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沙特通过史上最高财政预算案,国家转型“2.0”明年是关键

2017-12-20 20:25: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正走向“改革开放”的沙特阿拉伯日前出台了沙特版“两万亿”经济振兴计划。

据阿拉伯卫星电视台报道,沙特国王萨勒曼19日在其官邸Yamamah王宫主持内阁会议,通过了该国2018年财政预算案。其中,沙特明年的财政支出预计达9780亿里亚尔(约合人民币1.72万亿元),创下该国历史上年度预算支出的最高纪录。

另据“阿拉伯新闻”等媒体报道,除了财政预算支出,沙特国家开发基金明年将投入500亿里亚尔资金,主权财富基金则预计将投资830亿里亚尔。由此,2018年沙特公共部门合计支出将达1.111万亿里亚尔(约合人民币2万亿元)。

高福利不再,但将补贴低收入者

除了创纪录的财政支出数据,根据最新预算,明年沙特的财政收入将为7830亿里亚尔,其中石油收入占63%,非石油收入占37%。财政赤字将达1950亿里亚尔。经济增长预计达2.7%。

伦敦资本经济咨询公司(CapitalEconomics)的中东经济学家杰森·图维(Jason Tuvey)向“阿拉伯新闻”表示,沙特创纪录的2018年财政支出意味着该国将于明年采取“适度宽松”的财政政策。但图维强调,这一个政策仅“适度”宽松,目前看来,其力度尚不如今年。

在新一年财政政策公布的同时,沙特财政部还公布了2017年度财政收支状况,其中,财政收入比2016年增长34%,达到6960亿里亚尔,财政赤字的占比则低于前两年。

在19日的电视讲话中,萨勒曼表示,政府计划将于2023年实现财政收支平衡,并继续努力将经济对石油的依赖度降到50%。

以石油为主要经济来源的沙特曾依赖高油价而无需担忧没钱花——政府的高福利支出远远赶不上滚滚石油带来的收益。该国民众也早已习惯了免费的一切——医疗、教育无需花钱,水电和燃油价格也低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在2013年,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急速下跌的油价使得沙特政府开始捉襟见肘,从2014年开始,沙特已连续四年面临财政赤字,这意味着尽管维系着表面上的“土豪”形象,沙特国库早已严重亏空。

为进一步增加财政收入,沙特政府已决定从明年1月1日起对包括食品在内的绝大多数商品和服务征收5%的销售税,并大幅提高水电和燃油价格。

但是,为避免涨价影响到中低收入阶层,沙特政府已为占该国人口半数以上的370万家庭开通“公民账户”,每月向账户内发放现金补贴开销。图维分析认为,“公民账户”的补贴和约720亿里亚尔的私营部门刺激计划(支出),将与增值税(VAT)和其他税收新政(的收入)相持平。

经济改革的“试金石”之年

在历经近3年的铺垫后,2018年,将成为沙特经济改革落地政策的“试金石”。

降低对石油经济的依赖是沙特“2030愿景”的重要一环。2014年石油危机下,沙特开始求变,于2015年宣布了彰显改革决心的“2030愿景”,由年仅30岁的国王儿子穆罕默德领衔。一年后,穆罕默德操刀,推出了“2030愿景”细则——一条改革开放的道路规划。

又过了一年,为改革所做的铺垫已基本构建——政府人事结构大幅调整、解除社会禁忌试水民意、规划蓝图逐步展现。

前迪拜国际金融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曾任黎巴嫩经济和贸易部长兼工业部长、黎巴嫩中央银行副行长的纳赛尔·赛迪(Nasser Saidi)接受“阿拉伯新闻”采访时分析称,2018年财政预算的出台正值沙特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我们看到在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发展项目中,沙特公营和私营部门正在建立起合作伙伴关系,包括卫生、教育等公共服务事业和社会资本领域。”

赛迪认为,2018年,沙特将开始实施国家转型计划“2.0版”。 其中,服务业,包括旅游业、酒店也、运输和物流(港口、机场等服务),以及基础设施建设,都是较易实现的目标,而沙特进一步刺激经济计划的重点,应着力于加强对中小企业的激励和提高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中的份额。

改革仍将与油价紧密相连

而要如愿实现经济转型、逐年降低预算赤字,国际油价无疑是一个重要因素。

过去两年间,国际油价从不到40美元/桶逐步恢复到60美元/桶上方。2017年下半年欧佩克组织在石油减产方面的合作以及日渐恢复的国际油价,一定程度上支撑了沙特为来年开出大额支票的信心。

赛迪指出,“沙特的2018年财政预算反映了这一点,明年的预算赤字低于预期”。同时,这一预算案还反映出沙特对于2018年国际油价的保守预期。

另据路透社报道,伦敦经济顾问公司TS Lombard的中东分析师马库斯·切尼维克斯(Marcus Chenevix)也认同这一观点,他更具体地指出,沙特最新预算显示,沙特政府预期明年油价在56至75美元/桶之间。

对于过半收入依然依赖石油的沙特而言,油价无疑是掌握其荣枯的重要指标。穆罕默德就曾指出,国际油价需维持在60美元/桶以上,才能确保2018年沙特阿美IPO能够募集到足够的资金。而料将成为最大上市公司的沙特阿美的IPO之路将成为沙特私有化经济改革的风向标。

但,油价是否是决定性指标?

“能源市场还是会对沙特的财政收支平衡构成较大影响。”专注海湾地区研究的清华大学博士生王霆懿向澎湃新闻指出,“石油收入牵涉多方面因素,不仅是国际能源价格,沙特的石油产量、化工产品和非石油的矿产资源收入也很重要。”

对此,沙特已深入布局。今年3月,萨勒曼国王的亚洲五国行,深入布局了整条石油产业链,下半年对另一能源大国俄罗斯的历史性访问,更展现了强强联手的可能性。

尽管沙特改革力求摆脱对石油的依赖,但无疑,石油经济还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辅佐沙特的非石油经济之路。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