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秋元康抛弃AKB48

2018-04-18 10:02: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 | 张家欣

偶像组合C位的意义,不只是给粉丝们撕番位,在秋元康这里,还是写歌的灵感来源。

成军13年的AKB48,像姑娘们的苹果肌,不可避免的走上了下坡路。尽管当我们谈论女团,甚至是今天的国产女团综艺们,仍然将AKB模式奉为金针。

《AKB48心程纪实:十年后回看今天》剧照

《AKB48心程纪实:十年后回看今天》剧照

AKB48是一个时代。日式女团的颠覆者和垄断者,单曲销量创下4千万纪录,屠榜日本音乐榜单,还有那传说级别的神七成员。

但再多过去的辉煌,也掩盖不住现在的颓势。AKB48在走下坡路,已经没有人会为这种判断感到惊讶。

而在组合从巅峰滑落的过程中,“AKB之父”秋元康或许曾经历抱头苦恼的日子,但很快,他就看开了。甚至更痛快一点,他选择了放弃。

毕竟,AKB并不是他漫长职业生涯中的唯一。AKB48曾经是秋元康最好的作品,现在看来,也只是作品之一。

神七毕业,缪斯走了

AKB48怎么就不行了。有人说,是因为铸就AKB48巅峰的神七成员相继毕业了。有人说,是因为AKB48的歌越来越难听了。

那么有没有可能,两者其实互为表里?作为AKB48歌曲的词作者,神七是秋元康的灵感缪斯。人走了,灵感也散了。秋元康也想放弃了,因此歌曲就更不行了。

据日媒报道,秋元康在AKB48中尤其中意高桥南、小嶋阳菜、前田敦子和指原莉乃。而刚刚毕业的渡边麻友彻底终结了神七时代,现在还没毕业的,就只剩指原莉乃了。

渡边麻友

渡边麻友

偶像组合C位的意义,不只是给粉丝们撕番位,在秋元康这里,还是写歌的灵感来源。配合C位形象的歌词,才能让AKB的歌曲更加深入人心。

前田敦子清纯带一点怯懦,大岛优子活泼带一点野心,秋元康非常善于抓住这些少女微妙的情愫。《变成樱花树》、《Everyday、发箍》、《飞翔入手》、《真夏的Sounds》、《恋爱的幸运饼干》、《无限重播》等等。神七时代,神曲频发。

神七毕业,秋元康不是写不出歌了。他依旧高产,但直到神七因组合十周年纪念聚集,《你就是旋律》这种好歌才出现。

AKB48有国民传唱度的歌曲越来越少。新的毕业季,她们的歌不再是首选,也再没有出现全民学跳《恋爱的幸运饼干》“饭团舞”的盛况。

当然,即便如此,缩回到宅男保护的舒适圈里,AKB的专辑依然可以轻松破百万销量。

但不知是不是因为想逼姑娘们跳出舒适圈,秋元康竟然让AKB的大TOP们,跑去韩国参加选秀节目,参加的还是那档《Produce101》的第三季(就是我们这里最近很热闹的《创造101》、《偶像练习生》的韩国版),真是叫人大跌眼镜。

韩国还是给AKB48面子的,把节目名都直接改成了《Produce48》。表示这是将《Produce101》和AKB48模式相结合的选秀节目,将通过该节目打造出在韩、日两国活动女子组合。

网传AKB派出的人马包括柏木由纪、宫崎美穗、松井珠理奈这些出道十年或以上的成员,以及白间美瑠、宫脇咲良这种次世代ACE。要知道,这些都是在总选举拿靠前名次的人物,是当之无愧的人气成员。这种神操作,堪比让TFBOYS去参加《偶像练习生》。

千万销量女团成员去与练习生竞争出道名额,真不知该称赞肥秋发展海外业务的野心,还是彻底放弃AKB了。失宠女团,真是冷暖自知。

硬糖君倒觉着,你与其去韩国,还不如来中国呢。中国市场有目共睹,AKB的受众也十分充足。每年总选举组团砸钱的壕气,引得指原莉乃本人都评论一番。想想若AKB人气成员来参加《创造101》,话题度简直突破天际。就是成员交流可能困难了一点,但到韩国也是一样的嘛。

而且你看看韩网是怎么评论AKB的:“日本偶像和韩国偶像追求的东西不一样。在日本的高人气偶像,要是进入了韩国的偶像机制,可能会被挑很多错。”即便这样,肥秋还是要让AKB“从零开始”,真是没了神七的AKB,完全是放养的野孩子了?

商人秋元康

秋元康是作词家,也是日本新时代偶像文化的开创者。但同时他更是一个商人,他对AKB的厌倦,想来还是利尽而散。

秋元康虽然是AKB48的制作人,但具体负责AKB48运营的是AKS公司,而且双方之间长期存在矛盾。秋元康及其公司通过作词、企划费用等来获得巨额收入,但AKS避开秋元康进行的杂志等周边发售,利润分配就存在不透明的地方,于是引起了秋元康的不满。

与此同时,AKS也不满秋元康对AKB收入的各种“榨取”。他创立了多个子公司参与AKB的运营,有各种收费名目。AKB的收入中,不但电视台的放映权费用要被拿走2~3成,还要额外支付给秋元康“制作费”。据说,AKB收入至少一半都要归到秋元康旗下。

从AKB诞生之初就起到巨大作用的日本广告巨头电通,与秋元康是一根绳的上蚂蚱。当年由国内丝芭文化运营的SNH48擅自创立BEJ48、GNZ48等姐妹团,就损害了秋元康和电通的利益,所以才遭到了强烈的制裁。而印度尼西亚的JKT48,跳过了AKS,直接置于电通的运营之下,就一直进展顺利。

在秋元康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除去被吉本兴业等大型经纪公司单独运营经纪约的头部成员,AKB近8成的成员属于AKS旗下艺人,整个公司都被秋元康压榨,艺人又能拿到多少钱呢?她们只有剧场演出和握手会的工作,月收入平均只有10万日元,即不到6000人民币。

   在复杂的经纪约捆绑下,AKB48已经被束手束脚,很难再孕育出新文化产品和商业模式。近年除了过去的猜拳大会、总选举等惯例,AKB48已经没有开辟新的活动。

更重要的是,AKS在与秋元康的扯皮中耗尽精力,双方都觉不胜其扰。与此同时,负责坂道系的索尼却对秋元康言听计从,这怎能不令秋元康做出选择?

中年出轨,爱上坂道

“现在已经很难从秋元康的口中再听到跟AKB48有关的名词了呢。”一名日本电视台的相关人员这样说。

秋元康在旗下公司最显眼的位置贴上了坂道系的海报,他的兴趣转移到了乃木坂46和榉坂46的“坂道系”。尤其心肝肝肉尖尖的,是榉坂46。

这就与榉坂46叛逆人设有关了。现在的秋元康,比起传统的偶像歌曲,似乎更喜欢写一些强调自我表达、反抗权威的“非口水歌”。而这种“不乖”又带点暗黑的风格,给AKB就相当违和。

秋元康不是没试过。AKB最近有首单曲叫《无用的愿望》,背景是静冈县某小学由于入学率不足面临废校,成员们来到学校,与仅剩的12名小学生一起游戏、歌唱。

粉丝的感想是:“光听音源就感觉很诡异,看过舞蹈ver(版本)之后更是汗毛倒竖,千万个黑色童话恐怖怪谭在脑内汹涌而过。”这怎么看也不该是对AKB48的听/观后感啊!

这首歌此前作为第84回NHK全国学校音乐比赛中学部的课题曲,据说在日本国内就引起了一些争议,国内粉丝当然也觉得“太丧了”。

给已经定性的AKB48这样的歌曲,会背离粉丝的审美期待。但是给全新的坂道系,就会让人觉得眼前一亮。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丧的风格反而直接成为坂道系独一份的优势。

AKB根深蒂固的清纯偶像风已经僵化,即便有指原莉乃这种走综艺风的个体,组合整体的风格也难以转型。指原莉乃回到组合,还是唱跳那些小家碧玉型的卖萌歌曲。何以解忧,唯有创造新组合了。

秋元康通过歌词为坂道系树立反抗、叛逆感的全新风格,所以才有了“AKB歌一首比一首难听,好歌都给坂道系了”的见解。在内,得到秋元康的提携;在外,又有索尼这种大靠山,坂道系正全面崛起。

秋元康的确是日式女团制造的天才。他一直在根据大众审美调整自己的风格,从未落后于时代。而其余日本女团,面对如此大神的强竞争,自然也不甘人后,敏锐反应着市场的每一点变化。

在日本政府将舞蹈划入学校必修课之后,就有人根据这个社会现实,开创了一个女团制造的全新角度——热血体育系。既然想在课堂上学好跳舞的少女越来越多,那就为你们提供一个学习的对象、憧憬的偶像。走热血体育系和实力派路线的日本女团,如今已成为异军突起的一股新力量。

俗称“女民工”的E-girls,与秋元康的女团不同,没有什么“禁止恋爱”的规定,从专业角度狠抓唱跳实力,显得非常“激进”。组合的模式也很特别,分为主唱和舞者,舞者是不唱歌的。她们自诩为把伴舞推向台前的行业颠覆者。

不同于秋元康一直主打“宅男经济”,E-girls主攻的是“她经济”。她们的粉丝主体是渴望帅气和美丽成长的少女,是现充的JK。粉丝们除了可以进行常规的偶像消费,还可以到E-girls公司创办的舞蹈学校学习跳舞。这个模式倒是和我们这边街舞综艺带动线下舞蹈教室有些类似。

E-girls是日本10代少女最想加入的女团

E-girls是日本10代少女最想加入的女团

女团制造,其实从无定式;粉丝需求,一直在流转变化。人们一说起日本女团,就想起AKB48。一说起韩国女团,就想起少女时代。只是因为她们找到了最符合当下环境和受众审美的模式,并将其付诸工业化生产。但是越到这种时候,爆款永远都是脱离既定轨道的新东西。

在宅男依旧“入戏”的时候,秋元康早已“出戏”,并将目光投向了更加符合当下日本社会审美的新欢。曾盛极一时的AKB,即便现在依然拥有庞大的经济价值,却更多是在消耗自身了。

而国内的女团和女团综艺,即便我们可以捡“现成模式”的便宜。但他们都自我更新了,我们是不是也起码要更新到最新版本呢?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