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亚太财经观察 | 曹德旺这笔咨询费可能付晚了

2018-01-04 09:33: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评论员 梅新育

74.741万美元(约合486万元人民币)咨询费——新年前夕,一条新闻让福耀玻璃美国公司(下称福耀美国)支付的这笔咨询费顿时成为热门话题,因为收下这笔咨询费的“劳资关系研究所/LRI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下称LRI)提供的是关于如何“规避工会”的服务,其为福耀美国提供服务的效果在去年11月8—9日的工人投票中已经显现出来:福耀美国莫雷恩工厂的工人们以886︰441的压倒多数否决成立工会的倡议,令发起这次投票、已为在莫雷恩工厂设立工会而努力多时的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nited Automobile Workers, UAW)出乎意料。

在我看来,福耀集团老总曹德旺这笔咨询费该付,遗憾的是付得晚了;如果早点付,早点学会应对美国工会,福耀美国公司的效益很可能会好很多。

根据财经媒体报道,福耀集团2014年决定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俄亥俄州莫雷恩设立全世界最大的汽车玻璃单体工厂,2016年10月竣工投产,当年福耀美国公司净利润为亏损4161.05万美元,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为亏损1044.10万美元,而曹德旺之前制定的目标是2017年在美国市场挣到2亿美元。

为何效益不如预期?不是因为原料、能源等上游投入成本超过预期,毕竟美国天然气价格是中国的1/5,汽油、电力的价格是中国的一半,实际税负也低于中国,……这些都符合他事前了解的情况和预期,关键是俄亥俄州是汽车工会强势地区,由此带来的劳资争议给福耀美国带来了不少困扰。当初通用、福特、克莱斯勒等美国本土汽车三大巨头就是因为无法承受汽车工会的困扰而关闭俄州工厂,转移到工会势力薄弱的州,或是国外;福耀美国工厂就设在以前的通用汽车工厂旧址,决策拍出10亿美元巨额投资,居然没有先拿出几十万美元咨询费为劳资冲突防患未然,直到冲突已经登上《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在国际上闹得沸沸扬扬之后才亡羊补牢,不能不令人感到遗憾。

在更大背景下考察,无论是赴海外直接投资,还是单纯的对外货物出口和工程承包;不管是在美国、欧洲这样的发达国家,还是在韩国这样的新兴工业化国家,抑或秘鲁、赞比亚、柬埔寨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劳资关系摩擦早已已经成为中资企业在海外面临的最大考验之一,这方面案例为数甚多。雄心勃勃力图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要想成为全球性巨头,应对劳资关系摩擦就是他们无可回避的挑战。

面对这一挑战,我们该怎么做?遵守东道国相关法规,满足企业员工合理要求主张,……这些都是应对海外劳资关系问题的必要功课;但东道国劳资法规都符合客观经济规律吗?企业员工提出的要求都合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即使在美国这个以新教伦理立国、公认为欧美国家中保留自我奋斗精神最多的唯一超级大国美国,其工会体制和劳动薪酬体制也早已严重异化,奖懒罚勤作用极为显著,沦为懒惰不思进取者的保护伞和妨碍美国经济效率的肿瘤。曾经独步天下的美国汽车、钢铁等产业之所以没落,这些产业的工会组织不能辞其咎,包括令福耀头疼不已、不得不掏出大笔咨询费对付的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美国国内对此问题研究颇多、颇深。毫无疑问,经济增长的成果应当合理分配,但美式工会绝不是一个有助于经济可持续增长的模式。中国出口厂商对此都已经充分领教,更不用说福耀这种在美国投资设厂的了。

至于被许多美国企业家指为“懒惰”的法国等欧陆国家,至于经济发展水平不高却早早拷贝了太多欧式劳工保护和福利制度的不少非洲、拉美国家,这方面问题就更不用说了。正因为如此,德国能有现在较好的经济表现,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当初施罗德不惜牺牲自己政治生命改革劳动法规;法国新总统马克龙无论是当初在经济部长任上,还是就任总统之后,都要大力推动劳动法改革。

正因为如此,走出去的中资企业不仅要守法,不仅要满足员工合理要求,为其提供发展空间,还需要正视和应对员工、工会的道德风险。除了求助于专业咨询公司服务之外,我们更需要做的还是正名,为中国模式正名;只有这样才能占据解决劳资问题的理论与道义制高点,掌握主动权。冷静客观审视中资企业在海外市场遭遇的许多劳资关系摩擦,不难发现,其实质是先进高效的中国模式与落后低效的东道国模式、勤奋的中国人与懒惰的某些东道国人之间的摩擦;我们应当指出并推动社会批评落后、低效和懒惰,使其向先进、高效和勤奋看齐,最终做大蛋糕,实现共赢,而不是相反。

进一步放宽视角,企业跨国经营要在东道国面临多种多样的矛盾、冲突,有些矛盾、冲突可能发展到政治性风险的地步。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同样不仅仅需要尊重、妥协,也需要推行先进的文化和做法。倘若以“尊重”和“文化”为名,让懒惰和落后理直气壮,批评懒惰与落后反遭禁止、被扣上“歧视”之类罪名,那么何以弘扬勤奋与进步?在当前现实中,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尊重”和“文化”已经沦为导致群体性落后的最大祸根。良禽择木而栖,在招商的不同东道国中,其它条件相同,投资者理所当然优先选择更能学习、接受先进文化与做法的东道国。

在国内,勇于自省的美德使我们更能博采天下众长而实现进步;但在国外,面对他人的道德风险时,我们不仅要有自省,还需要有自信。


作者:梅新育,亚太智库研究员,著名经济学家。现任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先后在《21 世纪经济报道》、《新理财》、《证券市场周刊》、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中国工业报》、《上海商报》等媒体担任专栏作家,为中国金融出版社承担编审工作。

亚太日报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