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拍电影太辛苦,音乐就是岩井俊二的“绿洲”

2018-03-20 15:47: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日本新电影运动旗手、日式小清新鼻祖、亚洲青春电影代言人……日本导演岩井俊二的身份挺多,如今他热衷于提及的,还有一重是音乐人。

早在《燕尾蝶》时期,岩井俊二就有一个音乐梦。很多年之后,他真的组了一支乐队Hectopascal,勤勉发专辑,四处巡演。

5月13日,岩井俊二将携Hectopascal登台上海东方艺术中心。除了带来《情书》《燕尾蝶》《吸血鬼》《四月物语》《谜之转校生》等影视配乐,乐队新专辑《既视感未视感》里的新曲《搬家》《冬天的小鸟》《你喜欢的颜色》,也将一一上演。

Hectopascal乐队

Hectopascal乐队

“学生时代,我开始尝试用摄像机拍片,因为我不擅长乐器。如果当时我会弹吉他或者钢琴,可能就不会走上导演这条路,而去做音乐人了。”

岩井俊二从小就对钢琴的声音情有独钟,但直到上了大学才真正摸到钢琴,常常趁琴房无人时偷偷跑进去弹奏片刻。学生时代,岩井俊二唯一受过的钢琴教育就是音阶练习,也是这份简单的音阶,潜移默化成就了他此后的电影美学,“要拍出像音乐一样流动的画面。”

翻看岩井俊二的电影,你会发现他的电影里始终有浓重的音乐痕迹。

《情书》里遍布了大篇幅的钢琴曲;《燕尾蝶》插入了弗兰克·辛纳屈的老歌《我的方式》;《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被定义为“犯罪音乐电影”,其对德彪西音乐的出色使用影响了一大批青春电影;在《花与爱丽丝》里,岩井俊二撩起袖子,干脆自己作起了钢琴曲。

“回头看自己拍过的电影,我也会吓一大跳,原来当时加了这么多音乐。随着时间推移,我对音乐的喜好并没有减弱。” 2013年,岩井俊二牵头组建了Hectopascal。

岩井俊二

岩井俊二

椎名琴音担纲主唱,桑原真子负责钢琴,岩井俊二是映像负责人。三人都参与作词、作曲,岩井俊二的任务还要多一些,他是团队里的“门面担当”,负责对外打招呼,与大家寒暄,联络感情。

乐队的组建契机可以追溯到2011年。当时,岩井俊二在北京、上海举办电影音乐会,桑原真子是那台音乐会的钢琴编曲,岩井俊二因此找她帮忙改编了很多曲子。

后来,岩井俊二又在拍摄现场遇到椎名琴音,收到她送来的歌曲小样,深觉她的声音美妙。三人一拍即合,决定组建乐队。

椎名琴音

椎名琴音

“三个人在很凑巧的时间里相遇,也是一种缘分。”岩井俊二感慨,“人生真的是有很多事情啊,没想到会组这样的组合呢。既期待,又担心是否能走下去。没问题的吧。”

创作歌词时,三人会把各种资料都摆在一起,一次次开会。当对一个问题无法统一意见时,三人就干坐着,保持沉默,谁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人提议说“这个怎么样”,大家便异口同声说,“啊啊,确实很好”,最后拍掌祝贺,气氛的变化很快。

“这是我们写歌词时的常态。岩井先生对我们来说是Boss一样的存在,非常有魅力。碰到问题时,大家敲门向他求助,他会像深藏不露的仙人,帮你拿出解决办法。”

桑原真子说,有时候大家对歌词有一些修改意见,悬而不决时,岩井俊二总会提出意想不到的新角度、新想法,“有时,导演还会提出一些特别浪漫、特别迷人的建议,大家都会吓一跳,忍不住怀疑导演到底今年几岁,怎么跟少女一样。”

桑原真子

桑原真子

岩井俊二把自己对音乐的喜好,完全投入进乐队Hectopascal,将之具象化并繁衍出来。

做《Fish in the pool》(动画电影《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原声带,2015年)时,岩井俊二也参与了作曲工作,回头发现自己竟然也做出了一首曲子,很惊讶。

“做音乐就像是制作电影短片集,Hectopascal的音乐会,观众可能会有看了一部没有图像的电影的感觉。”岩井俊二笑说,做电影很辛苦,Hectopascal于他而言是可以放松和休息的地方,就像“绿洲”。

“电影拍摄的时候倒不怎么辛苦,就是前期构思要花很久的时间。构思一部两小时的电影,就好像每天都在摆放多米诺骨牌一样。每天窝在家里,不与人接触。辛苦的过程太长的话,我就想找个能休息、让我感到愉快的地方换换心情。”

就像写歌词,他虽然谦称自己并不擅写,但相比写剧本,还是更容易一些。

“歌词是当天写当天就能完成的感觉,剧本则很耗时间,真的是很不愿意写剧本,有时候甚至觉得没有剧本这个东西就好了。但是吧,要是不写剧本,就都只剩下开心的事了。要是不做这部分,我总觉得自己是从一件很重大的事业上退了下来,然后就只有虚度人生的感觉。”

近三年来,除了作词、作曲,岩井俊二也在苦练吉他和钢琴,Hectopascal巡演时,他偶尔也会露两手。

2016年7月,Hectopascal在上海等5座中国城市举办了巡演,就像岩井俊二的电影在中国有庞大的观众群,这台音乐会也大受追捧。

“感觉就像是披头士来了。”桑原真子和椎名琴音回忆,“岩井导演在中国的人气真的很高!粉丝见到他都疯狂尖叫,还有观众从我们演奏第一首歌就开始哭了。”

“和中国人的性格也有关系。”岩井俊二想了想,解释说,中国人喜欢接受多样化的新鲜事物,日本人却很难打破不同行业之间的固有壁垒。

“我因为不是一直呆在电影界,所以就一直成不了主流的。如果一个音乐家想做点音乐以外的事情,很多人就会觉得‘我只是喜欢作为音乐家的你’,然后把你的两种身份区分开来。在中国就宽容很多了,只要你能拿出好作品,他们就会认可。”

“打破别人对自己的固有观念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而我偏偏喜欢尝试一些有可能不被别人接受的事情。”岩井俊二认为,如果人总是呆在同一个地方,是不会成长的,“各种各样的经历越丰富越能磨练人,所以尽可能尝试多样的事情肯定是好的。”

(来源:澎湃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