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默克尔大选前最后一次集会 抗议者嘘声贯穿始终

2017-09-24 07:00:1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当地时间本周日(9月24日),德国将进行新一届大选投票。各候选人也进入了冲刺阶段。

周五傍晚,在姊妹党基社盟主席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等人的陪同下,总理默克尔于拜仁州首府慕尼黑市中心玛利亚广场的临时舞台上做投票前最后一次集会演讲。

舞台两侧站着不到10位身着西装的保镖,他们手里拿着长柄雨伞,虽然当天并没有下雨;舞台正前方是用铁架子圈起来的一大块空地,最前方分配给了媒体,后面坐着受邀的基社盟党团成员。再往后是被栏杆隔开的区域,挤满了围观的市民,可能也有刚好路过的啤酒节游客。

默克尔穿着标志性的桃红色外套,对着支持者发表了长约30分钟的讲话。舞台三面被围,默克尔站的位置看不到左右两边。如果这是一幅没有声音的画面,一切看起来很完美。

但是打开声音的时候,你会听到几乎不间断的嘈杂声和口哨声淹没了默克尔的演讲。噪音来自舞台右边一百多米外的大量反对者,嘘声贯穿于整个演讲。

他们举着“默克尔恨德国”,“默克尔进监狱”的等标语,每个人都在尽力发出嘈杂声。保镖们手里的雨伞大概是用来挡反对者扔来的鸡蛋。而能够把他们与这边竞选集会隔开的只有警察。

抗议者不仅仅来自民粹主义的“选项党”和反伊斯兰组织PEGIDA等右翼组织和政党,一个左派的小组也在队伍里。他们声称反对默克尔、基社盟,以及资本主义。另外,举着绿色旗帜、反对柴油车,支持全民公投的环保人士也加入其中。

德国《焦点》杂志称,“似乎每个默克尔的反对派别都派了代表来到玛利亚广场,向默克尔和她的姊妹党表达不同意见。”

默克尔声音有些嘶哑,再加上持续不断的噪音,声音显得更为微弱。她谈到了许诺过的减税政策、刺激创新、强调德国的多样性、保证国民财产安全和德国文化的独立。临近结束时默克尔还提到了难民议题,但没有涉及备受争议的接受难民“无上限”。她特别感谢了慕尼黑所在的南部门户拜仁州在帮助应对难民危机时做出的贡献。

北方人默克尔在南方

基社盟是拜仁州的本地党团,与默克尔的基民盟在联邦议会中结成一个党团(合称联盟党)。双方有着较为明确的分工:基社盟的活动范围主要限于拜仁州内,基民盟则负责全国其他州的活动,不在拜仁州与基社盟竞争。

然而两党在政策方针上是有冲突的,尤其是对于接受难民上限的议题。基社盟明确拒绝执行默克尔的接收难民“无上限”的政策,要求设立每年20万难民的固定上限。

演讲中默克尔尝试拉近与安静的本地潜在支持者的距离。她说虽然自己是北方人,或许在某些生活习惯上与南德不同,但彼此应该团结在这个共同的国家之内。然而现场人群的反应仍很冷淡。

虽然现场有众多支持者,但似乎他们更多是来声援本地党团基社盟的。默克尔获得寥寥掌声的演讲结束后,基社盟主席、拜仁州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和基社盟热门候选人赫尔曼(Joachim Herrmann) 也分别发表了简短讲话。

有别于默克尔的声音嘶哑,泽霍费尔声音洪亮,盖过了旁边反对者的噪音,现场气氛终于活络了一些。

基社盟热门候选人赫尔曼针对州内安全进行了一场激昂的陈词,称拜仁州只做德国最安全的州是不够的,应该带领德国成为欧洲最安全的国家,并且保证“德国仍然是基督教国家”。赫尔曼的陈词受到了现场人们的欢迎,掌声不断。

右翼民粹主义选项党发起挑战

英萨研究所(INSA)的一项实时民调显示,截至当地时间9月22日,选项党的支持率攀升到了13%,为该党自今年1月以来最高。4年前的大选中,刚成立的选项党得票率仅为4.7%,没能跨过5%的最低要求,被挡在了联邦议会之外。

选项党支持率的不断上升引发担忧。传统大党都在下降:联盟党的实时支持率为34%,相比18日下降了2个百分点;其最大对手社民党丢了1个百分点,降到21%。要知道,2013大选的时候,联盟党以41.5%的支持率获胜,社民党取得25.7%支持率,左翼党以8.6%的支持率排在第三。

调查机构N24-Emnid在9月7日的调查数据显示,37%的选民目前对于人选的态度仍不确定。而对于大多数德国人来说,教育政策(84%)是最重要的,其次是反恐(81%)和难民政策(79%)。后两个方面预计都可以使选项党受益。

联盟党和社民党的优势正在减弱,各小党派的支持率在上升。选项党能否在大选中成为第三大党,顺利进入联邦议会还未可知,但起码从默克尔最后一次竞选集会看,选项党支持者的声势已经让默克尔的感受到了威胁。

集会结束时,笔者随机找到还在现场的一位年轻人,问他对默克尔演讲的看法。

“她今天的演讲并没有什么新内容,都是老生常谈。”这名男子回答到。

“那你周日会为她投票吗?”我问道。

“我还没有想好,”他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我猜我应该会投给她的。”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