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斯里兰卡 » 文化交流 » 舌尖上的中国 » 正文

唐朝食府 美食中飘逸中国文化韵味

2015-01-05 13:11:19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锡兰华文报》特约记者毛晶晶:随着中国与斯里兰卡关系不断升温,科伦坡的中餐馆在2014年迎来新格局。其中,一家名为唐朝食府的中餐馆自开张起便备受瞩目,它的独特之处在于,无论是从餐馆命名、环境佈局、还是菜品研製上,都透著“文化”二字。
 
目前,唐朝食府不仅是科伦坡仅有的一家以潮州菜系为主的中餐馆,更是一家坚持以中国美食传统味道为本、旨在传扬中国文化的中餐馆。
 

(斯里兰卡议长恰玛律前来唐朝品尝中国美食)
 
兰卡人评美食:顶级、正宗
 
在中国,潮州菜历来以昂贵著称,其选料考究,刀工精细,追求色香味俱全,有中国最高端菜系之一的美誉。这一点在唐朝食府中得到了最大限度地保留。用斯里兰卡食客泰郎的话说,在这裡,你吃的不仅仅是味道,感受到的还有中国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
 
泰郎是一位地道的中国美食迷,时隔不久就要带着朋友家人到各个中餐馆打打牙祭,唐朝就是他在科伦坡的“新发现”。
 

(泰郎对在就餐中拉着老闆黄永明合影致谢)
 
日前,记者在唐朝食府巧遇这位兰卡中国美食迷。在泰郎看来,唐朝食府好吃,头道当选限量供应的“盛世之拼”凉菜,这种被称为潮州“打冷”的卤水,用料丰富,取材原讲究,冷冻后蘸香油蒜末吃,入口冰鲜爽滑,吃的恰是宫廷荟萃、繁花似锦之感。而菜名说的则是盛世之不易,皆是诸公打拼而来。看着眼前从中国空运来的新鲜鹅掌、鹅肝,以及白嫩如玉的卤水豆腐佐味,泰郎眼神都亮了,品尝了一块鹅肝后,更是讚不绝口:能充分发掘每一种食材的味道,这是中国美食的神奇之处。
 
堪称招牌的还有晶莹璀璨肉皮冻,这道菜看在盘中是一道工艺品,钳在筷中似天成的宝石,含在口中,则瞬间化为一股香气四溢的琼脂,泰郎称,在第一次吃到这道菜后曾直呼:不可思议!
 

(兰卡百姓带着孩子前来就餐)
 
当然,唐朝食府还有很多菜是泰郎尚没有品尝过但心怀向往的。单是解释名字,就已经相当于一堂中国文化入门课,例如“太宗鼎”来源于唐太宗的“贞观之治”,这道历史名菜佛跳墙,用料考究,烹製程式严格,20多种主要原料经过处理,配以红枣、香菇、冬笋、香葱、姜片等多种佐料,依序层层叠叠装入绍兴酒坛,旺火烧沸,文火慢煨,正所谓“坛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 ”。
 
同样,“牡丹蟹”吃的是新鲜肥美的兰卡蟹,道的则是国色天香的情怀;“玄机·鱼”,“堂前燕”“秋水鸭”皆来之不同的典故和诗词。在这一点上,餐馆老闆黄永明有著作为中国古典文化忠实拥护者的“私心”:他想把最地道中国饮食和文化,传播到斯里兰卡。
 
幸运的是,即使是异国他乡,黄永明通过唐朝食府这个平台依然拥有众多知音,萨里姆是其中之一。他如此评价唐朝食府的菜:Each dish here comes with its own unique flavor,excellent and top authentic Chinese cuisine,chef please take a bow。(每道菜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优秀,顶级正宗的中国菜,向厨师鞠躬致敬。)
 








兰卡人评环境:中国风优雅
 
潮州菜之所以昂贵,最重要还在食材:海鲜生猛,蔬果新鲜,配料精细。为此,唐朝食府特意设置了符合海鲜生存环境的水池来存放各类海产品食材如蟹,虾,鱼等,保证了海鲜的生猛;餐厅还在科伦坡郊区租地自种各类蔬果,保证了蔬果的有机健康;配酱调料的原料更是花了心思在国内采购了空运过来,保证了食材口感的地道。
 
这样的匠心独具还体现在从餐馆名号到装潢设计中的每一个细节。本着传播中国文化的决心,唐朝食府把“唐风”完美融合到餐馆整体设计中。古典的木格子作为隔断和装饰,从前厅进门就入眼帘的古筝,楼梯上方的小巧精緻的丝绸绣花灯笼,各个包厢彩瓷陶器的摆设,休息小座的整套功夫茶桌,服务人员的一身青花瓷旗袍……从你迈入唐朝的那一刻起,中国古典韵味便无处不在。
 


在当地一家媒体供职的史法尼先生这样评价他眼中的唐朝食府:The interior is really classy and the paintings,the wallpaper,the Chinese stringed instrument,all come together to create an authentic vibe!(餐厅内部非常优雅,绘画,壁纸,和中国絃乐器一起构建了一个非常真实的氛围)。
 


黄永明介绍,之所以叫唐朝食府,“皆因盛唐文化之包容,国势之鼎盛,最具中国文化的代表”,而说到为什么主打潮州菜,除了老闆本人出身于岭南之外,最重要还在于潮州菜作为汉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历史可追溯到汉,繁荣于唐,鼎盛于明清时代,如今更是随着无数国人足迹走向世界——而唐朝食府,便是岭南美食在南亚的一次登台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