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中国电影编剧研讨会在京举办:希望做编剧的永远不要当门客

2018-04-20 15:55: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4月19日下午,北京电影节期间,由中国电影文学学会指导、编剧帮主办的第四届中国电影编剧研讨会——“类型电影的开发与创作2018”论坛在京举行。

《新龙门客栈》《投名状》的编剧何冀平,《山楂树之恋》《白夜追凶》《心理罪》的编剧顾小白,《爱情呼叫转移》《泰囧》的编剧束焕,都市剧《手机》等的编剧、《四味毒叔》的发起人宋方金,《阳光灿烂的日子》的策划、电影人文隽及“编剧帮”创始人杜红军出席论坛,就编剧行业的生态和最近上映的一些国内的电影进行了交流与分享。

 《白夜追凶》剧照

《白夜追凶》剧照

有什么样的土壤,才有什么样的类型

对谈现场,宋方金谈到,过去国产电影只有商业片和文艺片的区别,最近几年随着电影市场做大,尤其是在2003年电影行业产业化之后,很多电影类型开始涌现或者有待开发,关于类型电影的定义,他谈到“像文隽的《古惑仔》这样有非常强的风格性、有非常强的设定的电影,就是类型电影”。

 1996年拍摄的《古惑仔》第一集的庆功宴

1996年拍摄的《古惑仔》第一集的庆功宴

文隽梳理了诸多“第一”:“最近七八年间涌现的导演,不像王小帅、贾樟柯、张扬那一代导演,常常希望在电影中呈现自己成长的经历,王小帅拍什么青春的题材都是文艺片,我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国产类型青春片是什么,是赵薇的《致青春》,这个电影卖了六个多亿,当时《致青春》没有太有名的男女主角,很多发行公司都不愿意发,发行的人都是停留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不知道80后、90后需要一种跟他们共同呼吸的青春片,《致青春》开启了一大批的青春片,如后来的《同桌的你》等等。再来就是警匪片,我们内地电影不可能有警匪片,只要警察里面有坏蛋,公安部就不批准了,所以香港那种《无间道》就不能拍了,但是这几年有了突破,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国产警匪片,我认为是高群书的《西风烈》,这部片应该属于这一种类型片。还有宁浩用《疯狂的石头》开启了国产喜剧片的起步,陈嘉上的《画皮》开启了妖魔片类型。”

束焕也谈到中国的类型片对国外电影的借鉴:“我非常愿意承认《人在囧途》在中国公路电影的奠基地位。但是坦白讲,《人在囧途》最早的时候,我们是照着一个美国80年代的公路戏做的,我觉得公路片比较好借鉴:在旅途中发生的各种事件,两个人物的关系怎么发展,后来中国就出了一系列的公路喜剧。”

宋方金认为,有什么样的土壤才有什么样的类型。“类型并不是先有的,它是随着生活形成的一个你看待一切的窗口,我曾经预言中国不会有两个类型,一个类型就是科幻电影,我说中国30年之内不会有成功的科幻电影,没人听我的,大家都去拍,然后都失败了;我还有一个预言是中国不会有纯爱片,咱们老去买日本的版权,把日本人给买怕了,我们在他们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把他们的版权都买空了,他们也没来得及涨价。比如《东京女子图鉴》,现在有《北京女子图鉴》《上海女子图鉴》,我听说有人在筹备《唐山女子图鉴》。”

顾小白说:“我不能算类型片的编剧,之前写的更多的是艺术片,后来做了《心理罪》的网剧电影,加上《白夜追凶》,忽然变成了一个悬疑、惊悚这种破案类型的编剧。但是对我而言,我觉得类型片、艺术片、文艺片的内核应该都是一样的。我常拿李安导演举例子,他每一部电影都不一样,但是他永远在表达自己,就是人在这种世俗的困境中能不能勇敢地去面对自己,哪怕是玉石俱焚、粉身碎骨,或者说他永远在表达理智与情感。”

谈及类型电影,何冀平认为:“中国人吃饭还有八大菜系,类型电影只是归类,不是限制,编剧的作用是在类型片的范畴当中,去找到编剧最基本的东西,我想那些是不能变化的。”

 《北京女子图鉴》剧照

《北京女子图鉴》剧照

做电影的不要有“才子派头”

大家在现场就最近几个月热映的几个国产电影进行了讨论。

顾小白谈到:“《捉妖记2》有点太散漫了,焦点不够集中,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红海行动》和《唐人街探案2》我个人觉得还比较成功,但是我有一个特别大的感受就是,中国的电影有些段落你会觉得很精彩,可到下五分钟忽然觉得特别难看,无论是情节上还是表演上,可能再过十分钟又特别好。我们中国电影,尤其是类型片需要做得更极致、更投入,不要太着急。”

束焕聊到这种“断崖式”的观影体验,可能是由于电影的制作时间太短,比如《唐人街探案2》就拍了44天:“陈思诚说他们每天只能工作10个小时,而且有些地方,比如说机场或者图书馆,甚至纽约的那条街只能给他拍几个小时,他都是到那儿以后像疯子一样,到了最后连监视器都不看直接看取景器,说这个OK了,屁滚尿流地把它拍完。后来我自己在拍戏的时候,我搭档的导演去美国考察过,他说咱们一共是54个工种,好莱坞是108个工种,这中间的工业差距我觉得可能需要我们使劲地追。”

 《唐人街探案2》剧照

《唐人街探案2》剧照

“韩国电影专业化到什么程度呢?连装胶片盒的小工都得是电影学院毕业的,咱们可能从电影学院毕业之后,甚至进了艺术学院就觉得我将来就是大师了,一身的才子派头——我先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大师,或者内心先自己认为我是一个大师,这个毛病一定要改。”束焕说。

喜剧编剧束焕最近执导了《鼠胆英雄》,他调侃电影票房看起来风光,其实只相当于中国打火机产业的规模。说到喜剧类型的创作,束焕称:“现在我会接触大量的段子手和写短视频的,我发现最难得的人才其实是有结构感的,就是他能够把一部电影浓缩成一句话告诉你,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一个方法,但是这个东西有结构感,我这么长时间里其实就发现了《煎饼侠》那个编剧苏彪是这样的,后来他又写了《缝纫机乐队》,《缝纫机乐队》票房不高,但是非常好,我觉得它是被严重低估的作品。”

宋方金也提到了“门客编剧”这个词。门客编剧,指的是“跟着演员进组的编剧”。他呼吁:“希望在座的编剧不要干这种事,不要哪个演员让你改剧本你就去改,这会把行业带坏。目前电视剧、网剧是重灾区,希望做编剧的永远不要当门客。”他也提到了“改剧本”的话题,他说自己的新片《新围城》只字未改,“不让改剧本,是为了保证剧本的纯洁性”。

编剧行业的顶级策划人百不获一

对于编剧是否需要经纪人的话题,何冀平说自己虽没有经纪人,但老公会帮自己去谈钱;顾小白也认为编剧需要一个“挡箭牌”角色。束焕调侃,编剧们羞于谈钱,希望经纪人会要价,“小岳岳不想接一个真人秀,他要了别人会跑的价钱,结果别人答应了,我特别希望经纪人能达到这个效果。” 文隽表示自己只愿意做优秀编剧的经纪人,一般的编剧,他无法掌控对方的写作水平。

宋方金则认为,影视行业需要大力推广编剧经纪人制度,“因为没有经纪人,编剧很多时候不好意思谈钱,我现在一见到编剧合同还是很痛苦,此前史航也曾在一个电影项目中被欺骗,所以希望大力推广。” 杜红军在现场的演讲中对编剧行业进行了整体的思考:“要开发一个影视项目,直接接触编剧的就是责编和策划,这个群体在项目开发阶段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顶级策划人如李晓明、郑万隆等,曾帮助众多项目成功落地,制作出《渴望》《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宰相刘罗锅》等作品。但目前,国内的3万责编队伍,大多是经验不多的行业新人,整体的专业水平频被吐槽,而顶级策划人又百不获一。正因如此,目前影视项目仅在开发阶段就面临非常大的风险。”

目前,国内找编剧的途径还是以熟人、朋友推荐为主,随着影视产业的发展,通过熟人找编剧的方式将显露出更大的弊端,杜红军认为,编剧经纪平台将在签约、洽谈、履约及宣传等方面促进项目成功落地。不过目前,国内编剧经纪发展为时尚短,没有成熟的编剧经纪人及培养体系。杜红军也做了一个预测:“未来10年,编剧工作室(公司)会占据行业主流,大部分编剧都会加入组织,年轻编剧有了更多入门的机会,有才华的编剧将会得到很高的尊重和待遇,枪手将会大量减少,故事创作将进入真正拼才华和努力的时代。 以编剧为主的公司将开始主导制作项目,一旦达到一定数量,整个影视产业就会产生全新的变化。”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