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文化閱讀 » 正文

白先勇發佈新書“細讀”紅樓夢

2016-07-07 21:28:53  来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訊](記者章利新 陳鍵興)“中國傳統文化的衰微一直讓我耿耿於懷,這也是很多中國人的隱痛。”台灣作家白先勇7日在台北對記者表示,他一直想為中國傳統文化的復興做點事,為此他退休後為《牡丹亭》忙了十年,如今又為《紅樓夢》忙了兩年。

由台灣時報文化出版公司出版的《白先勇細說紅樓夢》當天在台北舉辦新書發佈會,該書共三冊約60萬字。年近80歲的白先勇一身中式長褂,在發佈會講臺上一站一小時,“細說”自己和《紅樓夢》的淵源,以及這本書的由來。

白先勇1994年從美國聖塔芭芭拉加州大學退休,此前的20多年中講解《紅樓夢》是他的主要授課內容之一。在台灣,當得知現在大學生已經很少有人耐心看大部頭經典作品,他便接受了台灣大學邀請,於2014年開課講授《紅樓夢》,一講就是三學期。新書收錄的就是他的講課精華。

“《紅樓夢》是中國最偉大的文學作品,是中國文化的百科全書,也是我心目中的‘文學聖經’。”白先勇表示,希望新書的出版能夠像他推動崑曲一樣掀起熱潮,讓《紅樓夢》成為大學生的必讀經典,復興中華傳統文化。

在“細說紅樓夢”中,白先勇坦承,自己不是“紅學家”或“曹學家”,只是從小說家的角度去“細讀”,主要回答“為什么寫這麼好”的問題,也就是深入解析小說中的人物塑造、文字風格、神話架構、敘事手法、對話技巧、象徵隱喻、平行對比、千里伏筆等藝術技巧。

“書裏凝聚了我幾十年反復閱讀慢慢琢磨所得的收穫。”他說,自己作為小說創作者,一直驚訝於曹雪芹竟能“撒豆成兵”,任何一個人物一齣場,“吹口氣就活了”。每個角色都個性鮮明,關鍵在對話,在於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口氣。

據他回憶,5歲時他從香煙的包裝上第一次接觸到《紅樓夢》人物,那時便聽堂姐們講其中的故事。從小學開始,他讀《紅樓夢》讀了一輩子,每個階段讀都有不同的體會。無論到哪裏,《紅樓夢》永遠是他的案頭書。

白先勇指出,《紅樓夢》誕生於乾隆盛世,那是中國文化由盛入衰的關鍵時期,文化爛熟,元氣轉弱。曹雪芹繼承了中國文學詩詞歌賦、小說戲劇的大傳統,但卻推陳出新,以藝術家的高度敏感,寫下了關於大時代的興衰、大傳統的式微、人世枯榮無常的輓歌。

在他看來,儒道釋是《紅樓夢》中的三股暗流,也是最重要的三根支柱,三種思想互相辯證對話,尤其賈家父子最後的和解,猶如佛道與儒家的對話。“曹雪芹能將形而上的哲思,用鮮活的人物表達出來,這就是文學,是他了不起的地方。”

 為配合《白先勇細說紅樓夢》出版,時報文化出版公司還同步推出絕版多年的1983年桂冠版《紅樓夢》。該版本以1792年程偉元、高鶚二次修訂的“程乙本”為底本。“從小說藝術和美學觀點看,以‘程乙本’為底本的桂冠版是我心目中最好的《紅樓夢》版本。”白先勇說,這個版本的重印了卻了他的一件心事。

在發佈會現場,主辦方還提前慶祝白先勇80歲生日,全場讀者一起高唱生日祝福歌曲。為白先勇祝壽的友人與作家都催促他趕快再寫小說。他回應說:“小說是我的志業,我會繼續寫,已經有具體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