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商业 » 正文

用加密货币建设一座城?一群美国创业者想在波多黎各试一试

2018-02-19 10:39: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这里原先是一个儿童博物馆,布鲁克·皮尔斯在里面表示,他和他的同伴们希望打造一个加密货币的乌托邦,那里的货币都是虚拟的,合同也都会公开。

美国《纽约时报》网络版近日撰文称,一群美国创业者为了践行自己对加密货币的愿景而聚集到波多黎各,希望在那里打造一座新的城市,向全世界展示加密货币的未来前景。

以下为原文内容:

他们把正在建造的这个东西叫做“波托帮”(Puertopia)。但后来有人告诉他们,这个词在拉丁语里的意思是“永恒的男孩游乐场”。所以他们改了名字,叫它Sol。

今年冬天,数十名通过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致富的创业者一同前往波多黎各。他们卖掉了美国加州的房子和汽车,在这个加勒比小岛上建立了居所,希望能逃避州和联邦政府对其日益增长的财富征收的税费,在他们这项纳税义务非常繁重,其中一些现在甚至达到了数十亿美元。

这些人几乎都是男性,他们对于如何处置这些财富已经制定了一项计划:他们想建立一个加密货币的乌托邦,一座使用虚拟货币且公开所有合同的新城市,以此向全世界展示加密货币的未来究竟是什么样子。区块链是一种数字总账,它构成了虚拟货币的基础,而且具有重塑社会的潜力——“波托帮”就是为了证明这一点。

一年多来,这些创业者一直在寻找最佳地点。在飓风“玛丽亚”去年9月摧毁了波多黎各的基础设施,加之机密货币的价格开始飙升之后,他们看到了机会,同时也感觉时不我待。

所以,这个加密社区便聚集在这里,共同创造属于他们的天堂。现在,投资者们正在四处寻找可以自建机场和码头的地方。他们接管了首都圣胡安老城区的旅馆和博物馆。他们说,他们即将获得当地政府的允许,有望在那里建设第一家加密货币银行。

“这里发生了一场完美的风暴,”新闻网站CNET创始人哈尔西·迈纳(Halsey Minor)说,他今年冬天将把他的区块链公司Videocoin从开曼群岛转移到波多黎各。提到飓风“玛丽亚”和随之而来的投资兴趣,他补充道,“虽然这对波多黎各人民来说非常糟糕,但从长远来看,以后回过头来看的话,那将是天赐良机。”

波多黎各提供了空前的税收优惠:没有联邦个人所得税,没有资本利得税,还提供优惠的营业税——不必放弃你的美国公民身份就可以享受这一切。就目前而言,当地政府似乎乐于接受这群加密货币乌托邦主义者;总督将于3月在他们的Puerto Crypto区块链峰会上发言。

30岁的乔瓦尼·门德斯(Giovanni Mendez)是该地区最著名的区块链税务律师。他原本预计,在飓风“玛丽亚”之后,为了避税移民将会消失,但实际上却不降反增。

“增长非常惊人,”门德斯说,他大约有二十几个客户,“他们凑到一起来了。”

加密货币投资者最近几个月聚集到圣胡安,他们在寻找一块有自己的机场和码头的地方,他们还在圣胡安老城接管了一些酒店和一座博物馆。

这场运动给对冲基金经理罗伯·里尔(Robb Rill)这种早期来到波多黎各避税的移民敲响了警钟,他为那些来到这里避税的人组建了一个社会团体。

“他们打电话给我说,他们要购买25万英亩的土地,这样就能组建自己的城市,在波多黎各创建一座城市,在那里拥有自己的加密世界。”里尔说,他2013年移居这里,“我不能参与其中。”

新来的人仍在讨论“波托帮”应该采用何种形式。一些人认为应该建立一座城市,还有人认为搬到圣胡安老城就足够了。但波托帮人希望快速行动。

“你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行业能像你在这里看到的那样催化一个地方。”迈纳说。

Monastery酒店

找到土地之前,波托帮人就来到了他们就来到了Monastery,这是一个2万平方英尺的酒店。他们租下这里,把它当做基地。这座酒店基本没有受到飓风的影响。

最近的一个晚上,麦特·克莱蒙森(Matt Clemenson)和史蒂芬·莫瑞斯(Stephen Morris)在Monastery的屋顶上喝啤酒。克莱门森为人随和,戴着双色蛤蟆镜。莫瑞斯是个很爱说话的英国人,他穿着工装短裤和军靴,脖子上挂着智能手机。他们想说明两件事:选择波多黎各是因为飓风,他们是为和平而来。

“只有当一切都被冲走时,你才有理由从头重建。”53岁的莫瑞斯说。

“我们是仁慈的资本家,正在建设一个仁慈的经济体。”34岁的克莱门森说,他是Lottery.com的联合创始人,该网站在彩票中使用了区块链技术。“波多黎各一直是一颗隐秘的宝石,这个神秘岛屿始终被人们忽视。也许500年后,我们就能做正确对待它了。”

其他的波托帮人坐着大巴在外面找到一天的土地,回来之后也都来到屋顶上。中间是37岁的布鲁克·皮尔斯(Brock Pierce),他身着一件黑色背心,几乎盖到膝盖,还戴着一顶黑色毡帽。他和其他人去年12月初抵达该岛。

皮尔斯(中)与乔什·博尔斯(左)和麦特·克莱蒙森在Monastery的屋顶,那是圣胡安的一座酒店,他们把那里租了下来,当做临时总部。

“同情、尊重、财务透明,”当被问及在这里指导他们的是什么时,皮尔斯如是说。

作为比特币基金会的理事,皮尔斯是加密货币热潮中重要人物。他参与创立了一个企业区块链创业公司Block.One,他们已经通过所谓的ICO(首次代币发行)方式卖出了大约2亿美元的定制虚拟货币EOS。所有流通的EOS代币价值约为65亿美元。

皮尔斯曾是一名小童星,他很早就进入了数字货币领域,以职业玩家的身份在电子游戏《魔兽世界》中挖掘和交易黄金,这个项目的部分资金是由美国总统特朗普之前的顾问斯蒂芬·班农(Stephen K. Bannon)。皮尔斯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他此前曾因涉嫌欺诈等罪名被起诉。

楼下,在Monastery的阁楼里,大约有十几个外国人在里面聚会。那天晚上停水了,所以厕所和水龙头都干了。迈纳躺在一个躺椅上。

“美国不需要我们。它想阻碍这个经济。”迈纳说,他指的是加密货币投资者在美国的银行碰到的各种障碍,“需要有一个地方,让人们可以自由地创造发明。”

皮尔斯抱着拳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他每天都会用手机和便携式音箱把一段视频播放好几遍: 1940年的《大独裁者》,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在里面模仿希特勒集结他的军队。他从一些台词中找到了灵感,例如:“除了机器,我们还需要人性”。

“我担心人们会误解我们的行动,”皮尔斯说,“以为我们只是来波多黎各避税的。”

他说,他的目标是用10亿美元自有资金创建一种慈善代币。“如果你从money(钱)里面把MY(我的)去掉,那就剩下ONE(一个)了。”皮尔斯说。

“他的追求比这个更高。”加拿大服装公司Nygard的接班人、加密货币投资者凯·尼贾德(Kai Nygard)说,“超越了金钱。”

这里原先是儿童博物馆。对创业者们来说,波多黎各提供了举世无双的税收优惠:没有联邦所得税,没有资本利得税,还享有优惠的营业税,而且可以保留美国公民的身份。

皮尔斯的个性和他的精神存在对这个团体很重要,他们的成员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知论者。皮尔斯会定期举行仪式。那天早些时候,他们在寻找土地的时候,在一棵名为Ceiba( 生命之树)的古树前停了下来。

“布鲁克在它的怀抱里依偎了10分钟。”尼贾德说。

皮尔斯绕着树走了一圈,为波多帮祈祷,手里拿着他在这片土地上捡到的一把生锈的扳手。他吻了一个老人的脚。他在水中为一块水晶祝福,所有人都在旁边看着。尼加德说,他还向所有人和那棵树树播放了卓别林的演讲。

那把扳手现在放在阁楼上,又重又油腻。

后来,在附近一家餐馆吃晚饭时,他们要了章鱼爪、炸奶酪、酸橘汁腌鱼和朗姆鸡尾酒。他们开始讨论是否要购买波多黎各的罗斯福路海军基地,该基地占地9000英亩,有两个深水港和一个临近的机场。唯一的障碍是:这里遗留了很多污染物,需要大量资金才能清理干净。

皮尔斯那时已经睡着了,他的帽子向下歪着,胳膊交叉在胸前。他有很多晚上都只睡两个小时,通常是在硬地垫上与地球的电能保持接触。乔什·博尔斯(Josh Boles)是一个高大健壮的人,他是也是加密货币移民。他把皮尔斯抱了起来,带着整个团体又回到了Monastery。

他们走过老城一个广场上的一幢粉红色的大楼,这是他们给波托帮市中心规划愿景的始点。这里曾经是一个儿童博物馆,他们计划把它变成一个秘密会所和外延中心,它的使命是“把有波托帮理想的波多黎各人聚到一起”。

Vanderbilt酒店

在波托帮,工作时间日都很随意。一天早上,39岁的布莱恩·拉金(Bryan Larkin)和42岁的里夫·柯林斯(Reeve Collins))在另一家名叫Condado Vanderbilt的老酒店里工作,他们在那里的泳池酒吧里拿着笔记本电脑,上面放着冰冻的果汁朗姆酒。

拉金说:“我们要把这里变成加密乐园。”

拉金已经挖了大约20亿美元比特币,他是波多黎各上市公司Blockchain Industries的CTO。

柯林斯是一位互联网老兵,他通过ICO为他的BlockV应用商店筹集了2000多万美元,这种代币的流通市值约为1.25亿美元。他还与他人共同创立了Tether,该公司支持与一美元价值挂钩的加密货币,其流通代币价值约21亿美元,但该公司在虚拟货币领域引发了巨大争议。

“不,不,我不想缴税。”柯林斯说,“除了国王、政府或神以外,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可以由任何人发行自己的货币。”

皮尔斯和博尔斯与罗伯特·安德森(右)坐在一起,他们所在的Monastery基本没有受到去年的“玛利亚”飓风的破坏。

他刚从加州的圣塔莫尼卡搬到这里,只带了几个包,现在正在创办一家名叫Vatom Factory本地加密货币孵化器。

“布鲁克当时说,‘我们要搬到波多黎各去避税,去创建一座新城镇。’我说,‘我也加入。’”柯林斯说,“当时还一无所有。”

他们很快就回去工作了,他们要去查看Coinmarketcap.com网站,上面显示了各种加密货币的价格。

“我们的市值一个星期就上涨了1亿美元。”柯林斯说。

“祝贺你,伙计。”拉金说。

圣胡安欢迎你?

在整个圣胡安地区,许多当地人都想搞清楚该如何处理与这些加密社区移民的关系。

一些人对新的浪潮持开放态度,认为这是一种值得欢迎的投资和想法。

波多黎各经济发展和商业部的首席商业开发官艾丽卡·梅迪纳-维奇尼(Erika Medina-Vecchini)在她的办公室里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对加密货币公司持开放态度。”她表示,她的办公室正在发起一场广告宣传活动,瞄准了加密社区移民浪潮,而口号则是“天堂表演”(Paradise Performs)。

还有人担心波多黎各被人用来做实验,他们谈到了“加密殖民主义”。32岁的理查德·洛佩兹(Richard Lopez)在Arecibo镇经营一家名叫Estella的披萨店,他说:“我觉得这很棒。用税收吸引他们,他们就会在这里花钱。”

33岁的安德里亚·萨茨(Andria Satz)是在圣胡安老城长大的,他在波多黎各保护信托基金会工作。

“这里是富人的避税地。”她说,“任何人都可以到我们这里来做实验。外国人可以免税,本地人却没有这种待遇。”

洛佩斯说,波多黎各需要一些东西来刺激经济。“我们必须找到新的方式。”他说。

“那就用比特币吧,为什么不呢。” 萨茨举起双手说。

洛佩斯说,他和儿时的朋友、31岁的拉斐尔·佩雷斯(Rafael Perez)尝试在他们的家乡建立一个比特币矿。但他表示,那里的电力供应一直不稳定,就算要挖一个比特币,也要费很多电。

(来源:腾讯科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