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文化视野 » 山外青山 » 正文

山外青山| 在藍山,品味一場純粹的愛戀

2016-02-11 14:22:20  来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Cg-4jVLgf76Ia6KuAAT-ZHnr1icAAEHFQM1DMAABP58135小.jpg

文| 亞太日報特約記者 劉莉莉

“我不在家裡,就在咖啡館。不在咖啡館,就在去咖啡館的路上。”

站在藍山腳下,聯想起茨威格的名言,頗有些一廂情願。畢竟,奧地利作家沒有到過牙買加,藍山也沒有因為某位文豪駐足,而被貼上華而不實的文化標籤,令“咖啡美人”的清譽沾染半點紅塵俗氣。

藍山是純粹的,藍山咖啡也是純粹的,香、甜、苦、酸,如同一場純粹的愛戀。然而,擁有藍山一般的愛情,幸運亦不幸,猶如漫步雲中,卻不知身處懸崖邊,錯把苦短情愛,當作煙火人生。

畢竟,童話之巔,哀傷無限。

藍山是藍色的嗎?

藍山山脈,宛如長龍,盤踞在牙買加島東部,最高峰海拔2256米,是加勒比地區的制高點。

100818lgtsl1sfozgcggfy.jpg

牙買加藍山山脈。 資料圖片。

藍山之所以馳名世界,是因為這裡培育出了世界上最昂貴的咖啡品種。藍山咖啡獲稱咖啡中的“美人”,自然少不了肥沃的火山土壤、清新的空氣和濕潤多雨的氣候……畢竟,絕色美人,怎能少了萬千寵愛呢?

藍山真的是藍色的嗎?

從外觀看,藍山和普通山脈相比無異。不過,每逢天氣晴朗的時候,太陽直射加勒比海面,山峰反射出海水璀璨的藍色光芒,使自己矗立在一片幽幽的藍色氛圍裡。“藍山”之名,因此而來。

于藍山尋“美人”芳蹤,世間最浪漫的事,不過如此。

驅車行駛在蜿蜒的公路上,穿行于靜謐山林,四周環繞着一層輕輕的薄霧,兩旁高大的棕櫚樹、白色馬蹄蓮和一些不知名的小花,跟隨三三兩兩身穿花袍、頭頂竹籃的黑人婦女一起,被迅速地甩在了身後。

看着汽車海拔儀上的數字不斷上升,感覺空氣愈發新鮮清涼。也許因為身處藍山,竟仿佛感覺吸入鼻腔的清爽中,還含有咖啡的淡香。

1_111205015422_4.jpg

成熟的咖啡豆如同小櫻桃一般。 資料圖片。

果真,咖啡種植園出現在路邊,香氣撲面而來,那是村民在烘烤咖啡豆。一片片茂密的咖啡樹上長着巴掌大的綠葉,綠葉底下是一簇簇的咖啡豆,有的還是青翠欲滴的顏色,有的已經變成紅色,如同小櫻桃一般,當咖啡豆變成紅色,就意味着瓜熟蒂落,可以採摘了。

藍山咖啡每年的收穫期為6月到11月,咖啡樹一般長在崎嶇的山坡上,只有熟練的工人才能完成採摘。此外,咖啡豆的去殼、晾曬、烘烤等程序都要依照嚴格的要求進行,否則又怎麼能算得上是享譽世界的藍山咖啡呢?

牙買加政府對於咖啡的品種有着嚴格的界定。一般而言,生長在藍山山脈海拔1800米以上的咖啡才能被歸為藍山咖啡,而其他的只能被稱為高山咖啡或牙買加咖啡。也正因為此,方顯出“咖啡美人”的高貴。

煮咖啡,如呵護愛情

草莓山莊,前身是一片咖啡和草莓種植園。1972年,成功捧紅“雷鬼音樂教父”鮑勃·馬里的小島唱片公司創始人克里斯·布萊克威爾買下這座種植園,打造成一座超五星級酒店,給藍山增加了些許商業氛圍。

-6.JPG

牙買加草莓山莊由十幾座棕頂白牆的小別墅組成。 圖/亞太日報特約攝影師朱慶翔。

草莓山莊,三面環山,一面望海,由十幾座棕頂白牆的小別墅組成。這些外牆刻有精緻浮雕的喬治亞風格小洋房,隱秘在蒼山翠林之中,散發着奢華慵懶的氣息。

身處草莓山莊咖啡廳,不像擠在空間狹小的星巴克,等待一杯藍山咖啡,可不能帶着速食主義的浮躁與大條,必須拿出企盼心上人的耐心與虔誠,心煩氣躁,便失了誠意,也壞了氣氛。

2.JPG

牙買加草莓山莊。 圖/亞太日報特約攝影師朱慶翔。

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絕豔易凋,連城易碎,愛情亦是嬌貴,需要百般珍惜,萬般寵愛。雖說男女相處,天然吸引遠勝一切技巧,但沒了相處之道,愛情便成了一出恣意妄為的滑稽戲,只剩下賈寶玉的歇斯底里和林妹妹的哭哭啼啼。

想必,烹製一杯正宗的藍山咖啡,如同呵護一段感情,需要倍加小心,才不辜負那份天生麗質。

煮藍山咖啡,要使用虹吸壺,以便更好地控制溫度。煮咖啡時的水溫最好控制在90度左右,而非100度沸水,若水溫控制不當,可能會影響到藍山咖啡的香醇口感。沒辦法,誰讓美人就是這麼“嬌氣”呢!

mp12178700_1429843331213_3.jpeg

煮藍山咖啡,要使用虹吸壺以便更好地控制溫度。 資料圖片。

侍者在煮咖啡時要做好每個細節,就連盛放咖啡的瓷杯都要事先溫熱一下。這一點倒是與我國茶道中的“溫杯”十分相似,都是為保證杯子和液體的溫度相近,以免液體倒進冰冷的杯子後溫度驟降,損失香氣。

當“美人”妝成,娉娉裊裊而出,足以讓人眼前一亮。棕黑色的液體盛裝在精巧的淡藍色骨瓷咖啡杯中,冒着騰騰熱氣,散發出一股優雅的清香。剛入口的時候,苦中帶香,咽下去,喉頭感到隱隱酸味,過一會,又有一股甘甜縈繞在唇齒之間,讓人久久難以忘懷……

“樂”,一個人就夠了

草莓山莊咖啡廳,一張靠窗桌子,沒有牛奶罐,沒有糖盒,只一杯藍山咖啡,從頭至尾。

不加牛奶或糖,是因為藍山咖啡本已將咖啡特有的苦、甜和酸完美地結合在一起,無需其他調味品干擾。也正是因為此,與一般咖啡相比,藍山更顯苦澀,這恐怕是其追求極致之路上,不得不承受的無奈。

1-1404211A913546_meitu_17.jpg

藍山咖啡豆。 資料圖片。

然而,正是這份濃郁的苦,彰顯了藍山的魅力,就像愛情,其迷人之處,就在於那傷感苦澀的特質和白駒過隙的宿命。

若尋愛情滋味,便又要說“人生若只如初見”。那時,月色白華,人尚青蔥,琴瑟和諧,你儂我儂,沒有經過現實愁苦,也未見識真相猥瑣。然而,幸福,本是一件太憑運氣的事,稍不留神,水中月便會消失殆盡,鏡中花就會變成一地碎片,猶如糖衣炮彈,甜蜜化去,唯剩苦膽。

一直在想,一段至純至美的愛情是怎樣的?是像趙四小姐對張少帥,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若為愛情故,二者皆可拋;還是像《牡丹亭》中的杜麗娘對柳夢梅,生可以死,死可以生,抑或像愛喝咖啡的茨威格,在他那篇著名的《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中所描寫的:不抱希望,低聲下氣,曲意逢迎,熱情奔放,“如果你叫我,就算我呆在墳墓裡,也會湧出一股力量站起來,跟着你走”。

追求極致愛情的男女,一頭栽進他們的命運,就像跌進一個深淵,從那一秒鐘起,心中只惦念一人……有了你,荒山野嶺也是溫暖,沒有你,身處人群亦覺孤單……

但怕就怕,明明各有所需,卻不願賭服輸,最終焦頭爛額,一地雞毛。這就像不加牛奶和糖的藍山咖啡,並非所有人都消受得了那份苦,卻不甘“平庸”,擺出一副“道中人”的姿態,不僅委屈了自己,還辜負那一顆顆上好的咖啡豆。

af21-pso0122.jpg工人們在咖啡種植園內勞作。 資料圖片。

其實,“平庸”又有什麼不好呢?有時候,深邃,誕生於簡單;粗糙,催生出優雅。與其追求一份驚天地泣鬼神的愛情,不如收穫一顆怡然自得的平常心。畢竟,“愛”,是兩個人的事,但“樂”,一個人就夠了。

正如同藍山之上,居民享受着平凡的快樂。男人們背着裝滿紅彤彤咖啡豆的草筐,以勞作為樂;婦女們圍着鮮豔的花圍裙,嘻嘻哈哈,有說有笑,以悠閒為樂;赤着腳的小攤主,坐在路邊,兜售新鮮水果和蔬菜,以簡單為樂……

正是在勞作、悠閒和簡單之中,蘊含着扭轉乾坤的力量。


作者簡介:

QQ图片20151231153418.png

劉莉莉,80後北京女孩,跟所有北京人一樣,心裏裝著地球。父母都是外交官,自小跟著大人走世界、看天下。從外交學院畢業後進入新華社,從事的是國際新聞報導,用另一種方式來關聯天下。

轉眼“入行”已是第九個年頭,自認為未虛擲光陰,忠實地履行著新聞記錄者、歷史見證者和故事傾聽者的職責。2010年9月作為記者被派往墨西哥新華社拉美總分社,踏上了《百年孤獨》作者瑪爾克斯筆下那片古老而神奇的大陸。

在拉美工作和生活期間,有機會到15個國家采訪、遊歷,深深愛上了這片土地,曾在二十國集團(G20)峰會、聯合氣候大會等國際會議和高端訪談中采訪總統,也曾在毒梟出沒的墨西哥城貧民窟與當地居民話家常,曾坐在地板上與環保主義者談天說地,也曾到當地華僑家中做客,體味海外遊子的冷暖……

豐富的采訪經歷使她積累了大量的寫作素材。駐外兩年,除了完成日常報道外,還為《環球》、《國際先驅導報》、《參考消息》、《經濟參考報》等報刊撰寫了十幾萬字的文稿,將一個多姿多彩的拉美展現在讀者面前。

2012年底結束任期回國,但心裏依然眷戀著拉美的山山水水,工作之餘,也為報刊撰寫特稿和專欄,並為央廣“中國之聲”擔任特約評論員。如今在《亞太日報》開設專欄《山外青山》,希望利用這個新媒體聚合平臺傳遞拉美及其他區域的文化訊息,講述那些值得稱道的歷史和傳奇,用自己的感悟,與讀者構建心靈的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