与比拼酒量,未免太恶俗下作,仿佛编剧厌女症患者附身,尤其对年轻貌美的女性有深深恶意,不羞辱一下就不痛快。

观众不难看出影片架构是在抄袭美国喜剧《宿醉》系列,但抄袭得实在不高明:男性角色酗酒误事当然同样让人生厌,女性角色醉醺醺地喝到断片,就更没法让观众建立起同情的理解,只会显得毫不自重自爱,也让“闺蜜”三人组酒醒之后的逃亡之旅完全是咎由自取。

《闺蜜2》剧照

《闺蜜2》剧照

作为影片主线剧情的“单挑越南黑帮”,《闺蜜2》鸡飞狗跳的闹剧程度,跟《横冲直撞好莱坞》、《大闹天竺》之类的电影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把外景地搬到了越南而已。电影除了在开场和结尾给足胡志明市最高建筑Bitexco Financial Tower镜头,以及在一小段追逐戏里展现出湄公河繁忙迷人的水上农产品市场外,也并不足以激起观众前往越南观光旅游的意愿。

《闺蜜2》剧照

《闺蜜2》剧照

前“拳王”泰森的出演,让观众错愕——除了彰显电影片方“不差钱”和“国际化”,这一选角完全是在“赶客”。“小妞”电影的受众当然以女性群体为主,可女观众看“小妞”电影,绝不仅仅是冲着看打扮得美美哒的女明星们去的——要学习化妆和服装搭配,自有时尚杂志和时尚博主可以“取经”,也绝不是为了看女明星们扮丑出糗以获得报复性快感。“红花还需绿叶配”,《闺蜜》在商业上的成功,至少一半的功劳应该归在余文乐、钟汉良、吴建豪等三名男演员身上。《闺蜜2》让泰森和张钧甯演爱情对手戏,并戏谑了韩剧《太阳的后裔》一把,自以为幽默逗趣,其实是马屁拍在马腿上,根本讨好不了影片的目标受众。

电影在选角上的恶趣味不止这一处。影片中的越南男性角色,无论是越南男演员陈宝山饰演的黑帮大佬,还是酒吧里的服务生与纹身师诸人,都显得獐头鼠目,恶俗油腻;女打手一角,由越南女演员阮金红饰演——显然是看重演员在网络上凭借“越南版瑶瑶”绰号打响的“知名度”;至于让《奇葩说》中的辩手范湉湉出演黑帮大佬前妻,并让其在造型上恶搞“猫女”,也是以嘲弄女演员的身材制造笑点。——实在难以想象这是一部女性导演的作品,真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闺蜜2》剧照

《闺蜜2》剧照

一般而言,如《闺蜜2》这样的爆米花电影,既不负责反映现实人生,更不负责指导现实人生,观众就是图个打发时间的消遣。《闺蜜2》激起观众愤怒的根源在于,连让女观众好好做一个肥皂泡公主梦这么渺小的愿望都无法满足。而影片对女性的物化与矮化,更是与时代精神格格不入。电影中,准新娘希汶贪杯误事,酒醒后发现后背多了个男子头像纹身,以为是自己酒后乱性,痛哭流涕,第一反应不是反省自身是否行径荒唐,而是急于打电话给男朋友取消订婚——这一情节设计俨然是在为旧时代的贞操观招魂。另一女性角色嘉岚,在明知男朋友花花公子本性的前提下,也因贪恋其钱财而不愿分手,甘愿成为被包养的金丝雀——电影让嘉岚在没来由的“觉醒”后快速分手,新恋情同样走极端,从满足于物质上的被包养,到满足于肌肉型男的皮相所营造的“安全感”,也仍然是缺乏主体意识。影片让现实中的“人设”是独立自强的两名女演员分别饰演希汶和嘉岚这样的角色,真不知演员本人拿到剧本后是作何感想。

类似于《闺蜜2》的“小妞”电影,过去在电影市场上并非没有取得过商业上的成功——否则也不会有这部续集作品的出现。《闺蜜2》的票房表现,既证明了这一类电影其实仍然有市场受众,也证明了观众并不都是傻子,在有得选的前提下还是懂得挑好坏。从电影质量本身而言,《闺蜜2》并没有太多值得讨论的必要。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闺蜜2》这样的塑料“小妞”电影,也只不过是一度浮躁的商业电影创作环境下的悲哀产物——毕竟,像陈意涵、薛凯琪、张钧甯这样有一定可塑造性的演员,她们的演艺生涯不应该止步于扮演浅薄做作的“撒娇女人”。为几名演员的事业长远计,观众对《闺蜜2》最好还是不看为妙。

内心OS:什么?你宁愿吃蝎子也不愿意看烂片?

(来源:澎湃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