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藝術設計 » 正文

白先勇:奼紫嫣紅開遍

2016-03-22 17:46:27  来源:香港浸會大學 黎冰村 【返回列表】

撰文 香港浸會大學 黎冰村

图片3_副本.png

“奼紫嫣紅開遍”紀錄片預告

燈光熄滅,黑暗中響起低沉緩慢的鋼琴聲,螢幕上慢慢浮現出白先勇先生的側影,旁邊兩行小字,“我寫作,希望把人類心中無言的痛楚轉化成文字”。

3月17日,講述台灣作家白先勇的文學紀錄片“奼紫嫣紅開遍”在香港中文大學放映,他本人也走到台前,與近千名觀眾分享了自己數十年來的文學體悟和心路歷程。

图片4_副本.png

白先勇在香港中文大學 黎冰村攝

悲憫情懷

台上的白先勇談笑風生,面色紅潤,講到激動處聲音也一併揚起,一舉一動都看不出古稀之態,反而有種小孩心性。開朗健談的他,講出的卻是另一番悲愴淒涼的故事。

“我是個沒有童年的人。”白先勇七歲時染上肺結核,因此度過了被隔離的四年。這段經歷將一個原本調皮搗蛋的孩子變得敏感而內向,也賦予他更易觸摸到他人心裡哀傷的能力。

在他唯一一部長篇小說“孽子”裡,這種哀傷得到了極致的體現。白先勇把筆觸對準六十年代台北社會邊緣的同性戀青年,“他們共有的,是一具具被慾望焚煉的軀體,一顆顆寂寞得發瘋發狂的心在與父權和外界的激烈抗爭中找尋肉體和心靈的歸屬。

情與孽,人性痛楚的本源,這樣一個沈鬱的故事,結局卻並沒有走向絕望。好友笑稱他是孤兒院長,想為每一個失去樂園的人提供庇護,他笑著承認,一點點的相濡以沫,就是人世間的溫暖吧

图片5_副本.png

白先勇在南京中山陵,“奼紫嫣紅開遍”紀錄片預告

家國離愁

白先勇1937年生於廣西桂林,他記憶中的家鄉青山綠水,米粉飄香。即便後來漂泊海外,心心念念不能忘懷的仍是那獨屬家鄉的酸豆角味道。身為國民黨一代名將白崇禧之子,他印象中的父親長年在外打仗。那時候抗戰已經打響,七年之後,桂林城破,一片火海。

他隨父親輾轉遷徙,從南京到香港,最後到了台灣。一個時代的動盪在他筆下凝鍊成了一部“台北人”。十四篇故事裡的人物出身迥異,跟著國民政府倉皇逃到台灣,在這個小島上衰敗腐朽,甚至滅亡。

民國種種繁華煙雲,終成過往。“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白先勇用鋼筆一字一字寫下這首“烏衣巷”,數不清的離愁別緒,道不盡的亡國之恨。

图片7_副本.png

邵逸夫堂的白先勇著作 黎冰村攝

美之傳承

“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咿呀的唱詞拉開了“青春版牡丹亭”的百場帷幕,2004到2007年間,白先勇帶著他後半生的心血之作橫掃兩岸三地,在美國連演十二場,掀起一場文化盛事。

幼年時白先勇曾經隨家人外出看戲,演的正好就是“牡丹亭”裡最經典的一回“遊園驚夢”,當時“那一段婉麗嫵媚,一唱三嘆的曲調”讓他在多年以後還“不禁怦然心動”。

白先勇在美國念的西方文學,後來留校教授“紅樓夢”。浸淫在中西方文化之中,他一直在尋找傳統中國文化的出路。在他眼中,崑曲是“傳統文化最美的東西”,但是文革期間,崑曲噤聲十年,傳統文化也出現了斷層,讓更多年輕人感受到傳統文化的美,是他的未竟之業。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跟隨光影浮動,白先勇將自己的生活際遇與文學歷程細膩深情地鋪陳於熒幕之上。影片結尾,他自人群之中驀然回首,這一生,奼紫嫣紅開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