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文化视野 » APD观察 » 正文

“支付宝们被收编了,马云囧了,央行笑了?”别瞎扯了

2017-08-08 16:03: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作者 刘晓忠

支付宝们被收编了?马云囧了?银联哭了?央行笑了……真相是那些误读者犯二了。

这个消息的来源是,最近央行下发了文件,明确2018年6月30日后,所有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至此,历经一年多的酝酿,网联平台终于揭开了面纱。

网联平台旨在修补第三方支付的灰色地带

鉴于《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及相关实施细则等规定的定位,第三方支付公司从事的是网络支付业务,主要以小额为主。

而即将设立并运行的网联平台,实际类似于一个微支付版的中央清算系统,这使得现今绕开央行清算系统的支付宝、财付通等,将不再游离于央行的监管之外,第三方支付在清算领域的“黑匣”,逐渐变得越来越“白匣”化。

但是,部分人士用“支付宝们被收编了,马云囧了,银联哭了,央行笑了”等对峙化修辞,形容网联平台对第三方支付业务的冲击,则过于夸大其辞了。事实上,网联平台的搭建,更多是修补第三方支付业务的灰色地带,对第三方支付平台的业务影响相对有限。

在引入网联平台前,第三方支付公司采取的是与银行一对多的对接模式,多方关系相对混乱。

比如,在第三方支付公司末将客户备付金存入备付金托管银行前,客户资金更多是在支付机构内部进行资金流转。这一阶段,有关客户资金的流转信息,托管银行和央行等看到的,更多是支付机构通过内部轧差调整后的资金信息,无法有效穿透监控,也难以排除这一监管空档期间是否存在诈骗、洗钱和违规违法等问题。

引入网联后,作为清算平台,网联一端连着第三方支付公司,另一端对接着银行系统,第三方支付机构不需直接对接银行了,这使支付机构、客户出账银行、备付金托管银行、客户入账银行等金融场景的往来信息,将在网联这一清算平台上得到透明化反应。

不论是托管银行,还是央行等,不仅可以看到用户间资金的划转清结算这一事实,而且资金为什么这样划转,能与划转的资金来自哪里、去往何处等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可追溯的证据链。   

限定为非营利组织更利于网联平台健康发展

同时,网联平台的出现,使第三方支付公司不再需要与不同的银行一一谈判,实现银行网络资源共享,从而客观上降低了第三方支付的一些交易成本。

当然,这样评价的前提是,网联平台只是一个公共服务型的非营利组织,才能在一定程度上通过过程透明和程序正义,为第三方支付公司、用户等提供透明化信任保障。

不过,如果网联平台若借助其清算功能,切入客户备付金集中管理领域,进而会与第三方支付公司产生利益冲突。

以第三方支付的代表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金服为例,目前其通过余额宝、小贷、招财宝、蚂蚁聚宝等业务,已切入或正在切入金融服务的全产业生态链,变成一个综合金融服务的金控平台,而不再是单纯的第三方支付平台。

显然,严格将网联平台限定为一种特定领域的公共服务机构,且限定为非营利组织,使其费用主要来源于会员的会费,以及政府的专项资金支持,无疑更有利于网联平台的健康发展。

网联平台是数据产权和隐私保护的契机

同时,鉴于网联平台整合了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数据,有关部门可以此为契机,推进数据产权和用户隐私的保护。当前,尽管大数据已被誉为21世纪的石油,但数据产权及用户隐私保护等问题,在国内一直得不到有效规范,且往往是大公司在侵犯用户隐私方面如入无人之境。

因此,严格鉴定用户对自身在网络上交易和交流数据产权等,更有利于数据的合法和高效使用。否则,数据产权和用户隐私得不到有效保护,用户数据的真实性将难以获得根本的保障,更甭提后续云计算、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等的有效性了。

另外,即将设立的网联平台,预示着无法提供交易场景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在市场竞争中的生存挑战将愈发凸显,第三方支付市场将进一步巩固寡头竞争的格局。

总之,当前网联平台设立的初衷,尽管主要基于监管之考虑,但其内生着一个金融分工专业化的动力,而分工意味着市场交易的厚度和深度更具有了可拓展性,预示着金融活动场景具有了更透明化、市场化的担保体系。

因此,从商业角度看,网联平台是第三方支付和互联网金融乱象结束的开始,为细分的金融场景打开更多的方便之门。

而那些说“马云囧了,央行笑了”的声音,其实是牵强附会。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