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组图 | 漫画家们是这样描绘特朗普的

2017-09-05 10:29:2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特朗普上任半年多来,屡屡成为世界各大杂志和其它媒体的封面人物。以特朗普作为讽刺对象的漫画家们,谈了谈他们是如何进行创作的。

《经济学人》,乔恩·伯克利

这幅封面的灵感来自于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避谈对右翼群体的谴责。我先用铅笔随笔画出尽可能多的跟这件事相关的东西,譬如纳粹标志、三K党的帽子、游行标语、雕像、燃烧的火炬,等等。我试着发现其中的关联,把它们组合成既能抓人眼球、又能凸显主题的图像。我想象着特朗普扔掉了狗哨、拿起了大喇叭,立刻就把它跟3K党帽子的形状联系到了一起。”

《新共和》,安德烈·卡里洛

杂志希望我画穿着拘束衣的特朗普。我的构思如图所示,特朗普双膝跪地,呼吸困难,心神不宁。当一幅讽刺漫画的意义不言自明时,就不难理解,讽刺对于抨击(权力)滥用是一个多么有价值的工具。对于墨索里尼和(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也是如此,他们人格的荒谬程度难分高下。在这种情况下,一幅既容易理解、又能传达观点的漫画,立刻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传播媒介。

《明镜》周刊,埃德尔·罗德里格斯

《明镜》周刊有时会给我一些主题,让我做出评论。关于特朗普,我通常会用简单、生动、直接的描绘。我不希望观众因为多余的东西或特征而分心。我也不想用面部表情,我觉得没必要。我希望观众能用一种直接的方式来面对他们所看到的东西。我认为,我们艺术家和艺术总监,应该试图把我们眼中的世界如实地表达出来。在过去发生类似的事情时,保持沉默往往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经济学人》,乔恩·伯克利

我们还能讽刺什么?三周前,俄罗斯在对我们暗中破坏;两周前,我们还在核战爆发的边缘徘徊;上周,我们对抗走上街头的纳粹分子。如果不是特朗普吸引了几乎全部注意力,我们的封面本该是疯狂的英国退欧,更不用说(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随便抓人、(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为了打击毒品而随便杀人。作为以讽刺为业的人,我觉得我已经跟不上形势了。但是,特朗普当局越像车祸现场,也就越有意思。

《时代》周刊,埃德尔·罗德里格斯

《时代》周刊向我约稿,在夏洛茨维尔的事件发生之后,让我创作一幅关于美国的仇恨的封面。我给艺术总监和编辑发去了十来个点子和草稿,他们认为这个抓住了他们的痛点。特朗普试图曲解语词的本意,对新闻工作者的辛勤劳动嗤之以鼻,甚至对三权分立的治国基本纲领提出质疑。为纳粹分子和白人至上主义者辩护一点儿也不好笑,所以‘讽刺’一词并不适用于我的这一工作;我希望大家对这个人要高度警醒,在我看来,这个人相当危险。

英国《周刊》(The Week),霍华德·麦克威廉

特朗普在镜头面前的种种卡通表情,给我们提供了正如我们所愿的素材。当他称主流媒体为‘美国人民的敌人’时,他那怒气冲冲的表情正是我画这个封面时所需要的,用我的三维立体写实画风来表现刚好合适,把读者放在了记者的视角上。很容易想象特朗普怒摔打字机的画面。

《经济学人》,迈尔斯·多诺万

艺术总监史蒂芬·佩奇提供了班克西(Banksy,英国著名街头艺术家,真实身份始终成谜)作品中的构思——一个闹事者正要投掷一束花。插画是传达概念的绝佳工具,照片往往做不到这一点。对于特朗普,每天都有那么多可以讽刺的东西,这是个黄金时代。我担心的是,特朗普成了编辑们的无脑选择。各种杂志基本每周都要报道关于特朗普的事情,尽管我认为政治和商业类杂志是印刷业中仅有的销量有所提升的领域——他们这么做一定有些道理。

《综艺》(Variety),阿妮塔·坤兹

几十年来,我一直在画政治题材的插画,但是这样的总统我还是头一次见。第一个被我下笔嘲弄的总统是卡特,批判得最厉害的是布什。我曾经希望不要画特朗普,我不希望他的形象占据我的脑子。但是《综艺》杂志希望我画一幅封面,仿照乔治·洛伊斯为《时尚先生》(Esquire)所做的尼克松的著名封面,我喜欢这个点子。我觉得在9·11事件之后,讽刺被侵蚀了;9·11之后很长时间,我的作品才得以在主流媒体发表。

《新政治家》,安德烈·卡里洛

我喜欢特朗普舔地球棒棒糖这个点子。我没有用什么特别的手法来处理他;我就是想让画看起来像他,又可以对他的人格有所阐释。必须承认,特朗普头发的卷曲、形状和颜色都很奇特,非常难把握。在我的画中,特朗普的人设从唐老鸭到纳粹变化多端,他头发的样子也跟着变化,取决于我是要强调他的愚蠢还是极端主义倾向。

英国《周刊》,霍华德·麦克威廉

当特朗普第一次与金正恩对峙时,我需要一个严肃的特朗普。老式的持枪决斗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每当有机会画特朗普的侧脸时,我都感到非常高兴,因为他的特征——头发的斜坡、突出的眉毛、前伸的嘴唇——非常有特点。金正恩则难画一点,因为可供参考的照片不多。幸运的是,从漫画家的角度来说,他们各自的发型在政界人物中是如此独特,识别度太高了。

《滚石》,维克多·尤哈斯

这龙卷风太有意思了。特朗普的横空出世,让许多漫画家都赚了不少;视觉评论重新变得激进而富有创造力,这是自约翰逊、尼克松时代以来几乎几十年未有的现象。我们的新闻周期充满不确定性。绘画还没完成一半的时候,一场新的危机也许就会来临,一切都得推倒重来。面对短暂的新闻周期和一个接着又一个的危机,漫画家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描绘一些简单的、面向设计的、符号化的图像。


翻译:界面新闻 王潼

(来源: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