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目的地 » 正文

曾蔭權智囊胡野碧:香港有空間 要給它時間

2014-09-12 10:48:5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讯 楊濤周玲娜】

胡野碧 睿智金融集團主席、曾蔭權特首智囊團成員、暢銷書作者、鳳凰衛視評論員。
 
他來自香港,是具有深厚金融背景的“B股之王”,曾獲國際戲劇脫口秀大賽冠軍。在金融界,他運籌帷幄;在舞臺上,他針砭時弊,表演揮灑自如,笑料不斷。
 
胡野碧的人生角色很多,但每一種他都演繹得遊刃有餘。擁有“另類投資銀行家”,“智慧型幽默開創者”等美譽,他卻稱自己是“玩票分子”。胡野碧說自己將主業和愛好分得很清,始終以一顆從容淡定的心,在經濟轉型期略顯浮躁的中國做一個無拘無束的人。他也有一套賺錢理論:“要開心賺大錢。”
 
8月30日,胡野碧和正在進行脫口秀全球巡演的北美崔哥在深圳碰頭,搞了一場雙人脫口秀。接受《亞太日報》採訪時,胡野碧將其對中國大陸與香港金融行業的理解、他的漫漫脫口秀之路、他對人生真諦的理解等緩緩道來,儼然就是公司經營理念和企業文化的發言人。
 
 
金融:把握好人性善惡的博弈
 
1.《亞太日報》:你如何看待中國的金融行業?
 
胡野碧:我是首批到港的海外專才,見證了中國股市從無到有,香港股市一步步中國化的過程。總體來說,我覺得金融是個典型圈錢遊戲的行業,是個比較有趣的行業,也是很容易禁不住誘惑,把持不住的行業。
 
2. 《亞太日報》:要在金融行業長期生存,需要不斷挑戰自己的底限,玩好圈錢的遊戲,有時甚至要圈窮人的錢,你怎麼看待?
 
胡野碧:金融就是金錢遊戲,是人性中善惡的博弈,在中國尤為突出。詐騙其實是金融行業的通病,這在發達國家美國、歐洲等也很常見。中國處於原始積累的經濟轉型期。馬克思曾說:“原始積累是血淋淋的。任何人只要有機會,很容易去賺取任何可獲得的價值。”中國金融業從業人員往往要經歷複雜的心理鬥爭,循規蹈矩在中國當前的背景下很難掙錢,但不按常理出牌的尺度又很難把握。
 
3.《亞太日報》:你是具有深厚金融背景的“B股之王”,能和我們簡單說說貴公司現在的主營業務麼?
 
胡野碧:我們公司不做對沖基金,主營業務是“公司醫生”,即專營有問題的上市公司的資金重組。一般來說,我們會利用三五年的時間深耕細作,把精心“裝修”過的公司賣出,賺取中間差價。“不忙、賺大錢、開心”是我們公司的經營理念。我們通常會讓一家大型國企或央企加入我們一起改造若干核心項目。合作對象都是中國知名的公司,如地方政府在香港的視窗公司,國家開發投資公司等。
 
4. 《亞太日報》:您曾經告誡大家不要用信用卡、不要炒股,但這似乎是不可逆的趨勢。現在還是會給這樣的建議麼?
 
胡野碧:股市裡有太多不公平,不光彩的幕後交易。當股民都抱著一顆想要賺錢的心參與到市場中時,股市的大鱷小鱷就利用人性的這種弱點,在不公平的狀態去謀取利益。這些年來,股市中散戶的比重達到了85%,這足以說明金融中資訊不對稱現象的存在。
 
 
香港:一個公平的戰場
 
1.最近有篇文章在微信圈裡很火,文中唱衰香港,稱其會成為一個二線城市,你怎麼看?
 
胡野碧:我沒那麼悲觀。香港擁有許多核心競爭力,它是一個法制的地方,不是特權階層的地方。當年我是首批的三名海歸專才之一,這麼多年,體會最深的是香港是一個法制公平的地方,其金融市場很好地配合了中國的經濟起飛。
 
我相信香港核心的優勢,內地需要較長時間才能趕上,包括產業國際化,金融物流,大金融、大商業貿易、軟性研發各方面等等。但香港又是大浪淘沙,後浪推前浪的地方,總之香港是個相對公平的戰場。
 
2. 香港有很多高校,但這些人才在香港並沒有轉化成有效的生產力,你怎麼看?原因何在?
 
胡野碧:我認為這是因為香港沒有好的高科技行業發展基礎。700萬人口的地方,大學也就七八家,人才比例相對偏少。香港是一個物流中心、貿易中心、旅遊中心,但也缺乏高科技發展的環境和人才儲備團隊。今天的紐約、倫敦也是和高端服務業相關的行業,並無太龐大的製造業、高科技行業。
 
在香港,即使金融是主體產業,和紐約、倫敦相比還是差距很大。換個角度來說,香港金融行業發展空間還是很大。
 
 
脫口秀:天分+閱歷+心態
 
1.你在《超級演說家》中的精彩演出讓人印象深刻,做一名成功的脫口秀演員有何秘訣麼?
 
胡野碧:脫口秀確實需要幽默的成分。它在香港其實有很雄厚的基礎,但在香港做脫口秀和國內區別很大,內地需要政治、經濟這些主旋律的東西,這也導致中國傳統相聲衰弱得很厲害。任何幽默的元素都是嘲諷,主旋律不太受市場歡迎,而相聲不可避免的會受到這些方面的制約。這次回到深圳我就覺得深圳還沒有形成自己本土的笑星,即使有來自五湖四海的人,我們也希望試試看能否在深圳推廣得更好些。
 
2. 你在《超級演說家》當中,也會忌諱政治、經濟等方面的敏感問題麼?
 
胡野碧:脫口秀是在西方很流行的一種娛樂方式,涉及到一些相對敏感的話題,才能獲得觀眾的親睞。現在脫口秀在中國一步步普及開來,要把握住分寸,避免一些涉及邊緣的話題。這和年齡、閱歷有關,閱歷豐富的說話也能更從容一些。
 
成功的脫口秀不僅是幽默,它來自于對人生哲理的演繹。這需要天分、閱歷、經歷、心態各方面的平衡。幾個方面綜合起來並不容易,自己的情感都有一定影響,需要很大的滲透。中國現階段處在轉型期,全國知名的脫口秀藝人並不多,有一些有一定的閱歷,對人生有一定的感悟,比較從容。忙著賺錢的人是靜不下心來搞創作的。
 
4.關於脫口秀,未來會向哪方面側重更多呢?
 
胡野碧:職業發展其實是很艱辛的,我始終會以玩票的心態,尋求一種平衡。太出位元,太沸沸揚揚都會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我有我的員工,我需要對他們負責任。我是靠扎扎實實的信任來發展公司業務的。
 
 
 
“我是無拘無束的超級玩家”
 
1. 你如何做到工作和家庭生活相平衡呢?
 
胡野碧:我覺得自己還是能比較好的平衡健康和生活。過去20年,我一直堅持運動,到現在還是會每天做20個俯臥撐,長跑、跳繩。任何運動,堅持是最難的。對此我會選擇一些簡單的,如跳繩,俯臥撐,深蹲這些受天氣等外在因素影響不大的運動。
 
我愛好脫口秀,我覺得“賣戲票比賣股票難多了,做一個三流的脫口秀演員比做一個一流的銀行家也難多了。”現在富人圈流行買遊艇、買名畫,但這些都是用錢可以辦到的。我做了一些錢做不到的事情,因為沒有很大的功利性,這讓我有一些快感。
 
2. 感覺您一路過來都挺順的,也都平衡得很好。有過不順或比較艱難的時候麼?
 
胡野碧:有。其實每做一個專案,都有各種問題。大方面的人生挫折,我其實也經歷過。2006年時,我的公司遭到惡意收購,就像約伯斯的經歷一樣,最後我被董事會趕出公司。在我第二次創業時,新的公司好過之前十倍以上。很多東山再起、鳳凰涅槃戲劇性的情節在真實的生活中發生了。
 
3. 無論窮人還是富人,現今社會中要平衡自身很難。你有什麼宗教信仰麼?
 
胡野碧:人在不斷追求的過程中,有目標的時候是很緊繃的狀態,但達到之後就容易無所適從。我沒有宗教信仰,但我認為人要活在當下,儘量讓自己每天過得開心一些。做金融的,需要有強大的內心承受能力,需要一顆平和的心,把財富看得通透一些。
 
我認為生活的真諦是平衡,“人生是一盤跳棋,需要六顆棋子同時到達對方的棋盤。”人生的名利場上有那麼多誘惑,稍微放鬆就容易陷進去。過去二三十年我親眼見證了金融行業的起起伏伏,這些見聞有助於把握好自己的心態。
 
4. 您在節目當中還很堅持自己的原則,不迎合受眾,也不迎合評委。平時生活中的你也是這樣麼?
 
胡野碧:我是比較幸運的,經歷了中國的好時期。比如參加了高考,不像我的前輩,上山下鄉,遇到文革。而我的後輩又在很嚴酷的生存壓力之下,從小學到大學都要進名校。我一直都在一個無憂無慮的狀態。有一份奢侈是能夠自由自在的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不需要迎合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