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目的地 » 正文

在塔吉克斯坦尋訪張騫的足跡

2014-09-12 17:42:44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記者趙嫣)在出席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十四次會議並對塔吉克斯坦進行國事訪問前夕,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塔吉克斯坦《人民報》和“霍瓦爾”國家通訊社同時發表題為《讓中塔友好像雄鷹展翅》的署名文章。文章中提到,2000多年前張騫兩次出使西域,開闢了著名的絲綢之路,也開啟了中塔兩國人民友好交往的歷史。

史書的記載大致是這樣:公元前138年,張騫奉命出使西域,不料在路上被匈奴扣押,十年後張騫一行終於抓住機會逃脫,繼續西域之行。他們取道吐魯番盆地,沿塔裏木河西行,越蔥嶺,也就是今天的帕米爾高原,到達大宛境內。

《史記·大宛列傳》中記載:“大宛在匈奴西南,在漢正西,去漢可萬里。”

大宛在今天的費爾幹納盆地,也就是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三國交界處。大宛國王知道張騫來意後,派遣嚮導護送張騫前往康居,並從康居前往大月氏。此時大月氏在西遷後已將今天的塔吉克斯坦北部重鎮苦盞收入版圖。有學者認為,從地圖上可以看出,張騫正是從今天的苦盞一帶進入大月氏屬地。

塔吉克斯坦國立大學歷史系博士生夏冉說,經原蘇聯科學院和塔吉克斯坦學者考證,有文字資料證明張騫曾到達距離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25公里的吉薩爾地區,並曾受到熱情款待。

塔吉克斯坦國家博物館研究員卡季洛娃說,張騫到過的吉薩爾地區現在仍保存著一座公元前5世紀到公元14世紀的古城遺跡,目前正和其他7座塔吉克斯坦古絲綢之路上的古跡聯合申遺。從博物館陳列的照片看,兩座橢圓形的古堡聳立在山丘間,其間以一座大門相連,城墻厚實。可以想像,在張騫的時代,大門緊閉後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險要關隘。

司馬遷在《史記》中說:“於是西北國始通於漢矣。然張騫鑿空,其後使往者皆稱博望侯,以為質與國外,外國由此信之。”這是讚其開拓絲路、溝通東西之壯舉。

塔吉克斯坦總統拉赫蒙曾說過,張騫是中國派往塔吉克斯坦的第一位大使。卡季洛娃也介紹說,張騫之後,絲綢之路逐漸形成。得益於絲綢之路,塔吉克斯坦的先人粟特人善經商,5至8世紀,主要從事陸上絲綢的國際貿易,最盛時將生意從拜佔庭一路做到中國。

在塔吉克斯坦國家博物館,一個公元1世紀的純金衣飾引人矚目,巴掌大的金色飾物上有盤旋飛升的兩條龍,栩栩如生,清晰可辨,分明帶有東方的印跡。卡季洛娃說,龍圖騰崇拜在塔吉克斯坦並不典型,可以推斷,這一形像是自中國經絲路傳入此地。

博物館中還有一尊長12.5米的臥佛,這一公元7到8世紀的臥佛出土於塔吉克斯坦南部一處佛寺遺址,大佛“右脅而臥”,神態安詳。佛教曾於公元1世紀到3世紀貴霜王朝統治時期在塔吉克斯坦廣為傳播。夏冉說,佛教自印度東傳,以及中國佛教人士前往印度求學留下的很多遺跡,均可證明絲路之興。

看著帶有歲月滄桑的實物,令人不由憑欄長思。不難想像,歷經艱辛的張騫當年看著沉重的城門一點點打開該是如何的喜悅。如今,當年的城堡早已成遺跡,供人憑吊,而絲路仍在,歷千年而常新。(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