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文化视野 » APD观察 » 正文

鲁哈尼连任的背后:伊朗选民只是对倒退说“不”

2017-05-23 10:47: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在一场把国家推向危机“爆点”的选举中,数千万伊朗人在5月19日投票选出了中间派人物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使他得以继续留在总统办公室开始第二任期。

在总共1636位登记注册参选总统的候选人中,绝大多数都在经过宪法监护委员会(Guardian Council)的审核后被剔除出名单。宪法监护委员会由六名宗教专家和六名法学家组成。宗教专家由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直接任命,法学家由伊朗议会(Majlis)选出。值得一提的是,议会选举候选人的参选资格也是由宪法监护委员会审议确定的。

这次大选中,被宪法监护委员会取消资格的登记参选者人数创下新纪录,有上千名之多,这其中就包括不得人心的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和他当政时的内阁成员。最终只有六人入围,包括穆罕默德·巴吉尔·卡利巴夫(Mohammad Baqer Qalibaf)、穆斯塔法·米尔萨利姆(Mostafa Mir-Salim)、穆斯塔法·哈希米-塔巴(Mostafa Hashemitaba)、埃沙格·贾汉吉里(Eshaq Jahangiri)、哈桑·鲁哈尼和易卜拉欣·莱希(Ebrahim Raisi)。

不过,伊朗民众对摆在面前的这些选项并不那么开心。

哈希米-塔巴的行政履历并不让人印象深刻。米尔萨利姆自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以来曾在政府中担任多项职务,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伊朗文化及伊斯兰教令部部长。在担任部长期间,他打压媒体,甚至曾说出“媒体智商不够,不足以拥有自由”这样的话。即便是现在,他还依然持有这样的观点。

卡利巴夫曾是伊朗警察总监,如今已担任德黑兰市市长超过十年。这次参选前,卡利巴夫已发起过两次最终失败的竞选。贾汉吉里则是现任副总统,人们知道他最终会为支持鲁哈尼而退选,因此都没把他参选认真当回事。

如此一来,大选中的两位主要竞争者只剩下鲁哈尼和莱希。莱希是伊马姆·礼萨慈善基金会(Imam Reza Holy Shrine,官方称Astan Quds Razavi)的主管。作为一个宗教机构,这个伊朗最大的慈善基金会在各大行业领域都有涉足。

25年来,莱希曾在司法系统担任多个要职,包括在2014年到2016年间担任司法部长。莱希不受欢迎有几个原因,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曾在1988年参与大规模处决政治犯。此外,他也未能在伊斯法罕市发生对女性泼硫酸的事件后正式逮捕任何人。很多伊朗人相信,泼硫酸事件是宗教治安团体成员的“杰作”,是为了恐吓女性,迫使他们遵守伊斯兰共和国严格的着装规范。

除此之外,莱希还是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周五祷告领袖艾哈迈德·阿拉莫霍达(Ahamd Alamolhoda)的女婿。阿拉莫霍达的思想极为保守,多年来经常因其粗暴出格的言论登上报纸头条。2009年,他曾在一番恶名远扬的言论中把反政府抗议者称为畜生,并宣布对他们发动战争。

至于现任总统鲁哈尼,他与世界上的其他核大国达成了核问题解决方案,由此解除了一直以来损害该国利益的部分外部制裁,也使得高企的通货膨胀率降到了个位数。不过,多数伊朗人并没有感受到核协议对他们日常生活带来的影响,而让他们愤怒的是,在他们勉强维持生计的同时,国有企业的管理者却在大把捞钱,一个月能挣几十万美元。

在大选的三个月前,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开始批评鲁哈尼政府在经济治理上的表现,甚至指控说政府报告给出了被夸大的重要经济指标。

哈梅内伊的指责同时成了伊朗政治光谱中两大阵营选民做出决定的因素。强硬派人士把这视为最高领袖对鲁哈尼的反对,而与他们不相容的大多数人则无视这些指责,反而变得更愿意把票投给鲁哈尼。

财务腐败是几位候选人在电视直播辩论中的主题之一。他们不遗余力地相互指责,没有一个人能毫发不伤地全身而退。事实上,伊朗民众也不对他们选好的候选人抱有幻想,认为自己选的人就不会受到指责或是毫无污点记录。对很多伊朗人来说,把票投给鲁哈尼并不是“选择”的问题,而是一项必要的决定。

“在宪法监护委员会拒绝了所有来自体制外的人后,你不得不在罪犯和骗子之间做选择。我并不(真的)是投票给鲁哈尼,我投票是为了反对倒退。”来自加兹温省的31岁记者迈赫迪(Mehdi)清楚地表示,他“不会在正常情况下把选票投给这些候选人里的任何一个”。

事实也正是如此。很多伊朗人面对的抉择是:把权力交给一位有着无比不光彩过去的强硬派教士(莱希),还是选一位虽然有缺点,但已证明自己不会做出鲁莽和极端言论、不会让伊朗在世界中陷入孤立的温和派人士(鲁哈尼)。

而伊朗政治光谱另一端的选民们则在考虑:是把权力交给一位被腐败玷污、正在毁掉国家的总统,还是投票给一位虽有缺点,但缺点不包括财务腐败的教士。

来自加姆萨尔的32岁哲学系研究生法特梅赫(Fatemeh)说:“莱希在我们(保守派)当中其实并不受欢迎,但他在两个恶人中算是小巫见大巫。我们没得选,他唯一能弥补缺点的品质,就是他不像鲁哈尼那么腐败。”

本次大选的高投票率并不意味着人们对伊朗政治的支持,只是说明伊朗人不想冒着风险选出一位像艾哈迈迪内贾德那样的执政者。他们担心,一位缺少经验和外交天赋的领导人可能会把国家带向战争,让中东不稳定的局势进一步恶化。

来自德黑兰的29岁政治活动人士米里亚姆(Miriam)说:“我投给鲁哈尼是因为,他是候选人中最好的,但并不是说他是最理想的选项。他在过去四年的表现以及他与国内各派系形成的联盟,证明他已经与自己过去的观点保持了距离。他已经在国内营造了一个更宽容的氛围。”

米里亚姆告诉我,她相信鲁哈尼已经学会了如何航行于伊朗的政治迷宫,也拥有一支有能力的团队,这其中就包括极受欢迎的外交部长贾瓦德·扎里夫(Javad Zarif)。扎里夫成功促成签署了包罗万象的核协议,而之前的很多人都做不到这一点。“我不止投票给鲁哈尼,我也投给他的内阁。”

然而,对鲁哈尼来说,与伊朗最高领袖一同站在政局不稳的地震带上,他的前路必定艰辛不易。

尽管伊朗总统由普选选出,但他能否坐稳位子仍要看最高领袖的脸色。伊朗宪法赋予议会弹劾总统的权力,但议员们的投票结果(即便超过了议员人数三分之二的最低通过票数)也不过是个建议,能否生效仍需要得到最高领袖的批准。最高领袖可以选择无视议会的决定,单方面确认一位总统仍然合法。而按照伊朗宪法第110条款,最高领袖也被赋予了绕过整个议会罢免一位在任总统的无上权力。

最重要的是,鲁哈尼有一项极为艰巨的任务——赢得1600万投票给他对手的保守派选民的心。要知道,这些人不会轻易原谅他的缺点,也不喜欢鲁哈尼把伊朗带上一条温和派前进路线。无论鲁哈尼的坚定拥趸还是那些不得已把票投给他的人,都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鲁哈尼获胜当然是庆祝的理由,”来自伊斯法罕的32岁建筑师阿里·雷扎(Ali Reza)对我说,“我们不止对强硬派路线者说了‘不’,我们也确保了伊朗能有个更好的未来。我要说,未来并不会完美,他(鲁哈尼)做起事来还会束手束脚,但至少我们阻止了那些想把我们带回到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老路上的人。”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