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上芭排演《睡美人》,挑战柴可夫斯基巅峰之作

2018-04-19 13:48: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世界级芭蕾舞团都把排演“柴可夫斯基三部曲”当成进阶之路,如今,上海芭蕾舞团终于迎来了三部曲的“巅峰之作”——《睡美人》。

继《天鹅湖》(2001)、《胡桃夹子》(2010)后,上海芭蕾舞团与英国国家芭蕾舞团前艺术总监德里克·迪恩联手推出《睡美人》,作为第35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参演剧目,5月10日-13日将于上海国际舞蹈中心首演。

《睡美人》取材于法国作家夏尔·佩罗的童话故事《沉睡森林里的美女》。早在1829年,法国巴黎歌剧院便以此为题材演过一部舞剧,未流传下来,直到1890年才被俄罗斯编导马里尤斯·彼季帕、作曲大师柴可夫斯基复苏。

不管是配乐还是结构,《睡美人》都为后来者树立了一些典范。

 调整音乐,服装达250套

调整音乐,服装达250套

柴可夫斯基对《睡美人》的音乐创作投入了巨大热情。他为每一个主要人物都写了性格鲜明的主题音乐,尤其是奥罗拉公主,通过三段柔板——第一幕“玫瑰柔板”、第二幕“幻景”、第三幕大双人舞,描摹出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成长为甜蜜人妇的过程,柴可夫斯基在剧中采用的交响乐作曲手法,更把芭蕾舞剧的音乐提高到了可与歌剧、交响乐媲美的高度。

彼季帕则在剧中确认了大型古典双人舞的规则,并且创排了不少用来渲染气氛的性格舞,诸如小红帽、蓝鸟、长靴猫的性格舞,这些舞蹈以模仿生活动作为主,打破了古典芭蕾“外八字”和“绷脚”的原则,形式上更多元也更好看了。

对古典芭蕾的热爱,让编导德里克不忍对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做任何删减,然而,为了迎合当下观众的观剧习惯,他将幕间休息调整为一次,序幕与一幕连演、二幕与三幕连演,英国指挥家、编曲人迈克·英格兰也对本剧部分乐段进行了拆分和改编,使其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 曾为欧美众多顶级舞团设计舞美、服饰的英国设计师彼得·多切迪,为《睡美人》打造了一个如梦似幻的童话世界。

其中,宫廷部分的灵感来源于“太阳王”路易十四的行宫——凡尔赛宫;作为王国图腾的贝壳元素,出现在奥罗拉公主的摇篮、陷入沉睡时的大床、德西雷王子乘坐的仙船等众多场景和道具里;森林亦是重要设计元素,时而散发危险气息,时而隐匿于不经意处,承担着保护者的角色。

全剧共有近250套服装,百余件假发、胡须、头饰、头套,所有面料均采购自中国本土。仙女们都有与角色名字相对应的舞裙,奥罗拉公主更有4套镶满水钻和蕾丝花的舞裙,其设计灵感并不局限于故事发生的十七世纪末。

投入制作至今,《睡美人》的软景数量是上芭豪华版《天鹅湖》的一倍,硬景数量更是超过豪华版《天鹅湖》三倍之多。为了呈现更好的舞台效果,上芭特别制作了“印”有繁复图案的“睡美人”版地胶。

《睡美人》被誉为芭蕾王冠上的“明珠”,也被称为古典芭蕾里的“百科全书”,不管是技术还是体能,都对演员提出了极高要求。

经过近五个月排练,《睡美人》已进入最后联排阶段,演员阵容均已确定:首席演员吴虎生扮演德西雷王子,主要演员戚冰雪扮演奥罗拉公主,独舞演员项阳扮演紫丁香仙女,伤愈复出的范晓枫扮演卡拉博瑟仙女。

编导德里克说,这部舞剧最大的难点落在奥罗拉公主身上,从第一幕到第三幕,奥罗拉几乎都在台上,体力上有很大的挑战,从第一幕无忧无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姑娘,到第二幕的幻境缥缈,再到第三幕大婚时天之骄女的贵气,演员也要让观众看到角色的成长,对演技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另外,《睡美人》和《天鹅湖》最大的区别在于,《天鹅湖》80%都是女性在跳舞,男性鲜有发挥的空间,《睡美人》则相对均衡,男女舞段差不多,对男演员也带来了挑战,“这是一部纯古典芭蕾舞剧,对舞者的动作线条、动作精确度都要求非常高。”德里克说。

《睡美人》全剧有近50个角色,为此,上芭排出了80多人的演员阵容,从首席到刚进团的新人马力全开,10位从未上过台的新人俱都从中得到锻炼。

世界上有影响力的芭蕾舞团都会排演“柴可夫斯基三部曲”,不仅看主要演员,也要看群舞演员的水平。德里克认为,上芭已经成长到了可以代表一个国家的水平,“上芭豪华版 《天鹅湖》(2015诞生)今年在荷兰巡演时受到巨大欢迎,很多人说从没看到一个团的群舞演员动作可以这样干净齐整。鲁道夫·努力耶夫曾和我说,一个舞团最重要的不是主要演员,而是群舞演员,他们就像人体的基石,有了基石才能在上面点缀珠宝和钻石。这些年上芭变化很大,尤其是新人有很大进步,能接受我的意见并做到提升。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