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张国荣:我们不是只有这一天,才思念你

2018-04-01 14:31: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今天是张国荣去世15周年的纪念日,唐鹤德追忆哥哥在网上发文:“知心惟有月”,表达自己对张国荣的思念之情。据台媒报道唐鹤德至今仍住在与张国荣两人的爱巢中,守护着“哥哥”的骨灰。

昨日在中环有一个献花活动,不少歌迷从各自的地方赶来参加活动。网友们也纷纷留言:“愿先生一切安好,我们都在”、“这么多年过去,他一如当年少年,而我们都在成长”、“唐先生保重,照顾好自己”。

15年了,你过得好吗?

音乐

1956年,在香港出生的张国荣排行家中老十。人丁兴旺的大家庭,却未能带走他与生俱来的孤独感。父亲生意繁忙、“钟意情爱”,母子关系生疏、冷漠相对,兄长年纪差距大、互不关照,这样的环境造就了他超出年龄的成熟和冷静。

心理学家说:“一个人毕其一生的努力,就是在整合他自童年时代起就已形成的性格。”

即便张国荣未因此而怨世,却也没最终能逃过这层阴影。

后来人们才知道,原来那种清冷孤傲的气质,儿时便已养成。

香港有句话,叫“张国荣也要十年才有今天”。

意思是,哪怕张国荣在这样的世界巨星,也要熬十年才出头。

的确,初入演艺圈的他并不顺利。

1977年,张国荣以他对《American Pie》的深情演绎,在丽的电视亚洲歌唱大赛中获得亚军,踏上了娱乐圈的土地。

初入歌坛的他在唱片中的表现被大众所唾弃,第一张专辑被音像店以一元一盘的价格甩卖。后来参加演出,观众在台下齐刷刷地喊着:“张国荣回家”,令他难堪不已。

还有一次,张国荣在台上激情澎湃地演出,将随身配饰的帽子扔向观众,希望能为接到的人带来好运,结果帽子很快又被观众扔到了台上,引得现场一阵哄笑。

久不得志的阴郁使他数次想过放弃,可”默默向上游“的坚持终使他获得光芒万丈。

1983年张国荣以歌曲《风继续吹》成名,他唱道“过去有多少快乐回忆,何妨与你一起去追”。每逢演唱会,他总是不会漏掉这首备受欢迎的歌。

张国荣在歌坛有诸多光环,美国CNN全球五大指标音乐人、香港乐坛最高荣誉金针奖、IFPI唱片销量大奖、最受欢迎金曲奖······如果要列举张国荣的全部音乐荣誉,需要很长的篇幅,然而张国荣并是沉溺于对奖项的追求。他获得的诸多奖项,谨说明他的惊人才华和人们对他的高度认可。

电影

1989年,33岁的张国荣在红磡举办了33场演唱会,在他作为歌手如日中天的时候,他选择用这种方式告别歌坛。在加拿大暂居过一段时间后,他的事业重心正式转向电影。

1982 ,谭家明执导的《烈火青春》中,26岁的张国荣饰演男二号Louis。当时,张国荣的演技还在磨练期,表演虽然青涩但依旧迷人,张国荣因此获得第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提名。

《烈火青春》

《烈火青春》

1986,张国荣相继在吴宇森导演的代表作《英雄本色》1,2中出演。虽然和周润发、狄龙、李子雄相比,哥哥的戏份不算吃重,但角色却十分关键。他扮演的宋子杰身为警校优秀毕业生,但一直以来仰慕的哥哥却是大毒枭,张国荣把宋子杰一系列心理的转变表现的非常动人。《英雄本色》系列不仅在香港,乃至亚洲都颇有影响力,张国荣的表演才华也开始逐渐显露。

《英雄本色》

《英雄本色》

《倩女幽魂》中的宁采臣是张国荣第一个标志性的角色,他和王祖贤扮演的宁采臣和小倩也成为了公认的难以逾越的经典。

1988年,《胭脂扣》是张国荣与关锦鹏合作的唯一一部电影。虽然这部作品以梅艳芳扮演的如花为核心,但张国荣饰演的懦弱深情的十二少却没有被剥夺光彩。张国荣借此片第三次获得金像奖影帝提名。

1991 《阿飞正传》,张国荣开始了和王家卫合作的合作,几次陪跑后终于凭借旭仔一角获得第10届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奖。“我是一只没有脚的鸟,一生只能落地一次,那就是死的时候。”除了这句台词,他在片中对镜独舞的片段也成为永恒的经典。

1993年,张国荣遇到了他最重要的角色,贡献了最惊艳的演出。陈凯歌执导的《霸王别姬》中,张国荣扮演了“不疯魔不成活”的青衣程蝶衣,程蝶衣和张国荣似乎通过这部戏变成了一体两面,都进入了人戏不分的状态。张国容把程蝶衣的戚艳哀绝演绎的淋漓尽致。这部作品也令张国荣蜚声国际。

1997 《春光乍泄》中,张国荣和梁朝伟扮演了一对同性情侣。何宝荣是一个情绪化、没有安全感,并不讨喜的角色,但张国荣把他演绎的令人心疼。“不如我们从头来过。”这一句什么时候想起都百感交集。

2002 《异度空间》,是他第一次挑战恐怖片,也是他最后一部电影。这部讲述精神分裂患者的恐怖片因为哥哥最后的选择而增添了神秘。最终,和片中角色不一样的是,他走上天台没有回头。

爱情

在那个封建单一的年代,哥哥丝毫未避讳过他对爱情的坚持。

他和唐鹤德相识于年少轻狂。唐先生温文儒雅,脾气很好,哥哥性情中人,苛求完美,他们是彼此合适互补的恋人。。

与哥哥的恋情公布,唐先生因舆论困扰辞去了银行的工作,他可以在哥哥封麦时与他远游国外,远离纷嚣;也可以在哥哥想重拾梦想时背起行囊,伴其左右。

看到狗仔跟拍,唐先生回头犹豫,而哥哥则牵起他的手,便大步往前走,利落的背影,一副潇洒得不行的模样。

哥哥去世后,曾有媒体恶意揣测唐先生“另寻新欢”,新闻出来的第二天,唐先生在ins发了这张照片,配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哥哥离开得突然,离开前的最后一通电话,没有打给唐先生,而是打给了经纪人。

也是因此,离世那天港媒疯了一样争先恐后访问唐先生,是否和张国荣的感情出现了问题。

唐先生一贯儒雅,耐心向记者解释说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没有出现问题。

有记者问他,你此刻是不是特别爱张国荣?

他反问记者:“你为什么说此刻?我一直深爱他。”

哥哥去世多年,唐先生未结新欢。直到现在仍会在生活中带出关于哥哥的一点一滴,以纪念与哥哥深厚的感情。

“你的一生供我半程,我用半程守护你一生。”

也许,唐先生的后半生,也是为了等待着,与哥哥重逢的那天。

很多年过去了,斯人离去,再无故人归来。

我们不是只有这一天,才思念你。

(来源:亚太日报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