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44岁,潘粤明又火了,戏演得好,还是潜伏在娱乐圈的艺术家

2018-03-27 11:39: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

提起潘粤明,我首先想起了他的声音,那一直以来不急不缓的声线,低沉、柔和中隐约透着颓废与沧桑,他说话像在讲述一个与己无关的故事,又像是陈述一段记忆……

所以当他在北京跨年演唱会上唱出《安和桥》时,小编被他彻底吸引了。

让我再看你一遍 从南到北

像是被五环路蒙住的双眼

请你再讲一遍 关于那天

抱着盒子的姑娘 和擦汗的男人

我知道 那些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

代替梦想的 也只能是勉为其难……

去年,一部《白夜追凶》,在豆瓣上拿下9分高评。

剧中脸上有一道伤疤的男人,那一人分饰多角的炸裂演技,让人惊叹,潘粤明回来了

在祝福他事业迎来第二春的同时,小编也注意到,以前那个快意少年,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俨然变得更加沉熟稳重

不少粉丝翻看他的微博,愕然发现,几年不见,潘粤明居然画起了画

潘粤明画画,显然已经不是一两天,微博上,几乎每隔几天,就有他分享的画作。有时候是生活里所见种种。

有时候是调皮的卡通形象。

也有时只是随意抒发的一阵感慨,表达一种意境。

潘粤明的画作处处贴合生活,透出一种历尽千帆的通透,这个曾经“爱谁谁”的少年,如今逐渐沉下心开始创作。正如他的心灵,经历过起伏,逐渐平息。

潘粤明生长在北京胡同,从小就是地道的京味儿少年,天不怕地不怕,上房揭瓦,逃学打架的事儿没少干,13岁时,甚至给自己改了名字

然而即便顽皮如他,也有惧怕的东西,那就是父亲

据说有一次潘粤明谎称借书,却是去打电子游戏,玩得正起劲,“啪!”的一声,正吃饭的父亲,筷子就打在了潘粤明的脑袋上,从此,天不怕地不怕的潘粤明,最怕父亲的筷子。

潘粤明对父亲,说惧怕,不如敬畏合适,畏他动粗,也敬他才学。

父亲喜欢画画写字,这让潘粤明受到不少熏陶。在父亲的指导下,他3岁就练习毛笔字,也画的一手水墨。

13岁,潘粤明给自己改了现在的名字,其中的粤字,就是因为父亲是广东人。

潘粤明并不是生来就带有文艺的种子,一切源于父亲的无心插柳。

小学一次美术课,老师布置了作业,叫大家用泥巴捏一件东西,潘粤明整整捏了一个晚上,也没有弄出一个像样的东西,第二天他眼看就要交不出作业,急得大为跳脚。

这时父亲走过来,拿着泥巴摩挲,不一会儿,一只喜鹊凭空而出。潘粤明就大着胆子,将父亲捏的喜鹊交了上去。没想到老师一看,一时惊为天人,顿时对他刮目相看,从此断定他有艺术上的天赋,要对他重点培养。

而要强的潘粤明也没让老师失望,不仅文化课每次都在前五,还多次为学校赢得美术比赛的大奖,后来,更是得到了保送重点高中的名额,而那年,全校的保送生,只有3个人。

中学时代的潘粤明,除了爱画画,在北京少儿频道《七色光》担任主持,还是学校记者站的记者,在报纸上发表过不少文章。

年轻的潘粤明很拧巴。他逃课,早恋,最终的结果就是,高考文化课不达标,北影落榜,中戏落榜,为了女友,又拒绝了上戏和出国深造的机会。

他想做演员,但父母却叫他考公务员。他就不回家连蹭同学两个月的饭,最终犟过了父母。

94版《三国演义》中,饰演吴景帝孙休,算是他的荧幕首秀,不少人因此认识了这个奶油小生。

随后,虽然不是科班出生,但是因为天赋,得到了不少导演的垂青。

后来主演的《非常夏日》、《情不自禁》连续获奖,《京华烟云》、《红衣坊》、《白蛇传》接连在的央视播出更是让潘粤明的事业直达巅峰

 《蓝色爱情剧照》

《蓝色爱情剧照》

也正是在这时,他遇到了董洁,两人因拍摄《红衣坊》相识相恋,潘粤明的儒雅和董洁的纯洁形象,使两人一时被奉为演艺圈“金童玉女”

2008年,潘粤明董洁结婚了,事业上升,爱情美满,这时的潘粤明堪称春风得意,但是灾难开始接二连三袭来。

潘粤明初为人父不久,在福建拍摄电影《为你而来》,戏中有一段他载着女二,在山中驾车狂奔的情景,正是这导致潘粤明出了车祸,一度被下病危通知

病床上的日子,潘粤明坦言,是妻子和孩子的照片,才让他挺了过来。

但是好景不长,有人却在车祸原因上大做文章,一时之间流言四起。

之后便是妻子出轨,两人离婚的闹剧,几番撕扯,弄得潘粤明身心憔悴,正是在这个时候,他打算静下心来,好好审视自己的生活,审视自己。

一修整,就是好几年,几年间,潘粤明几乎从屏幕上销声匿迹,偶尔被拍到,也是爆肥憔悴的样子。

闲下来的时候,他想起来画画,想起已经许久未碰的书法

水墨在手下渐渐晕染,开散成一幅幅有趣的画卷。

他画天画地画自己

画喜乐

也画忧郁愤懑

他抄经写字,虽不信佛,但心在日日的挥毫落笔中逐渐平静。

有时候,他一画就是9个小时

有时候,凌晨还意犹未尽

连梦见什么好玩儿的,都要挣扎着醒过来记录,等隔天得空了就画下来,不然就要跟自己生一顿气。

他不仅自己画,还和粉丝积极活动,渐渐地粉丝都叫他潘老师,经常拿着自己的画作过来打卡。

潘粤明在提笔弄墨中逐渐掰清了困住他的种种,在追寻自我的同时默默蛰伏,等待着一个终结逆境的契机。

2017年,正赋闲在家的潘粤明,接到一个电话,五百说自己正在做,一个网剧《白夜追凶》,想请潘粤明来演,不仅要演,还要一人分饰两角。

潘粤明一听就来劲了,多年来,自己积压已久的情绪,终于能够得到宣泄,一人分饰哥哥和弟弟两个角色,正如演绎正反两面的自己。

潘粤明在剧中,不仅要演警察哥哥,被污蔑通缉的弟弟,还要演出假冒哥哥的弟弟,以及假冒弟弟的哥哥,相当于一人分饰四角,这意味着,他经常要对着空气,自己跟自己演戏。

 拍摄

拍摄

 成片

成片

为了演出四个角色的味道,潘粤明一个人每天要拍,16到18个小时找感觉,每天困得倒头就睡,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摸剧本。

每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四种状态下的细微区别都一 一推敲。

这是种细微之处的较真,让该剧还未完结,豆瓣评分就冲上了9,观众都被他分裂式的演技折服,纷纷说:“我怀疑潘粤明有个弟弟叫潘粤暗!”

从青涩叛逆的京味儿少年,到一路乘风的奶油小生,再到遭遇变故,到绝地反弹,44岁的潘粤明,人生大起大落,如今整装归来,还是那不急不缓的嗓音,但历尽千帆多了一些沧桑和蜕变之后的成熟。

鲁豫曾经在节目中问他,你还相信爱情吗?

潘粤明想都没想,就说相信!为什么不相信?

虽然过去很难,他走得很慢,但是有生之年,所幸终于获得了成长,一句不假思索的相信,是成熟之后,未曾磨灭的初心。

没有人能够阻止动荡,一如没有人能阻止你蜕变,在你人生跌入低谷的时候,不妨静下心来,抽丝剥茧,等到哭过叹过,一切也都是过眼云烟。

(来源:寻匠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