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亚太圆桌会 | 当教育遇到资本,谁是畸形幼教市场的罪魁祸首?

2017-12-04 17:39: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记者:曾新岚 荀诗林 刘丹忆 周馨怡

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让“幼教”再次成了热词。

首先,来看一些数据。

幼师资源严重供不应求,到2021年全国幼师缺口或达300万;目前全国幼儿教师学历主要集中在专科水平,占总数的56.37%。贵族幼儿园每月学费动辄一两万,普通班每月学费大概在3500元左右,国际班学费4800元。但其教师月薪却只在2000元-3000元之间;

人们不仅要问,家长交的天价学费用到哪儿了?中国的幼教事业又该何去何从?本期圆桌会邀请两位嘉宾来谈谈相关问题。

专家介绍:

王鹏:亚太智库研究员,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讲师;

胡麒牧:亚太智库研究员,中钢集团高级经济师。

【“重物轻人”成通病】

亚太日报:目前全国幼师人才紧缺,市场价格本该看涨,可是为何全国幼师月收入普遍较低?家长交的学费都去哪儿了?

王鹏:“重物轻人”是中国当下各行各业的通病,教育行业尤其如此,不止是幼教。譬如医院、高校、科研所,国家可以投入大量资金购买设备、仪器、试剂,但对于科研的核心——科研人员却设置劳务费用的最高比例。此前劳务费是不得高于10%,现在有所调整。同理,在幼教行业,不管是上级主管、评定部门,还是市场、学生家长,或者是幼儿园、公司,普遍都注重硬件,可以花大价钱购买设备、营造园区,以此向主管部门申请评优,向家长展示实力,却忽略了幼教所有环节中最重要的核心组分——幼师的基本待遇。

胡麒牧:教育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应该是师资,师资才是最大运营成本。但如果幼教市场是一个牌照管理严重供不应求的市场,则牌照就会大幅溢价,对牌照的估值就会提高,如果对幼儿园的投入绝大部分是为获得牌照而进行的支出,势必会挤占对师资的投入。而且如果通过获得牌照就能进入一个竞争不激烈或者没有竞争的市场,则对师资的估值就会偏低。投资方会把牌照看做巨额无形资产,而教师工资则会被看成简单劳动的成本,而不是人力资本投资。

【幼师≠看孩子】

亚太日报:幼师门槛真的低吗?

王鹏:第一,人们的认识存在误区,总以为幼教是所有教育中最简单的,把幼师简单理解为“看孩子”,因而不需要任何职业资质、职前培训、理论功底、实践经验。这是非常错误的。

第二,当前市场对幼师的需求量大,加上工资又低,所以愿意投身幼师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有限,因此雇主也无法在极其有限的应聘者中设置高门槛,优中选优

胡麒牧:当前的幼教从业人员尤其是私立园教师无法分享行业发展的红利,其绝对收入水平偏低,工作辛苦,从工作性价比来看,决定了不会有高端人才进入。如果设置高门槛,就会无法满足幼教市场对师资数量的需求。

【幼教市场垄断成风,坐地起价无处申诉】

亚太日报:幼教事业为何成为资本的香饽饽?

胡麒牧:从供需关系来看,幼教市场处于较明显的供不应求状态。从供给侧来看,公立幼儿园远远不能满足适龄儿童的入园需求,这部分供给弹性小,限于财政预算约束,短期难以快速大幅扩张;剩余入园需求要靠私立幼儿园满足,私立幼儿园发展虽然快,但发展速度跟不上需求扩张速度。从需求侧来看,80后生育高峰期一代人的子女已经到了入园年龄,二孩政策也放开,而入园基本是刚需,所以幼教市场需求非常大,而且扩张迅速。所以投资于市场供给方,也就是幼儿园,未来收益有较好的保障。

从市场结构来看,首先牌照本身就属于行政性的稀缺资源,获得牌照才能进入市场供给侧,否则就是违法经营。然后看市场集中度指标。幼教是供给的区域性限制非常强的产业,鉴于幼儿的年龄特征,需求方只能在以住所为圆点,半径为几公里的范围内寻找供给,基本不存在跨区域选择,也就是市场是分割的。而在每个分割市场上,往往只有一家或者数量极少的幼儿园可供选择,所以幼教市场实际是由多个小型寡头市场和垄断市场构成的市场,应当用社区指标来看市场集中度。

从定价机制上看,私立幼儿园是自主定价,政府为鼓励私立幼儿园的发展,对入园收费标准是不干预的,而需求方面对社区唯一的或屈指可数的幼儿园是基本没有议价能力的。所以在这样一个严重供不应求,由小型寡头市场或垄断市场组成的产业里,私立园在这些分割市场上掌控的是几乎完全的定价权,是非常容易获取超额利润的,自然而然,幼教产业就会收到资本追捧。

王鹏:这主要是由市场供需关系决定的。只要市场有这个需求,就会有人去做。政府以前没有放行,有人私底下变相去做。后来政府允许民间资本办幼儿园,于是热钱涌入,泥沙俱下、良莠不齐。

理论上讲,幼儿园不应该资本化。教育(不是成人职业培训)都不应该资本化,至少不应该成为暴利行业。但在实践上,如果政府一时拿不出足够的资源满足当下社会的需求,那就只能放宽政策,引入社会力量、民间资本。既然是资本,一定是逐利的。那么这个时候政府就需要加强监管和引导,同时通过及时立法、严格执法来规范这个市场、产业,用有形的手(政府监管)和无形的手(市场竞争),让试图以经营幼儿园而“致富”的企业家院长们不得不通过提高质量、打造品牌的合法途径获利。

【放开幼教市场,让消费者用脚投票】

亚太日报:如何治理幼儿园乱象?

胡麒牧:从自律来看,资本逐利,要让资本自律要靠市场机制,那就是市场准入要放开,增加供给,让消费者用脚投票来淘汰恶劣企业,而不是面对附近社区唯一的幼儿园没得选择。当资本盈利下降,面临被竞争者取代的危险,自然会提高办园质量。

从法律来看,政府应该制定详细的行业标准,加强日常运营的持续性监管,而不是用牌照管理这种一次性的准入管理方式。另外要建立健全对一线教职人员的负面情绪疏导机制,无论资本怎么折腾,出了问题我们的孩子是直接受害者,我们关爱孩子的同时,也应关注直接接触孩子的教职人员的心理压力,帮助他们建立更加积极向上的心理状态,树立职业自豪感。

往期回顾:

亚太圆桌会 | 新规能否制止野蛮生长的现金贷?

亚太圆桌会 | 一面是“驱赶”,一面是欢迎,北上广要从人才争夺战中撤场?

亚太圆桌会 | 是谁导演了共享经济“死亡潮”?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