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250次奥斯卡提名,300多部剧本被拍成电影,他是如何做到的?

2018-04-08 09:23: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文丨刘江平

如何才能从浩瀚的剧本中找出佳作?如何让自己的剧本呈现在制片人面前?一直以来,国内影视行业都面临着这个矛盾:制片人亟需好剧本,新编剧们手捧作品却难以入场。

影视行业时间成本、信任成本高企,使得制片人、导演、艺人更愿意与“熟人”合作,这导致影视编剧圈越来越封闭。在影视工业体系相对成熟的好莱坞,早在多年前,就有过许多针对资源匹配问题的探索。

2012年,在环球影视等公司做项目开发主管的富兰克林·莱纳德(Franklin Leonard),为解决找剧本效率低下的难题,正式创建了一个名为“剧本黑名单”的网站,通过资源共享和专业评估,有效解决了伯乐与千里马资源匹配的问题。

如今, “剧本黑名单”风靡好莱坞,成为好莱坞卖座电影的风向标,并促成了众多经典之作的诞生。黑名单也曾吸引过国内媒体的关注。近日,编剧帮专访了其创始人富兰克林·莱纳德,详细了解了“剧本黑名单”的发展历程、评估模式以及行业生态。

专访“剧本黑名单”创始人富兰克林·莱纳德

 《爆裂鼓手》出自剧本黑名单

《爆裂鼓手》出自剧本黑名单

困境:好剧本难寻 制片人难找

多年前,好莱坞电影工业体系发展已相当成熟,但仍然有大量的优秀剧本被埋没。美国编剧协会估计,在美国每年大约诞生50000个剧本,阅读、挑选它们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

此外,新编剧们提交的作品,制片公司与投资方无法鉴定写作素材的原创性,担心因抄袭引来官司。所以,在互联网介入之前,最理性的做法就是只读那些“熟人给你的东西”。

2005年,在好莱坞做项目开发的富兰克林和同行们深受的困扰,好的剧本难以被找到,而项目开发人不仅要大量阅读,还要重复阅读,这样的工作耗费掉了这群人的大量精力,却收效甚微。这让富兰克林·莱纳德意识到,只能从源头上掌控要看的剧本,提前预判什么是好的。

破局:一份“黑名单”风靡好莱坞

2005年圣诞节前夕,莱纳德给自己的80名同行发出了电子邮件,请他们列举当年看过最好的剧本,他再从这些同行的推荐中,选择出质量好的、尚未制作的剧本,整理为PDF文档,他将其命名“黑名单”。几天之后,这份名单传遍了整个好莱坞,成为业内人士最时髦的圣诞节读物。

就在这第一份“黑名单”中,出现了《女王》《金刚狼》《十二宫杀手》《致命魔术》等后来的电影佳作。而第二年的“黑名单”上,就出现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这个作品被大众电影公司选中,并最终由李安导演拍摄成一部经典之作。

富兰克林也很快意识到了“黑名单”的巨大价值。此后,他每年12月都会做这个行业调查。登上“黑名单”的剧本得到好莱坞影视行业的关注、开发、推介,久而久之,剧本能进入“黑名单”,就意味着已经在好莱坞制片公司登堂入室。

“黑名单”这个另类的命名,暗藏着富兰克林内心的坚守与渴望。一方面是对20世纪40、50年代,美国政治历史时期“好莱坞黑名单”的反讽;另一方面,是作为非裔美国人的富兰克林希望改变黑色的诱导性意义,“在某个领域找到方法,来颠覆人们对黑色既定的偏见”。

女王 (2006)、朱诺(2007)、充气娃娃之恋(2007)、查理·威尔逊的战争 (2007)、遗失在火中的记忆 (2007)

升级:优秀剧本有可能横空出世

富兰克林收集整理的“黑名单”渐渐发展成一个品牌,参与评选的人也越来越多。到了2010年前后,参与评选的业内人士达到了500人规模,足以代表整个好莱坞的审美品位了。但当时,富兰克林意识到手工统计有些过时了,应该做点更强大的、技术驱动型的东西。

2012年10月,他建立了“剧本黑名单”网站(blcklst.com),这是一个“互联网+剧本”的新尝试。富兰克林说:“这是一个公平公正的平台,借助海量原创剧本和专业评审,来解决资源匹配、项目评估的问题,它增加了优质剧本横空出世的可能性。”目前,网站上已有超过11500部电影和电视剧本,成为了很多业内人士必用的工具。

在这个网站上,编剧们需要缴纳少量的会员费和评估费,当他们把剧本上传到网站上,很快就能得到一位在行业至少工作过一年的专业人士的剧本反馈和评分。

“剧本黑名单”拥有专业评审人员约3500名,所有人都必须富兰克林亲自认证。这些评审,包括制片公司总裁,获得奥斯卡奖的专业制片人,著名导演、演员以及各类专业人员,最普通的也是主流影视公司的开发人员。

“我们评估一个人是否值得拥有评审资格,是他们是否有能力使剧本被拍摄出来,或者让编剧在职业上有所进步。”富兰克林表示, “如果你是个很有眼光的编审,那么你就可以像一个大公司一样有话语权,告诉人们:嘿,这里有一个很好的剧本,你们应该重视它。”

评审人员会给剧本一个详细的反馈,告诉你剧本最大的优势、缺陷以及商业前景分析,最后还会打个分数,满分是十分。

假如一个剧本得到非常高的分数,8分、9分甚至10分,且高分占到所有评估人次的百分之三,那么剧本就会得到两个月的免费展示。富兰克林非常自信地保证,如果你的剧本得到8分或者9分,那些声名在外的、合作过一线著名编剧的高层们会下载你的剧本,或者直接打给你说:我想跟你合作。

借助于“黑名单”的积累,也得益于行业的需求,富兰克林觉得这个网站的成立水到渠成:“真正着手做它的时候,事情变得很简单,我们也快速地从中得到了推动力。”

2012年10月15日,“剧本黑名单”网站正式上线运行,一个半月之后,就迎来了第一份编剧和大公司的签约合同。

成绩:奥斯卡最佳剧本半数出自“黑名单”

富兰克林介绍,“剧本黑名单”成立两年多的时候,就有十几部电影诞生,每一部都在主流电影节上首映过,其中一部影片《夜莺》获得了一项金球奖提名和两项艾米奖提名。

“剧本黑名单”创立至今,见证了数百名编剧与大公司签约,共有325部剧本被拍成电影,全球票房累计超过260亿美元。

更重要的是,这300多部根据“黑名单”剧本拍摄的电影,拿了250个奥斯卡提名,得到了50个奥斯卡奖。在最近的9届奥斯卡最佳影片中,黑名单的剧本拿到了4个,而在最近的20个奥斯卡剧本奖项里,“黑名单”剧本占到了半数。我们耳熟能详的《爆裂鼓手》《在云端》《大侦探福尔摩斯》《社交网络》《饥饿游戏》《环形使者》《明日边缘》等经典之作都出自“剧本黑名单”。

这样的成绩,可谓是彪炳史册。如今,“剧本黑名单”作为剧本评估展示平台,被好莱坞专业电影人广泛使用,这也给中国影视产业以启示,我们是否也可以创造出更合理的评估机制,让新生力量有更多崛起的机会,让蒙尘的明珠多一点闪耀寰宇的可能?

同场加映

1、谈经纪

编剧经纪人掌握行业话语权

谈到中美编剧的现状,富兰克林特意提到了好莱坞的编剧经纪人制度。目前,在好莱坞大约有250~300名非常有话语权的编剧经纪人,数量大约是演员经纪人的一半。

新编剧们如果没有经纪人为自己代理,制片公司与投资方会担心其作品的原创性,不太愿意与他们合作。优秀的一流编剧们也同样面临压力,他们的努力得不到公平的回报,在工作酬劳和行业对待准则方面经常无法得到保障。这些问题,现在会有掌握话语权的编剧经纪人去打理。

针对“编剧被欠钱”这一世界性难题,富兰克林表示编剧经纪人也会发挥作用。“编剧酬劳的发放都是非常弹性的,经纪人会帮编剧拿到公平的回报,在整个制作过程中为编剧争取应得的报酬,假如说想要提前拿到全额,经纪人也会帮助编剧去沟通。”

在国内,编剧经纪业务也已经起步,目前有编剧帮、云莱坞、如戏等平台正在进行编剧经纪业务的开发工作。

2、谈中国

北京上海是诞生故事的地方

中国的电影市场越来越受好莱坞的青睐,富兰克林说:“中国是个很迷人的国家,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经济蓬勃发展、中产阶级快速崛起的国家,能对电影有如此大的兴趣是非常了不起的。我也确信中国电影票房的增长速度会远远超过美国,从纯粹的商业角度来看是很惊人的。”

从创造力和美学的角度来看,富兰克林认为中国大地藏满故事。“我是在美国南部的佐治亚州农村长大的,我不喜欢生活在那里,总是想着要离开,去那些能够诞生故事的地方去,在中国,我最想去的两个城市是北京和上海。中国的电影行业持续在发展,好的故事没有国界,我很乐意当一名使者。”

对于中国电影人,富兰克林说自己是王家卫的铁粉,“《花样年华》永远是我的最爱之一,另外我也喜欢张艺谋的《十面埋伏》,这两位大概是我最爱的中国导演。当然还有李安,他是在世的最有才华、最全能的导演之一。”

3、谈合作

电影关注人性可以跨越国界

中美电影合作,如何才能跨越文化障碍?富兰克林认为,伟大的艺术在最基本层面都是关于人的。世界上所有人哭的方式和笑的方式都是一样的,情感反应也是一样的,这就是人类的共性。我们的生命都是有限的,所以我们都在争取与所爱的人度过余生,学着保护我们的孩子、照顾我们的长辈。当我们所爱之人离世的时候,如何表达悲伤?对我来说,电影或者故事真正魅力就在于此。

“每个地方都有积淀下来的人生智慧,我们从世界各地学习这些问题的答案。讲故事的人要触及到问题的核心。比如通过悼念某人离世的真实生活经历,可以传达出人性的坚韧。不管语言是否不通,成长环境是否不同、看待世界的方式总会有共同点。”

4、给建议

编剧要对自己的故事有野心

作为影视行业的资深人士,富兰克林给所有编剧的建议是,“对你想讲的故事要非常有野心。”被拍成电影是剧本的使命,但拍电影是一种需要大量资本的艺术形式,你需要向别人要钱要投资,这些钱确实还能够做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填饱人们的肚子、建造大厦、设立医疗研究机构……所以你必须确定你正在做的是一件伟大的事情,一开始就要以做出伟大的故事为目标。

在他看来,新人要想成为好的编剧需要具备三个条件。第一个是做好的观察者,观察人们明确表达出的内容和真实欲望之间的反差;第二点,好的编剧是好的读者,要知道绝大多数的新故事都是旧故事的改编;第三点就是他们要不断地创作。

后记

在采访的过程中,富兰克林谈到“剧本黑名单”未来的发展,“除了继续支持编剧的工作外,我们很快就要步入新的阶段,会开展电影制作工作。”鉴于“剧本黑名单”非凡的成绩和影响力,作为中国编剧行业平台,编剧帮非常希望对富兰克林及“剧本黑名单”有更深刻的了解。近日,编剧帮诚意邀请富兰克林·莱纳德来华,感受中国电影市场,与中国电影人交流,他也欣然赴约。

目前,富兰克林已经确定来京,并将于4月19日出席在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举办的“第四届中国电影编剧研讨会”,向中国电影人分享他的经验。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