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TVB是如何从中年危机,到重返少年的?

2018-04-20 14:31: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 | 黄云腾

过去三年,迎来“中年危机”的TVB正试图做出改变。

“从我们出生到我们中年是没有问题的,但现在互联网已经带来很多的问题了。”TVB行政总裁李宝安说。眼前的李宝安像是个将领,他的战场存在于很多地方。其中既包含香港、内地和海外市场的兼顾,也包含应对互联网和年轻一代的冲击。

如今的TVB电视城坐落在将军澳。从2003年由清水湾搬来将军澳算起,这里就成为TVB剧迷的朝圣地。在办公区或食堂随处行走,都有机会在转角处碰见几张TVB的熟面孔。将军澳工业园内,外景地的任何一座花圃都可能是《宫心计》和《公主嫁到》的取景地,但这两部电视剧都已经是TVB上个10年的作品。

传统媒体的战争早在数年前就在香江吹响了号角。而TVB这艘航行了50年的大船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引人注意——它正处在互联网时代和观众变迁的分叉口,任何一步都有着相应的风险和挑战。

但至少在李宝安口中,“中年危机”是一个需要克服的客观事实,而不是TVB高层和整个公司需要避讳的词汇。“以前就是香港看香港的,内地看内地,外国看外国。但现在,很多外面的内容已经传到全世界。”李宝安坦言。

无论是TVB引以为傲的香港市场,还是以往最重要的内地市场,都面临着更多内容上的选择和审美取向的变化。互联网时代和市场断层带来的冲击足够巨大,促使TVB不得不在51岁时思考起变革。

李宝安在2010年刚接手TVB时,TVB还拥有佘诗曼、杨怡、陈法拉、林峰等当红艺人和多部高收视剧集。但2010年以后,李宝安明显可以感受到的趋势是,一部分人才北上,以及由此带来的,TVB作为本土内容最大供应商的核心优势流失。

“我们要和其它国家去竞争内容,观众也不会准时回家看电视。”TVB副总经理(节目及制作)杜之克补充说,“现在不要说韩剧、日剧,泰剧也做上来了。”

改革势在必行。最直接的反应是,在接近4个小时的采访中,“开放”成为李宝安和杜之克口中频率最高的词汇。过去在香港把持大半个影视产业资源的TVB,现在正显示出更多包容性。

在艺人待遇上,如今的TVB强调以老带新。去年播出的《使徒行者2》成为苗侨伟、萱萱、陈豪等知名演员三拖三的试验品,让黄翠如、袁伟豪、周柏豪在内地视频网站上获得了一定知名度,“希望可以让一些对内地观众来说比较新的面孔,多一点认识。”杜之克说。除此以外,TVB还会给予艺人相应的曝光机会,每年有固定的大制作让新人露脸,并通过持续的作品输出提高知名度。

这种年轻化的需求也同样体现在对制作人才的培养上。TVB现在除了尽快培养新人上马,也在台湾设置有相应的制作中心,孵化与年轻人更贴近的主创团队,“台湾的人才跟这个现在年轻一代的观众的氛围比较接近,我们也希望能够多吸引一些不同的人才。”杜之克说,由台湾团队负责动画制作开发及部分拍摄的TVB剧集《十兄弟》在去年发布了概念片,杜之克预计这部剧每集成本大概会在500万到600万港币,超过TVB一般剧集所需的100万港币。

“我们的第五十一年充满了希望。第一个希望是我们看到我们和内地的合作势头不错。第二个希望是OTT这块业务化为商业利益。第三个希望就是TVB anywhere(OTT业务的海外版本)。”李宝安对TVB的试验充满信心。

在李宝安和杜之克看来,变化已经发生并卓有成效。现在,凭借过去50年积累的内容产品和制作优势,TVB已经拥有OTT、APP和直播平台、电视四大业务。全港常驻人口为700万,TVB的OTT业务注册用户在今年4月达到600万,在内地市场,TVB也内容授权在“埋堆堆”这样的APP上进行互联网延伸。

当然,内地资本在TVB的变革中仍然占据着关键作用。

对于前进中的中国资本和影视行业来说,TVB作为中国与世界相互窥探的窗口,仍然具有某种相当强的象征意义。在2015年华人文化入股成为TVB股东后,TVB和内地合作的模式已经升级了三次:从单纯的版权引进,再到接受剧集定制,现在,还将与视频网站开始就新题材、新类型进行更多探索。

即将与腾讯影业一起拍摄的《冲上云霄2020》就是其中之一。相比《使徒行者2》或《溏心风暴3》,这部剧集将再次改变TVB的角色分配:这将是一部“内地演员会参与多很多”的剧集,也会在整个制作团队的建立过程保证它在“拍摄的质感上是港系的”,“故事的味道是内地的”。

在杜之克的定义中,内地与香港的制作团队始终处于某种碰撞状态,“我们先看有没有可能敲定一个方案,是你觉得满足你的,我觉得满足我的。最后有两三个可能性,再敲定是这个。”

无论如何,李宝安和杜之克需要保证这艘媒体大船可以向既定方向航行:一方面着重自身资源打造娱乐平台,另一方面在本土和海外市场中做出充分多的尝试和平衡,这也通常会伴随着对不同文化语境的妥协和进入。它们将使得TVB重新寻得新的市场定位、进入或重归特定市场成为可能。

这些改变在杜之克看来更多起到的是正向作用,“我们需要与时俱进,我们必须把我们的制作,跟现在市场其他的供应,有一个侧重,我们要有自己新的风格,去做一个比较跟竞争。”

李宝安相信,这些尝试将会帮助TVB在下一个50年重回“少年”。

以下是李宝安、杜之克与《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及其余媒体的对话摘取:

记者:TVB对外提到过很多次“中年危机”,TVB怎么理解这件事?

李宝安:TVB是在1967年成立的,成立有五十一年了。我们有很多很多的厂房,我们本身每天的制作是很多,我们每天制作两个小时的戏剧,半个小时的情景喜剧,还有很多的综艺节目,儿童节目、妇女节目,音乐节目,还有,现在和我们有合约的艺员大概是八百个,所有制作的资源我们也有。

这个就是我们到中年之前所做的东西,就是主要是内容制作、香港地区的播放和海外发行,那么当中年以后发生什么事情呢?大家知道现在是互联网的世界了,互联网带来了很多冲击。

第一,就是很多外面的内容已经传到全世界,以前就是香港看香港的,内地看内地,外国看外国。竞争也比较大了,我们要和其它国家去竞争内容,观众也不会准时回家看电视。

很多市场现在开放了,以前我们的艺员和我们工作很开心,但是现在开放,他们就跑到内地,收入要比我们贵几倍。所以基于这方面,我们想我们中年危机要做点什么。

 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集团行政总裁李宝安先生

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集团行政总裁李宝安先生

记者:所以是怎么考虑的?

李宝安:我们从三年前就开始计划。

第一就是面对竞争的问题,我们不是说去把它顶住,反而要开放。我们跑到内地,跟平台合作,拿高的预算回来,做更高技术的东西。《使徒行者2》、《盲侠大律师》、《降魔的》,还有《不懂撒娇的女人》,包括《飞虎极战》(邵氏影视出品,TVB持有邵氏股份)都是和TVB有关系的。

第二个就是刚才我说的,人们他看内容一定要anytime, any place,any device, any content,and any pricing。所以我们在两年前做了OTT。我们用这个OTT就能够把我们已经拥有的东西、它的能力,释放出来,所以现在香港的观众想看什么就看什么。除了TVB自己的内容,我们也有加一些外面的内容在里面,包括韩剧、内地的戏剧等。我们香港有七百多万人口,到今天,我们的OTT用户已经是五百九十万了。

第三个是我们一定要把这个OTT放到香港以外,我们把它放到那个欧洲,澳大利亚,加拿大这三个地方,我们会再进一步向东南亚去发展。我们授权了一个app叫埋堆堆,主打内地的粤语市场。

第四个事情就是social entertainment media,我们在2017年7月底也推出了一个新的APP,Big Big Channel,这个Big Big Channel就是主要播放我们的节目所衍生出来的内容。我们也有艺员在上面做很多的online live chat,把这些东西放在网上,跟粉丝联系。现在我们就是进一步利用Big Big Channel去开发商业方面的用途。我相信这方面我们可以拿到广告,第二就是我们将来有计划用它来做电子贸易,基本上跟以前的shopping channel的原理是一样的。

我们第五十一年充满了希望。第一个我们看到我们和内地的合作势头不错。第二个希望是把OTT这块业务化为商业利益。第三个希望就是TVB anywhere。

记者:开放现在会是TVB释放出的一个主要信号。

李宝安:现在这个世界都是讲求开放的,大家多一点合作,全世界多一点合作。

像TVB的艺人虽然在早年一定要借TVB的资源,但现在开始我们就有做一个平衡,如果你和我都有比较长远的安排,我就可以将你放到大的合作里面,艺人的市场价也会高很多。所以这方面是双向的,如果你和我合作,我要给机会给你。

还有和内地的合作剧方面,我希望从三部可以做到四部、五部,但是这个是没有限量的,我们每年生产是五百二十个小时,全部和内地合作是最好,但是也看剧本和艺人的配合。这个如果能做到全部,我就非常开心。

杜之克:其实我们现在从合作,定题材、演员,包括故事走的方向,到我们需要了解的内地一些审批上需要关注的问题,这几个方面,我们都是刻意要求他们尽量早一点给我们资料和意见,让我们不要把力量放在不应该用的地方。

内地的视频平台,我觉得是用光速在在发展,他们在变化当中,我们也跟着需要改变。腾讯是跟他们的社交媒体一起在操作的。那优酷是跟阿里巴巴这个平台一起走,爱奇艺会希望做多一点精品。

我们也希望透过合作,把TVB整体的剧的制作质量能够提升。可以说,是我们必须要把制度质量放在整个华语地区来说。我们现在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跟我们周边地区比较怎么样?现在不要说韩剧、日剧,泰剧也做上来了。我们必须要通过这些措施保持我们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记者:但坦白来说,TVB的竞争优势还是过去50年优质的内容资产,包括埋堆堆、myTVsuper上的内容,去年腾讯合作的几部剧集也是以前IP的翻拍。

李宝安:在最开始,最安全,最没有风险就是第一,TVB拿最好的IP出来,因为它有成功的经验嘛。

但是现在既安全,也有变化,我们现在有很多都不是以前的IP。

杜之克:举个例子,我们现在跟腾讯影业合作的《冲上云霄2020》,它那个周期就比较长了,我们单纯创作就需要准备一年时间。

这部戏内地演员会参与多很多。我们双方就是说在讨论怎么样去做一部在内地来说是主流的剧,在香港、在海外TVB的发行网络也是一部主流的剧。我们先看有没有可能敲定一个方案,是你觉得满足你的,我觉得满足我的。最后有两三个可能性,再敲定是这个。

我们在整个制作团队的建立过程里面,会保证它在拍摄的质感上是港系的,但是它在故事的味道上必须要有内地的意思,契合内地的情况。

李宝安:我一定要说的原则,就是TVB的特点和优势是什么?就是我们能够拍有香港文化和香港特色的东西。TVB不会拍那个詹姆斯·邦德,那不是我们的东西。

但我们会拍一些有我们特色的东西。以前基本上全部100%都是IP,现在已经50%了。很快你们就会看到有一些新的戏剧推出来。

 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副总经理 (节目及制作)杜之克先生

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副总经理 (节目及制作)杜之克先生

记者:这种开放会到什么程度?

杜之克:现在我有一个概念叫“泛TVB”。我们希望用一个比较开放的方法,就是无论是现在TVB工作的,还是说你在外面工作,你都可以跟我们按不同的这个项目去合作,我们都把整个大家庭放在我们眼前去考虑人才的使用。

我们现在在台湾有一个简单的制作中心,就是希望把我们华语的制造力量加强。台湾跟香港的土壤不一样。台湾的人才跟这个现在年轻一代的观众的氛围比较接近,我们也希望能够多吸引一些不同的人才。

一个好的市场必须要开放,长远来说没有一个封闭型的一个市场会一直成功,这个是非常清楚的道理。

记者:延伸到一个具体问题,你们会不会在作品类型上更适应这种开放性变化?比如说很火的《降魔的》和《三个女人一个「因」》。

杜之克:《三个女人一个「因」》的拍摄、制作总体上还是TVB传统的,但是它的对白和人物设计跟TVB以前的剧有点分别。他们的人设比较多一点现代感,这就是时代的变化。

这部剧也是编剧的第一部剧。那一位编剧才30出头,他看事情、他的背景就跟其他人不一样。

所以这个其实这个是慢慢替代的过程,每一个新的编剧、新的制作人员,跟以前的做法都会不一样。我们再往下走,再过几年出来的面貌就会不一样。比如说台湾团队他们在就会和现在年轻人的口味更接近,我们希望能够把我们的作品慢慢年轻化。

 《三个女人一个「因」》海报

《三个女人一个「因」》海报

记者:TVB在这个过程中会比较坚持什么?

杜之克:我们必须要看见,现在时代真的变了,港剧也必须要有一些改动。

观众心目中的所谓港剧其实是什么模样?我们现在不能说我们在90年代做了一个模型出来,就一直用下去,不可能。每个年代都应该有它的一些语言、它的方法,需要让观众接受它。

李宝安:我们要年轻化,但是年轻化不是把我们旧的观众赶走。

很多电视台说我要年轻化,我要年轻化,但是完全成熟的观众是没有的,在香港和内地,很多电视观众年龄层都是比较中间这一批。如果你把这一批观众放弃,你是可以拿到很年轻的一批,但是怎么去照顾这一批人?

其实盲目的说我要年轻,是不兼顾我们本身那些royal audience,可能你得到的比你失去的要少。

现在我们做到《使徒行者2》,《盲侠大律师》,都是在兼顾我们的成熟的观众之下,能够拿到其他的年轻观众。我们做网络也是,我们把三十分钟的内容将它cut到三分钟,放到我们的大台网,结果有几十万的点击量,所以证明有些人真的是不看电视,只在网上去找内容去看。

如果有些人从来不去一家商场,如果你要发展,是不是要将一些东西放到一个他喜欢去的商场去?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这也是兼顾年轻人他本身的习惯,他的需要。

记者:TVB最终会变成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李宝安:如果说TVB是做电视,太窄,不应该是这样。

TVB应该也做什么呢?娱乐,我们做娱乐,娱乐是可以跟你玩游戏,和你沟通,和你唱歌,卡拉OK,和你谈话,就是娱乐,这娱乐不仅仅包括在香港,也包括全世界的娱乐,主要是华人的娱乐。

一定要知道你自己是什么,所以才能知道我们的能力有多大。我们到中年以前是电视台,中年之后就不是了。

(来源: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