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商业 » 正文

普京:恐怖分子为暗杀我用尽高科技手段!

2018-04-09 17:36: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谁是世界上遭遇暗杀次数最多的人?据说是前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

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处境虽然不如卡斯特罗险恶,但也是各路仇人的重点暗杀对象。

美国《外交政策》期刊曾发布“世界暗杀目标排行榜”,普京排在第二位。据“今日俄罗斯”统计,俄强力部门至少挫败了十几起针对普京的暗杀阴谋。

普京在日前俄罗斯国家电视台推出的大型纪录片《普京》中,首次透露了自己担任总统后遇到的暗杀阴谋。

记者问道:“您遇到过多少次暗杀阴谋?”

但普京并没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说道:“这方面的俗语有很多。(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常说:王位与断头台总是离得不远。问题不在于什么王位。我从来都不觉得我坐在什么王位上。问题在于,一个人需要为自己作出选择时,必须明白这一选择连带什么影响。”

什么意思?其实大概就是:既然当了总统,就别怕有人想暗杀你。

普京遭遇的第一次未遂暗杀发生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

2000年底,上任还不到一年的普京总统宣布访问南高加索国家阿塞拜疆。当时俄罗斯国内还在进行车臣战争,车臣就位于北高加索。

这是他上任后首次外访,这也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领导人对阿塞拜疆的首次国事访问,因此意义重大。

当时,寻求独立的“伊奇克里亚车臣共和国”得到了一些外部势力的支持,在阿塞拜疆实施所谓的“国际人道主义行动”。

大量恐怖分子通过这一途径渗透到巴库,寻找合适的袭击地点,企图在普京访问期间发动袭击。他们选择了普京访问的必经之地——无名英雄纪念广场。普京访阿的一项活动就到那里向无名英雄献花。

恐怖组织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一名专业刺客。这名恐怖分子叫恰南·艾哈迈德·鲁斯塔姆,伊拉克籍,出生于1974年,曾经在基地组织训练营接受过训练,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参与制造过多起恐怖事件。2000年5月,阿塞拜疆国家安全部门开始注意到他。

幸运的是,俄罗斯情报部门监听到了恐怖分子的电话,提前掌握了他们刺杀普京的计划。他们准备利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用手机sim卡同时无线连接多枚炸弹,适时通过手机遥控引爆炸弹。

请注意,这是在2000年,那时手机还远远没有达到现在这样的普及程度,在阿塞拜疆不仅是稀缺品,还是奢侈品,更别说拿手机去引爆炸弹了。

这种高科技没有专业人员的参与指导,是不可能实现的。

无论是俄罗斯还是阿塞拜疆的情报部门,都是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

恐怖分子会把炸弹藏到哪里呢?

无名英雄纪念广场有一条林荫小道,小道的一侧是一长排大理石墓碑。按计划,恐怖分子要在普京经过这里时,用手机引爆埋藏在这里的炸弹,把这些大理石墓碑炸得粉碎。

大理石与石灰石等其他石材不同,一旦爆炸,大理石就会炸裂成尖锐的碎块,对周边人员具有极强的杀伤人。

考虑到爆炸和墓碑的数量,这次袭击一旦得以实施,恐怖分子必然得手,后果不堪设想。而且,恐怖分子用手机远程引爆炸弹,不在事发现场,也很容易逃脱。

就在普京启程访问前的最后一刻,刺客恰南·艾哈迈德·鲁斯塔姆被警方抓获了。他承认,就在普京访问的前一天夜里,他还一直在无名英雄纪念广场的林荫小道上游荡,伺机下手埋藏炸药。

这伙恐怖分子刺杀普京,是为了报复普京打碎了他们的“建国”梦想。分离分子一直想在北高加索车臣地区成立自己的“哈里发国”。

最终,普京顺利完成了对阿塞拜疆的访问。

第二次:出席雅尔塔独联体峰会 普京险遭袭击

2000年8月18日,普京到雅尔塔参加独联体国家元首非正式峰会时,遭遇第二次暗杀阴谋。

这时候的雅尔塔,连同整个克里米亚半岛,还是乌克兰的领土范围。

据乌克兰国家安全局局长杰尔卡奇事后透露,当时他们获悉并粉碎了一起企图行刺普京的阴谋。他说,乌方根据有关线索扣押了4名车臣人和几名来自中东国家的人,并对他们严加审讯,随后把他们驱逐出境。

但俄、乌双方都把这个暗杀阴谋列为高级机密,不愿透露疑犯姓名、暗杀动机和具体计划等细节。

暗杀还有余波。普京回国后的9月11日晚22时许,正当他的车队在莫斯科库图佐夫大街快速行驶的时候,一辆俄制“日古利”牌小轿车一路尾随,随后突然冲上前来,把总统车队的一辆吉普车撞翻,导致车上人员受伤,而且险些伤及普京。关键时刻,普京的保镖们用护卫车将肇事车撞出了车队。

俄联邦安全局为此立案调查,拘捕了肇事的两个年轻人,但没有披露最后结果。

第三次:出访阿塞拜疆 险遭炸弹袭击

普京于2002年1月9日至10日访问阿塞拜疆。

早在1999年底,一个名叫罗斯塔姆的人就来到阿塞拜疆首府巴库,隐藏下来等待时机。罗斯塔姆来自伊拉克,曾在阿富汗恐怖基地接受过训练,和车臣非法武装有直接联系。

得知普京即将访阿后,他立即准备下手。但在普京到访之前,阿塞拜疆安全部门获得了有关情报,收缴了偷运入国境的炸弹。

罗斯塔姆被逮捕,2002年1月,经过秘密审讯,罗斯塔姆被法院判处l0年监禁。

第四次:精神病男子闯关欲杀普京

2002年2月6日中午,一名40岁左右、身材魁梧的男子驾车冲进克里姆林宫围墙。

被制服后,警方发现,一年前这名男子就曾驾驶一辆轿车,企图强行冲进克里姆林宫的一扇大门。

经审查,警方在他的一本日记中发现了这样的话:“我要砍掉普京的脑袋。”

后来医生说,这名男子显然受过精神刺激,因为他的哥哥被人残忍谋杀,砍掉了脑袋。至于这名男子为何要刺杀普京,他向精神病医生作了“解释”。他指控普京是一名“德国间谍”,并使俄罗斯充满“纳粹主义”,导致国内出现许多亲纳粹组织。

第五次:驱车回家 公路旁暗藏三箱炸药

普京平时在克里姆林宫上班,而他的家位于莫斯科郊外。普京每次下班回家,都要乘车经过鲁布莱沃——乌斯潘斯科耶高速公路。

恐怖分子通过长期跟踪总统车队,掌握了普京下班回家的时间和路线,经过反复测算之后,将3大盒总共40公斤的高能炸药装进一根铁管,然后悄悄埋在这条高速公路的一个排水涵洞里,就等普京车队出现时遥控引爆炸药。

2002年11月27日,俄安全部门侦获了这一情报,并及时排除了爆炸物。据俄媒报道,从当晚8时45分开始,这条公路至少被封锁了两个小时,而普京的车队则绕道另外一条公路回了家。

第六次:天桥底下的手工制作炸弹

2003年6月23日,在普京的车队要经过圣彼得堡市和普斯科夫市之间的一条公路之前数小时,一名当地警察在公路上巡逻时,偶然发现一个手工制作的爆炸装置。

这个爆炸装置藏在一个袋子中,被安放在公路的一座桥底下。这名警察立即打电话请求支援,安全人员赶到现场,处理了这枚炸弹。

第七次:两名“特工”欲在普京访问英国时实施暗杀

英国警方在2003年10月12日破获一起准备在普京访问英国时实施暗杀的阴谋。

警方透露说,这是根据流亡在英国的前俄罗斯特工利特维年科(此人在2006年11月因钋-210中毒身亡)的密报而采取的行动。

利特维年科对英国警方说,他过去在俄联邦安全局工作时的同事波尼金少校以及另一个叫阿廖欣的人,来到伦敦。来人介绍了俄国内情况后咬牙切齿地说:“普京必须被推翻,他准备把所有人都关进监狱……得有人出来收拾他。”

波尼金说,他在俄联邦安全局的同事能了解到普京出国访问的计划和每场活动的行车路线,有这样可靠的内线提供情报,再安排一个有车臣背景的狙击手埋伏在其必经之路上,暗杀普京易如反掌。

利特维年科对此心存疑虑,认为有可能是俄情报机关在对他“下套”,因此决定将此事密报英国警方,以防万一。

英国军情五处立即把波尼金和阿廖欣逮捕归案,并对两人足足审讯了5天,试图了解他们的底细以及与车臣叛军的联系。波尼金对所策划的暗杀阴谋供认不讳,还强调是应利特维年科的请求才来英国的。但不知何故,警方很快就将他们释放,前提条件是他们必须限期离开英国。据说,两人获释后迅速逃回了俄罗斯。

第八次:莫斯科街头惊现两枚汽车炸弹

2004年9月18日,俄安全人员在莫斯科的一条大街上发现两辆汽车内装有炸药和地雷。

这条大街是通往克里姆林宫的主要干道,普京的车队每天都会从此经过。

俄安全部门逮捕了来自圣彼得堡的嫌疑人。这名嫌疑人供认,有人给了他1000美元,让他把这两辆装有炸弹的汽车停在总统车队必经的这条大街上。

出人意料的是,这名嫌疑人吸毒成瘾,被捕后不久因心脏病突发而死亡。

第九次:普京参加黑海经济合作组织峰会时险遇刺

2007年6月,普京在前往土耳其参加黑海经济合作组织峰会的前一天,有消息指有人预谋暗杀他。

土耳其媒体报道说,普京抵达伊斯坦布尔当天,基地组织成员策划在峰会召开前实施暗杀行动。随后,土耳其警方逮捕了5名涉嫌与基地组织有关的人。

第十次:普京出访伊朗传出暗杀图谋

2007年10月14日,有媒体报道援引特工部门消息人士说,有人企图在普京10月15日至16日访问德黑兰期间实施暗杀行动。伊朗逮捕了一名涉嫌谋杀普京的通讯公司工作人员。

第十一次:极端组织欲暗杀普京 制造炸弹时走火

2012年1月,哈萨克斯坦人伊利亚·普扬津和车臣移民鲁斯兰·马达耶夫在乌克兰租住的公寓内自制炸弹时不慎走火,马达耶夫当场死亡,普扬津被送入医院,他供认了预谋在俄罗斯发动恐怖袭击的计划,其最终目标是普京。

他们属于一个叫“高加索酋长国”的极端组织。随后,乌克兰安全机构控制了该组织的头目,俄罗斯人奥斯马耶夫。奥斯马耶夫交代,他和同伙受车臣武装首脑乌马罗夫指派,企图进入俄罗斯,并在俄大选后实施针对普京的暗杀。

最终,奥斯马耶夫被乌克兰判处2年9个月14天有期徒刑,普扬津被引渡至俄罗斯后获刑10年。

这些暗杀背后的主使者,多数与车臣武装分子有关。1999年8月普京出任俄政府总理之后,立即发动第二次车臣战争。车臣叛军基本被打垮,残余势力则逃往深山老林或转人地下。出任总统后,普京更采取各种强硬措施,大力打击车臣恐怖势力。这些手段,加剧了车程叛军对普京的刺杀行动。

普京的“保护者”

普京多次遭遇暗杀阴谋,都能化险为夷,主要是得益于俄罗斯的情报工作和安全保卫工作十分严密。

普京出行时,跟随大约150人左右的保镖。这些保镖都是内务部队或特种部队千里挑一精选出来的反恐护卫高手,年龄不超过35岁,体格强壮,反应敏捷。

普京每次出行,都有四层保镖护卫。

第一层是贴身保镖,跟随普京左右。他们携带各式武器,头戴耳机,时刻处在高度戒备状态,手指永远留在扳机上,并准备用自己的身体为总统挡子弹。他们还手提各种“口袋”和“公文包”,这实际上是折叠式防弹护板,遇到危险,只要轻轻抖动,就会变成铜墙铁壁。

第二层是混在人群中的“便衣”保镖。一旦发现可疑人物,他们会像小偷那样暗中下手,做到不引人注意。

第三层也是身着便衣的护卫者。站在人群四周,任务是要挡住人群,阻止可能出现的“杀手”走近普京。

第四层是离总统最远的护卫人员。由狙击手组成,他们一般潜伏在屋顶,随时准备消灭威胁总统人身安全的人。

普京出行的车队往往由5至7辆汽车组成,其中有三辆完全相同的防弹汽车,一辆是真正的普京座车,其他两辆坐的是全副武装的保镖。

当普京的专车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随行保镖会在两秒钟内从车里跳出来,跟着普京座车跑上一小段路,然后抢在座车停稳之前站好各自的位置,其中一名保镖负责为普京打开车门,在开门的一刹那把普京让到自己跟前,另外一些保镖则马上把普京团团围在中间,以便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可能射向普京的子弹。

为了防备总统车队误中埋伏,护卫人员甚至配备有自动反坦克火箭筒和移动式地对空火箭系统等重型武器。

普京外访时,先遣人员会提前一个月做好准备。普京将下榻的酒店会被进行检查,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和对外情报局在一些细小的事情上进行合作,比如“总统下榻的房间究竟有多安全?总统厕所的细菌生物污染指数是多少。”

甚至,酒店的被单床单和浴室用品全部被重新更换,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洗漱用品和密封严密的克里姆林宫特供新鲜水果。

在如此严密的保卫之下,虽然屡屡传出刺杀普京的图谋,普京始终高枕无忧。正如他在2012年所说的,“如果总在害怕,那日子就不要过了——还是让他们(恐怖分子)怕我们吧。”

“(暗杀计划)一直都在继续……我再说一遍:不用怕他们”。

“任何处在我这个位置上的人都必须接受这些。但这些事情任何时候都不应当影响工作,它们从未影响也不会影响我的工作”。

(来源:亚太日报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