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不中看的美食》:话唠吃货的美食地理

2018-03-27 11:43: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近期,一部叫作《不中看的美食》(Ugly Delicious)的原创纪录片在网飞(Netflix)甫一上线,收获一片点赞,连中国网友都在豆瓣上为它打出了8.8点高分,要知道,挑剔的他们之前只给了《舌尖上的中国3》残忍的4分。

“如果我告诉人们最好吃的披萨在东京,对方听了会很愤怒。” 意大利人会更加愤怒。 本文均为 视频截图

“如果我告诉人们最好吃的披萨在东京,对方听了会很愤怒。” 意大利人会更加愤怒。 本文均为 视频截图

众口难调,观众其实最难伺候,不讲故事就觉得你好没诚意,太煽情又认为你用力过猛。网飞是谁?是注定要改写未来影视格局和生活方式的流媒体巨头、是善用视听冲击制造想象,从而勾起人性的“Netflix and chill”的缔造者。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收费视频网站,网飞最擅长通过大数据精准分析用户喜好,这次推出的《不中看的美食》第一季,既不负责教人烧菜,也不是走走看看吃吃的旅行片,甚至连一句诗意的旁白都没有,只靠几个爱吃的杠精话痨撑了全场,却迅速俘获人心。 《批萨》、《卷饼》、《家常菜》、《虾和小龙虾》、《烧烤》、《炸鸡》、《炒饭》、《带馅的》,八集一次性连发,制作精良、画面优美,连我这种受过传播心理学专业训练的老同志,也欲罢不能,意志不坚定地流下口水,恨不得连夜把各种黑暗料理叫个遍。

披萨协会主席和张大卫是不同观念的捍卫者

披萨协会主席和张大卫是不同观念的捍卫者

很多人跪求第二季,更多人呼吁尽快研发隔着屏幕闻到味的新技术,当然,倘若可以点击画面直接下单,那么吃货们的命全是它给的。 我听说,每天网飞的用户们会产生点击、暂停、回放等近3000多万个行为,以及300多万次的关键词搜索,通过这些大数据,网飞对用户的口味了如指掌:“最关心什么题材”,“最喜欢哪个名人”,“对哪个镜头最念念不忘”等等;网飞还重奖由计算机工程师、人工智能专家、统计学家、心理学教授组成的团队,即使不依赖观影评论,也可以根据观众的年龄、性别、居住地邮编以及观看过的片子等数据来进行精准的预测。比如网飞自制的《纸牌屋》,就是将数据分析发现的“最受观众喜爱的导演”、“最被观众欣赏的男演员”等元素组合而成的一部全球爆款。

圣玛扎诺奥番茄,被称为那不勒斯的“红金”,也是制作正宗那不勒斯披萨不可或缺的原料。

圣玛扎诺奥番茄,被称为那不勒斯的“红金”,也是制作正宗那不勒斯披萨不可或缺的原料。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不中看的美食》里的食物,只是让眼睛产生饥饿感的美味表象,而隐在食物背后的社会、文化、历史、政治、地理、音乐和人性、才是本片真正的成份,是让人上瘾的东西,也是制作团队的功力和野心所在。 每一集的主题食物,看似美国人日常最平凡无奇的口味,事实上全都经过了大数据过滤,一张批萨便能串起欧美亚,一只小龙虾就能行过全球;选择成功的、有智慧有个性、广受欢迎的移民二代做主持,借势各界当红明星,其间穿插各种怀旧影音史料,唤起大众共同记忆;还揉进了跨文化的冲突、自我认同感、新与旧的对峙、大历史和小人物、明星和贫民、商业与信仰、环保与传承等等,如此纷繁复杂,却能从头到尾保持流畅度、节奏感、理中客,还时不时制造点小惊喜和小坏水,实属不易。 《不中看的美食》的视角、创意、深度、狡黠、敢于嘲笑和自嘲,让我在整个看片过程中深感嫉妒,因为这种举重若轻的机智和坦诚是基于见识、自信、文化积淀和大量幕后功课的。

询问意大利人对于那不勒斯披萨协会的看法,厨师回答,对我来说,只有好的披萨。

询问意大利人对于那不勒斯披萨协会的看法,厨师回答,对我来说,只有好的披萨。

比如,在美国,对黑人提“炸鸡”这个词,颇有种族歧视的意味,即使你是无心,对方也会多想。但在亚洲,“炸鸡”就是炸鸡,卖炸鸡的肯德基开遍中国,在日本更是跟欢乐的圣诞节联系在一起,因为肯德基老爷爷跟圣诞老人傻傻分不清。因为这个,一对黑人夫妻特地搬到了日本,开起了炸鸡店。 又比如,拉斯维加斯赌城是全美中餐最正宗的地方之一,为什么?因为这里外国游客数量排第一的是中国游客,这些中国中产阶级飞越了大半个地球抵达异域后,却只想吃到家乡味的饭菜。 八集的片子,堪比美食版《爱在日落黄昏时》,从头到尾叨逼叨,但毫不让人生厌,还颇多金句;有几个令我印象深刻的细节: 一是当美籍韩裔明星主厨张大卫(David Chang)和好基友、著名美食撰稿人彼得.米汉以及批萨大师马克.亚科诺争论“何为 ‘正宗’的批萨”时,作为意大利移民后代的马克,既不在意批萨鼻祖那不勒斯人到底承不承认自己做的纽约式批萨,又不经意间流露了自己先入为主:“但你要是在披萨面饼上倒一碗拉面作配料,那还能算是批萨么?不……”

第四集走访了新奥尔良的水煮小龙虾

第四集走访了新奥尔良的水煮小龙虾

这时,片子不做任何评价或结论,只是突然将镜头一转,瞬间张大卫已经和印裔喜剧明星阿齐兹·安萨里置身东京,看看做拉面的日本人会如何料理批萨,同时打出小标题“没啥食物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有意思的是,当高档餐厅萨沃伊的日本厨师抛开番茄沙司作底料的西方传统,坚持只用本地当日捕获的吞拿鱼、蛋黄酱、玉米以及大量芥末烤制出令无数人惊艳的批萨后,他骄傲地说:“我这个人不喜欢融合,我喜欢分离……这可不是融合菜式,这批萨用的全是日本原料……” 这番话逗得张大卫捧腹大笑:“你简直跟特朗普一样能吹!” 人性的自我矛盾就这样被一张批萨展示出来。 二是在《炒饭》那集里,因为“中餐馆的味精”这个敏感的话题被很多西方被访对象提及,有人甚至说他吃完中餐后会口干、下巴麻木、头痛,如今路过中餐馆都会想起那种可怕的感觉以至于全身颤抖。于是张大卫就和食物历史学家伊安.莫斯比做了个小型实验,他们给那些说吃完中餐就不舒服的被试发了薯片和妙脆角等零食,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没有任何不适。然后专家告诉他们:“味精是美国使用最多的食品添加剂,每年能用掉几百万吨,但大部分不是用于中餐馆,而是平时吃的很多食物里都有,包括你们现在吃的零食。” 小小的味精也可以折射出文化偏见和先入为主。

除了美食,本片还有很多关于移民的讨论

除了美食,本片还有很多关于移民的讨论

三是张大卫旧地重游东京,去到小且简陋的政吉餐馆(Masakichi)吃烤串,木讷的店主儿玉彦雅坚持只用昂贵的备长炭(由坚硬的乌冈木、青冈木和毛竹及日本传统的烧炭技艺烧制而成的高级炭),因为它的香味是有生命的。八只来自家乡新玺的鸡才能烤出一小串,大卫吃得热泪盈眶,想要抱抱这个陋室里大师。昏黄的店堂,两个来自不同世界的人,因美食惺惺相惜,不着一语,令人泪目。 苛刻的美国评论界对《不中看的美食》给出了这样的评价:“它看起来非常好吃,提升了整个美食和旅行节目的品味。”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