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受时代青睐,得观众喜爱,新力量已成中国导演中流砥柱

2018-03-30 10:1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文|赵 丽

这几年,简直可以说是新导演的天下。《战狼2》、《唐人街探案2》、《羞羞的铁拳》、《前任攻略3》、《心迷宫》(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导演奖)、《路边野餐》(第52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奖)、《八月》(第53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奖)等影片,要么在奖项上,要么在票房上,都是最耀眼的存在。

近年来中国电影产业规模急剧扩张,从产业的角度来看,年轻的中国电影人的确赶上了黄金时代,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先例。与此同时,电影行业也涌现了一大批新导演,比如,徐峥、吴京、赵薇、薛晓路、陈正道、非行、郭敬明、邓超、大鹏、陈思诚、李芳芳、郭帆、韩延、田羽生、田晓鹏、乌尔善......

另一方面,随着数字电影的普及,DV技术的全面成熟,人们可以通过拍电影来学电影,不需要学很久再拍电影,从这个角度来看,门槛确实低了。

但起势好,只是开头。对于新导演来说,一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光明,依旧步履维艰,他们要面对市场的残酷竞争。

因此,为了给这些新导演更好的发展环境,电影主管部门也先后推出了中国青年导演扶持计划、中美电影合作培养人才计划等一系列措施,不少电影机构、电影公司也拿出资金、资源供青年导演发挥,为人才的孵化“保驾护航”。

对此,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表示,电影行业应进一步拓宽渠道为青年导演的成长提供更加广阔的平台和空间,同时也应该引导他们的创作,充分发挥他们的活力与想象力,让新导演的作品具备正确的价值观表达和更加专业的水准,为国产电影的类型创新、观众群体的拓展做出积极的贡献。

趋势

新导演已成产业中流砥柱

2012年贺岁档,“演而优则导”的徐峥,一部《人再囧途之泰囧》拿下12亿多的票房,以黑马之姿拿下当年的票房冠军,并成为产业化以来的现象级个案。

2013年,同样曾是演员的赵薇,凭借处女作《致青春》拿下7.19亿的票房,也带热了青春题材影片。

这一年,作家郭敬明推出了两部《小时代》,累计票房7.8亿;薛晓路的《北京遇上西雅图》紧抓时代热点,实现票房5.19亿;陈正道的《101次求婚》票房达两亿元;

非行的《全民目击》尝试了国产电影很少触及的律政题材,票房也达1.81亿;还有金依萌的《一夜惊喜》、黄真真的《被偷走的那五年》、周杰伦的《天台爱情》、李蔚然的《我想和你好好的》、滕华涛的《等风来》......

彼时,互联网思维、大数据、IP等开始进入电影界,这些新事物与正在崛起的新导演实现了良好的结合。新导演也从2013年开始,以“群体”的姿态站在了电影产业的舞台。

2014年6月,11位新生代导演携新作品集体亮相“2014中国电影新力量推介盛典”:

韩寒的《后会无期》、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邓超的《分手大师》、陈思诚的《北京爱情故事》、李芳芳的《无问西东》、肖央的《老男孩之猛龙过江》、郭帆的《同桌的你》、陈正道的《催眠大师》、田羽生的《前任攻略》、路阳的《绣春刀》......中国电影新力量的概念正式确立。

单从数字来看,2014年,邓超、韩寒的作品票房均超过6亿元,郭敬明的《小时代3》也收获5.21亿,郭帆、陈思诚的作品票房在4亿元以上,陈正道、肖央的影片以及黄真真的《闺蜜》、邹佡的《一生一世》票房超过两亿;周显扬的《黄飞鸿之英雄有梦》、田羽生的《前任攻略》、刁亦男的《白日焰火》票房均超过1亿元。

尤其是在2014年暑期档,邓超的《分手大师》等几部新导演作品集体“围剿”《变形金刚4》,使得国产电影与好莱坞超大体量作品的竞争中票房与口碑均不落下风,也让业界看到了导演“新力量”的实力与号召力。

饶曙光表示,中国电影产业在近几年发展到了一个关键性节点,新导演的群体崛起,为中国电影注入了新的活力,一些新导演更是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逐渐成长为中国电影的中坚力量。

2015年,田晓鹏、乌尔善、韩延、俞白眉、吴京、徐峥、陈思诚、宁浩、大鹏、闫非、彭大魔、苏有朋、何炅、陈正道等新导演都有新作推出。

其中,乌尔善的《寻龙诀》笑傲贺岁档,徐峥的《港囧》,闫非、彭大魔的《夏洛特烦恼》联手称霸国庆档,大鹏《煎饼侠》、田晓鹏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则在暑期档引发了观影热潮。上述影片均进入了年度票房榜单的前十位,票房也基本都超越了10亿元大关。

饶曙光强调,对新导演的观察与评价,不能只停留在票房层面,还要看影片的品质、内涵,以及他们未来的发展空间。

从这个角度看,田晓鹏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不仅是国产动画电影近两年少有的佳作,更是引发了观众的“自来水”现象,通过口碑发酵造就了票房奇迹;而《寻龙诀》则在中国电影IP开发以及工业化等层面做出了积极的探索。

2015年上映的新导演作品还包括邓超的《恶棍天使》(6.48亿)、吴京的《战狼》(5.45亿)、韩延的《滚蛋吧!肿瘤君》(5.11亿)、郭敬明的《小时代4》(4.85亿)、苏有朋的《左耳》(4.85亿)、何炅的《栀子花开》(3.79亿)、陈正道的《重返20岁》(3.65亿)、易小星的《万万没想到》(3.22亿)

徐静蕾的《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2.8亿)、田羽生的《前任攻略2》(2.51亿)、彭三源的《失孤》(2.15亿)、丁晟的《解救吾先生》(1.95亿)、王岳伦的《爸爸的假期》(1.15亿)、孙周的《不可思异》(1.06亿)等等。

首都华融电影院经理于超从市场的角度分析称,现在每年登陆院线的作品越来越多,但保质又能保量的“高产导演”凤毛麟角,因此给新导演留下了发挥的空间,这也是市场容量扩大之后的必然现象。

正如于超所说,从2012年到2015年,中国电影影院数量从3680家增长至6800家,银幕数也从1.3万块增长至3.1万块。于超表示,电影市场的扩容,为新导演搭建了表演的舞台。

现象

2017 年新导演集体爆发

14位80后导演跻身“亿元导演俱乐部”

2016年,中国电影进入到理性发展期,在春节档之后票房增速放缓。这一年,除了年初狂揽33亿多元票房的《美人鱼》,明星“大咖”、火爆IP纷纷失效。

相对于大片的失势,当年的电影大银幕还是让人看到了曙光:新导演们仍在继续发力。

薛晓路的续集作品《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斩获7.85亿票房,丁晟的《铁道飞虎》票房也达7亿,香港青年导演梁乐民、陆剑青的《寒战2》在暑期档拿下票房6.76亿,宋晓飞、董旭的《情圣》票房也达6.57亿,梁旋、张春的《大鱼海棠》,实现票房5.64亿。

在文艺片方面,新导演也有尝试。无论是年中上映的《路边野餐》《长江图》《黑处有什么》,还是年末的《塔洛》《生门》……尽管他们亮相的时间很短暂,票房收入不容乐观,但仍然靠自己的品质获得了在汪洋大海中露面的机会,告诉大家“我来过”。

在这些视听语言并不算成熟的作品中,人们看到了久违的真诚以及对电影艺术的尊重,也让观众记住了那些认真创作的电影人,这些新导演往往不以商业目的为最终诉求,以反传统、反“套路”的形式进行表达,对人性及现实加以批判性思考,具有鲜明的作者风格。

此外,张嘉佳的《摆渡人》,郭敬明的《爵迹》,杨庆的《火锅英雄》,周拓如的《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赵天宇的《微微一笑很倾城》,文章的《陆垚知马俐》,周申、刘露的《驴得水》,张末的《28岁未成年》,曾国祥的《七月与安生》等都在2016年面世。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这一年,新导演的作品集体爆发。吴京的《战狼2》不仅收获56.83亿票房,更是将爱国主义、英雄主义与战争动作类型电影相结合;

宋阳、张吃鱼的《羞羞的铁拳》在国庆档后来居上,以22.13亿摘下该档期冠军,进一步证明了“开心麻花”这一喜剧品牌的影响力;田羽生的《前任攻略3》于2017年底上映,在起初排片不高,且中外大片夹击的状态下逆势而上,累计票房达19.41亿。

加上春节档韩寒的《乘风破浪》、王宝强的《大闹天竺》等,新导演在2017年国产票房榜前十位中占据6席。

这一年当中,大鹏推出了自己的第二部导演作品《缝纫机乐队》、苏有朋的第二部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与观众见面,肖洋、路阳、卢恒宇、李姝洁等纷纷推出了自己的第二部商业电影,赵小丁、李晨、吴君如、卢正雨、蔡康永、黄磊、黎明等导演的处女作也在这一年上映。

此外,2017年上映的新导演作品还包括张立嘉的《机器之血》、陈正道的《记忆大师》、冯德伦的《侠盗联盟》、徐纪周的《心理罪之城市之光》、韩杰的《解忧杂货店》、许宏宇的《喜欢·你》、郭柯的《二十二》、杨磊的《鲛珠传》、郭大雷的《东北往事之破马张飞》、赵汉唐的《七十七天》、徐静蕾的《绑架者》、不思凡的《大护法》等等。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有14位80后导演跻身“亿元导演俱乐部”。虽然“80后”导演的整体数量并不算多,但执导的12部国产影片的票房不可小觑,这些作品产出票房77.18亿,占全年票房的26.4%。

思考

市场环境和资本涌入造就新导演“入场”

张艺谋此前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说了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在中国有个奇怪现象,成为导演的门槛并不高,什么人都可以当导演,中国是新导演的天堂。”

此话不假,和第五代、第六代导演学院派出身背景不同,近年来涌现出的新导演无论是成长环境、学术背景,还是从事职业都大相径庭。

例如,《中邪》的导演马凯自称“连大学都没上过”,拍电影前在横店做了两年群众演员,没有受过太多专业训练;《黑处有什么》的导演王一淳是法语专业出身,此前做过记者。

当然,毋庸置疑的是,新导演中占据大半比例以及话语权的,还是明星。

比如有演员出身的吴京、徐峥、陈思诚、李晨、邓超、王宝强、赵薇、大鹏、徐静蕾、吴君如、苏有朋、陈建斌、张歆艺、黄磊、文章、伊能静。

也有编剧、作家跨界而来的张嘉佳、卢正雨、郭敬明、韩寒、九把刀、落落,此外还有主持人、歌手转型而来的刘仪伟、蔡康永、何炅、王啸坤、卢庚戌、肖央、刘若英等。

可以预见的是,明星身上自带的“流量”,或许能让影片更易获得关注。而明星跨界导演的人脉以及资源整合的能力也是“草根”导演难以企及的。

饶曙光表示,跨界导演有跨界的资源和跨界的思维,他们为中国电影带来了新鲜的力量。他也直言,导演是需要很强专业性的职业,新导演也需要提升专业能力。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索亚斌表示,新导演的崛起的确是引人关注的产业现象,这与产业的扩容有关。他提到,目前新导演的“入场”更多是市场环境和资本涌入造就的,是带有“补课”性质的崛起。

优势

年轻导演更懂年轻观众

根据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的统计,近两年中国电影观众平均年龄不足22岁,业界一直有观点认为,年轻导演做主创,能摸准年轻人的心理,更容易抓住主流观众群。

曾担任《泰囧》、《煎饼侠》、《唐人街探案》系列制片人的陈祉希与新导演有着密切的合作,在她看来,前辈导演在电影里更多表达自己的东西,而年轻导演更知道观众想看什么,懂得用观众爱看的方式去讲故事。

又如导演郭帆在做《同桌的你》剧本时,选取当下100多个真实的校园故事,再从中选择合适的故事编进剧本里,让观众通过电影看到自己的大学生活。

已经“入场”的新导演的确展现出一些可喜的特点。索亚斌举例说,冯小刚的爱情喜剧成就了贺岁档,但90后、甚至00后观众成为主流时,“冯氏喜剧”有些不灵了,反而是《前任3》成了“爆款”。

索亚斌说,随着观影主力更加年轻化,观众的情感趣味点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如果前辈导演“照方抓药”,希望通过特效、明星等吸引观众,但不能在审美趣味上和观众形成有效对接,那么作品很难在市场上取得成功。

于超认为,新导演更了解主流观众的需求。即便是《无问西东》这样具有年代感、历史感的题材,李芳芳通过新的思路和新颖的创作手法,为此类电影带来了新的感觉,这就是所谓的类型突破和创作革新。

但是,仅有能够拍商业电影的新力量还远远不够。饶曙光认为,中国电影要想做到可持续发展,创新是必须的。青年导演充满活力和想象力,对中国电影的类型拓展以及观众群体的进一步开拓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比如说,《无问西东》这一类型作品的卖座,不仅体现出新导演的功底与创新能力,也反映了电影从业者、电影观众都在逐渐成熟。于超表示,近两年全行业对于新导演的扶持力度不断加大,且不仅仅是资金投入,而是全方位、多样化的培养。

建议

与其迎合市场,不如专注于故事的表达

的确,电影产业在这个时代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和影响力,远不是写书和出唱片能实现的。索亚斌坦言,不管是歌手、作家还是演员,之前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新导演应当将中国电影的视听水准和艺术水准提升一个档次,这是导演“更新换代”最大的意义所在。

索亚斌认为,这些跨界导演有着一些资源优势,但如果和克里斯托弗·诺兰等导演30岁就建立了自己在商业电影领域地位相比,目前国内的“新导演”的确还有很多的发展空间。

去年年底,索亚斌受邀参加中国鸳鸯蝴蝶派电影《风雨之夜》的观片会,该片为著名作家朱瘦菊在1925年拍摄的一部影片。索亚斌认为,作为近100年前的“跨界导演”,朱瘦菊的这部作品在电影影像上非常先进。

“电影的技术门槛并不高,关键是要想清楚自己的导演之路是怎样的”,索亚斌说,“如今电影市场成熟度越来越高,很多新导演的成功既因自身努力,也源于时代的造就,但当自我表达和观众需求有错位时,并不需要一味迎合观众,与其费尽心思算计、迎合,倒不如专注于故事的表达。

业界应该给予新导演时间与空间,让他们试,这既可以检测他们的才华,也检测了市场的成熟度。”

于超表示,大多数跨界导演都喜欢自己创作剧本,加上一些本就是作家出身的导演,他们对于原著作品的理解更加深刻。或许这些导演作品并没有采用传统电影的讲述方式,但他们对于故事、人物的把握更加符合原著。

曾有媒体报道徐峥的创作过程,徐峥总是自己先了解大纲,直到能把整个故事讲出来,等讲完回来跟编剧再修改,在做大纲的过程中,他还会和编剧组探讨情节和桥段的可实施性,大纲随之越发丰富。

而陈思诚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自己对剧本的要求非常严格,因此他坚持采用自编自导的方式进行创作。

于超表示,电影的表达方式与文字不尽相同,这些导演应当充分体会电影的优势所在,和自己的剧本、文学IP相互结合。

发展

业界呼吁加大力度扶持青年导演

大导演应承担起更多“传帮带”的责任

近年来,不管是电影主管部门主导的中国电影新力量品牌塑造、中国青年导演扶持计划暨青葱计划、中美电影合作培养人才计划;

还是国内各大电影节的创投环节、中国电影基金会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阿里影业的A计划、爱奇艺的“17计划”、黄渤的“HB+U”新导演助力计划、贾樟柯的添翼计划、姜文的“监制大计划”等等,都为新导演的成长提供了良好的产业环境。

在刚刚结束的2018“两会”上,冯小刚委员提出,导演这份职业需要实践,光靠高校培养是不够的,需要传帮带。他呼吁各界都能继续加大力度扶持青年导演。

贾樟柯代表也提出,业界不能把“抉择权”完全交给“市场杠杆”,已经获得足够认可和市场份额的大牌导演们,理应承担起更多“传帮带”的责任,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和丰富经验去帮助年轻导演中的可塑之才。而各大电影厂商出于可持续发展的考虑,也必须多给青年导演一些机会和扶持。

当然,更重要的是青年导演要有一颗耐得住寂寞的心,多多沉淀和积累,才有可能在机会来临时牢牢把握住。

索亚斌提到,近年来,一些投资开始向新导演倾斜,尤其是向中低成本商业片倾斜,这是可喜的现象。近两年,如毕赣、李睿珺、徐浩峰等极富才华的非跨界导演,拍摄了一批非传统商业片,在斩获国内外诸多奖项的同时,也得到了内观众的认可。

饶曙光特别提到了忻钰坤、德格娜、张大磊三位内蒙古导演,他们的作品《心迷宫》、《告别》、《八月》都体现了新一代电影人的才华,业界应当为他们提供各个层面的支持,让他们有更好的发展。

未来

2018后三季度展望,新导演好戏不断

进入2018年,新导演的势头依然不减。陈思诚的《唐人街探案2》票房接近34亿,李芳芳的《无问西东》票房口碑齐飞,吴有音的《南极之恋》、郭德纲的《祖宗十九代》、黄真真的《闺蜜2》、丁晟的《英雄本色2018》、张歆艺的《泡芙小姐》等也获得了市场的认可。

未来两周,刘仪伟执导的喜剧电影《我说的都是真的》、马凯的悬疑片《中邪》以及忻钰坤的《暴烈无声》等新导演作品就将与观众见面。4月28日,刘若英的导演处女作《后来的我们》、张家辉执导的《低压槽》以及任鹏远的《幕后玩家》也将与观众见面。

黄渤导演的处女作已定档暑期,从1月的沉浸式体验会到春节档贴片5部大片,都可见黄渤对于这部作品的用心程度,黄渤、舒淇、王宝强、张艺兴等组成的主演阵容也备受期待。

闫非、彭大魔的《西虹市首富》同样定档暑期,将于7月27日与观众见面。这部电影延续了开心麻花的特点,讲述了沈腾饰演的王多鱼意外获得十亿资金,却必需在一个月内花光的搞笑故事。郭敬明的《爵迹2》、奚超的动画《昨日青空》、小沈阳的《猛虫过江》也将于暑期上映,包贝尔的《胖子行动队》则定档国庆。

郭帆的《流浪地球》有望于年内上映,影片改编自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为了展现原著中的宏大世界,300多人的概设团队和美术团队用15个月的设计、绘制、规划,呈现出2000张概念图和5000多张分镜。

韩延的《动物世界》改编自日本漫画《赌博默示录》,由李易峰、迈克尔·道格拉斯、周冬雨联袂出演,集合了悬疑、动作、喜剧、爱情等多重元素。

近两年,改编自日本IP的作品包括《嫌疑人X 的献身》《妖猫传》《追捕》《麻烦家族》《解忧杂货店》《夏天19岁的肖像》等,形成一个改编小高潮。

饶曙光表示,在改编时一定要对故事本身进行很好的本土化处理,“这也是国际电影创作上通用的办法,只有讲好本土化的故事,才能让观众产生共鸣。”

《八月》导演张大磊的新作《蓝色列车》已于2月在俄罗斯开拍,计划年内上映;郝杰在拍完家乡三部曲后,新作《中国女留学生》已经在筹备当中;《全民目击》导演非行的新片《鬼吹灯》三部曲由光线影业投资,前两部《龙岭迷窟》和《云南虫谷》已经拍摄完毕,将于年内上映,第三部《昆仑神宫》将于2019年上映。

香港导演翁子光的《风再起时》聚集了梁朝伟、郭富城等主演,上映时间尚未敲定。坏猴子影业投资、文牧野执导的《中国药神》,李睿珺的《路过未来》,张猛的《枪炮腰花》、《阳台上》,娄烨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兰心大剧院》等作品也将择期上映。

田晓鹏继《大圣归来》之后便开始筹备新片《大圣闹天宫》,该片已于2016年6月立项,另一部科幻悬疑动画《深海》也在筹备中。

此外,宋小宝、梁家辉、吴克群、何润东、光良、梁家辉、秦海璐等明星也都在筹拍自己的“导演处女作”。专家表示,当下的市场已经证明,好莱坞特效大片已不再是万能灵药,期待新导演们在新时代致力讲好中国故事,中国电影前景依然广阔。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