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洪常青”周兆晖:塑造中国芭蕾“男神”

2018-06-13 23:10:28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记者 陶幸

1993年,周兆晖11岁,在地方歌舞团学了半年舞蹈后,家里人觉得如果想走这条路就试试考北京舞蹈学院附中,结果考上了。家里人问他愿不愿意一个人离家去北京。

“我说,是,愿意。那时候小,其实现在想想,什么都不懂。”

WechatIMG41_meitu_10.jpg

从11岁开始舞蹈生涯,到今年36岁退役,整整25年,周兆晖一直在做这件事,说自己11岁什么都不懂的他,一直坚持到现在。他把能投入的精力、情感、关注度都给了舞蹈。“我的一切都和舞蹈相关,我想不到能替代舞蹈的东西了。”

今年3月8日,在完成他的最后一场《红色娘子军》的演出后,第五代‘洪常青’的饰演者、优秀演员周兆晖退出舞台生涯了。但是,这既是一次告别也是一次新的开始。

用冯英团长在演出开场致辞时说的——

 “回顾周兆晖19年在中芭的舞台生涯,他用勤勉与拼搏很好地诠释了‘中芭精神’,成为了与他同时代演员中的佼佼者。让我们共同祝愿这位用青春和热血奉献芳华的舞者在今后的岗位——中芭舞校教师的角色中继续演绎教育艺术的‘常青’!”

WechatIMG50_meitu_1.jpg

从中国舞到芭蕾:不一定要演王子

起初进入北京舞蹈学院附中时,周兆晖是被民间舞系(现为中国舞系)录取的。

用他自己的话说,“中国舞和西方芭蕾各有专攻,我的脚、肌肉线条、身材比例等方面其实不符合芭蕾,所以一开始被民间舞录取了。”

不过,因为中央芭蕾舞团来民族舞专业选人是有先例的,在周兆晖之前就有被选入芭蕾舞团的。当时,和他一批的学员被带到中央芭蕾舞团做完展示,他被一眼相中。

1999年,周兆晖正式进入中央芭蕾舞团,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

“芭蕾是西方文化,中国民间舞是中国文化。要把6年打碎,重新开始,接受西方的审美,重新来,”这对周兆晖来说是一个大的挑战,“我从进团就开始上台演出,但真正觉得上道是10年后。”

WechatIMG49_meitu_3.jpg

WechatIMG46_meitu_5.jpg

“我选择芭蕾,这么多年来的感受,更多的是尝试性格方面的突破。芭蕾不一定要演王子,可以换条路。比如在《小美人鱼》中演安徒生,可以强化小美人鱼不能表现的情感;在《罗密欧与朱丽叶》中饰演提伯尔特(朱丽叶表哥),展现戏剧张力,和罗密欧的冲突。”

其实,周兆晖的优势是中国芭蕾。

WechatIMG47_meitu_4.jpg

中国题材的芭蕾,对于周兆晖来说,就是本色出演。比如《黄河》、《红色娘子军》、《祝福》,更多的是表现中国人,表现中国人的男人气概,很自然,不用做作。这也奠定了他成为第五代“洪常青”的基础。

“洪常青”周兆晖:入团的目标

入团19年,饰演“洪常青”17年,先后与9位“琼花”同台合作,出演《红色娘子军》共计157场……这一串数字不仅记录了周兆晖光荣的舞台生涯,更是对艺术家孜孜不倦、精益求精的艺术追求的有力见证。

20180613172635.jpg

刚入团从“团丁”跳起,两年就能拿下洪常青这个角色。周兆晖说,“更多的是机遇。”

其实,还有坚持。

WechatIMG42_meitu_9.jpg

19岁跳洪常青,带领穷苦人民打仗,对角色的理解没那么到位,到现在,周兆晖能和你谈自己对剧目的理解。这一切,都是他17年“洪常青”的舞台积淀。

对于周兆晖来说,洪常青这个角色除了挑战大,更是一位英雄人物,是神圣的。

“《红色娘子军》能成为经典是有道理的。很多人说是时代的产物,是教条,其实不然。《红色娘子军》的音乐、舞蹈都是很优秀的。更重要的是,这是一部中国人一看就能看懂的剧,剧情一目了然,不像有的古典芭蕾那样难理解。”周兆晖说。

《红色娘子军》是中国的芭蕾舞剧,融入了中国的文化和精神。

WechatIMG43_meitu_1.jpg

谈到今年的最后一场演出,周兆晖说,“其实一开始一片空白,没有太多想法。只是最后,站在舞台谢幕时,想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以洪常青形象谢幕,心里很酸。”

“习惯了放起《红色娘子军》的音乐就能站在舞台上面对观众,习惯穿上这身军装。”

台前到幕后:有需要就上,当好一位老师

“我算还没完全退下舞台,一直坚持练功、保持好的状态,剧团需要就上台。”

很多人会觉得周兆晖还年轻,退的太早。不过他自己说,这是激流勇退。

“我退下舞台有点早,如果坚持,可以跳到40岁,跳到40岁或许还有更多突破,这是一个未知数。但是又很疑惑等到不能跳了,以后能干什么?现在去当老师也是一个未知数,不过我有信心做到转型,团里有了机会,为什么不试试呢?” 

现在的他,就是要把舞台经历、中国舞、芭蕾舞结合起来,把不同的感受、艺术风格传递给自己的学生。

WechatIMG48_meitu_3.jpg

作为演员的周兆晖能够把控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能够调节自己。而从事教学去引导学生,希望学生达到自己的标准,却还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

“刚当老师,从0开始,让11岁的孩子理解我想要他们达到的东西还很困难。我的人生没有太多的长远想法,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把当下做好。当前,就是想当好老师。”

周兆晖给自己的舞蹈生涯打90-95分,人永远不满足,但也知足常乐。

WechatIMG44_meitu_7.jpg

从条件不是很优秀的舞者,一步步走到今天,经历过受伤时的失落和煎熬,经历过灯光和掌声的洗礼,倔强、执着的周兆晖说,“天时地利人和、各方面因素成就了我。感谢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