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伊朗这几年:制裁解除民生仍艰难 网络发达麻烦也来了

2018-01-04 11:39: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鸡蛋太贵了!”据说,这是伊朗宗教圣城马什哈德爆发游行时人们喊出的第一个口号。由马什哈德开始,这场示威活动从去年12月28日延续至今,蔓延至伊朗十几个城市,发展成为“全国性事件”。有人称,这是“一个鸡蛋引发的骚乱”,物价高、失业率高随之成为国际媒体报道伊朗此轮示威爆发原因的高频词。2015年7月14日伊核协议达成时,伊朗人纷纷走上街头庆祝,甚至违反规定载歌载舞,准备迎接解除制裁后的美好生活。如今的“面包骚乱”似乎表明,他们的期望落空了。虽然伊朗政府已经确认,此次动乱离不开外部势力的煽动,然而民生终究是该国绕不开的难题。当下,伊朗人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

鸡蛋价格涨5倍,工人的午饭价格翻番

在游行的前一周,伊朗一个鸡蛋的价格从约合人民币0.2元涨到1.2元。虽然不是所有商品价格都像鸡蛋这样疯狂上涨,但目前伊朗的通货膨胀确实严重。根据官方数据,2017年,伊朗的通货膨胀率控制在10%左右。另外,去年9月到12月,1美元兑3.7万伊朗里亚尔贬为4.3万里亚尔。

在通货膨胀和货币贬值重压之下,穷人的生活难上加难。馕是伊朗人每天必需的主食。一年前,一张馕的价格是5000里亚尔,如今涨到1万。记者曾在伊朗市场看到,搬运工人的午饭就是一张馕。如今价格翻了一倍,他们的工资没变但实际收入减半了。美联社称,伊朗近来主要食品的价格都上涨了40%以上。

常驻德黑兰的中国资深媒体人北斗3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伊朗的生活必需消费品是有补贴的,一罐奶粉大概30元人民币,整鸡十几元,牛羊肉稍贵一些。多年来,老百姓已经习惯了“便宜的物价”,但这两年,伊朗人明显感觉物价上涨。

从伊朗前总统内贾德时期开始,政府向所有国民发放补贴,每人每月45万里亚尔,当时约合50美元。到现总统鲁哈尼时期,政策没变,但是按照2017年初的汇率,该补贴只能折合12美元。

马什哈德一家造纸厂在伊朗的造纸业中产能第一,由中国商人经营。该厂负责人占先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巨幅波动的汇率让我们非常恐慌。造纸的原料需要现金购买,但是我们生产的纸箱有3至5个月账期。一批货卖出去时,我都无法知道是赚了还是亏了。”

伊朗富人在这一经济状况下选择将钱存进银行,因为伊朗私人银行的利率惊人,能到18%甚至更高,实体经济中的利润率很难超过这一数字。

硕士毕业生在做商场售货员、大楼保安

对于普通的伊朗家庭而言,房价是生活压力的主要来源。《环球时报》记者的一名中国朋友公司雇用的伊朗司机已经50多岁。上世纪80年代,这名伊朗人曾在美国生活,当时还是一个小老板。由于会说英语,他回伊朗后便开始在中国公司做司机。他的夫人是幼儿园园长,有个15岁的女儿。夫妻二人的工作看起来都十分体面,但实际收入并不算高。这位伊朗司机家住德黑兰北边,这里是富人聚居区,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屋租金至少2000美元。他租的是亲戚的房子,所以只用付1000美元。即便是如此“优惠”的价格,他每个月的工资基本只够房租,家里开销靠老婆。

北斗告诉记者,德黑兰普通家庭的开支中,一半以上是用来支付房租的。伊朗人想要买房的话,贷款很困难,最多只能贷款10%。据北斗介绍,在德黑兰比较好的地段,一间很小的两室房屋每月租金大概1000美元。虽然城乡接合部的房租相对便宜,但治安比较差。

房租带来的压力之所以大,是因为工作“朝不保夕”。如同上述伊朗司机,他最担心的就是失去中国公司的这份工作。刚回伊朗时,他找工作就非常艰难,如今若被解职,年龄已经不小的他基本不可能再就业了。

美联社的数据显示,拥有8000万人口的伊朗有300多万人失业,35%以上的伊朗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马什哈德造纸厂负责人占先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们工厂在当地“绝对是香饽饽”,因为每月工资加福利约合人民币2000元,这在当地“是绝对的高薪,而且稳定,每天来求职的人络绎不绝”。

在德黑兰,一款名为Snapp的打车软件发展迅速。该公司总裁曾很自豪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们解决了大量就业问题。”记者经常使用该软件,遇到的司机有工程师、程序员、销售员……他们以前都有工作,但要么失业,要么赚得不如开车多。

更糟糕的是年轻人的情况,毕业即失业。有外媒说,伊朗年轻人失业率为28.8%,另有媒体则称高达40%。德黑兰的商场里有很多售货员是硕士学历,还有硕士毕业生去做大楼保安。记者曾听说,伊朗最好的大学德黑兰大学法律系不少硕士毕业生待业在家,因为律所不缺人。

社会风气逐渐开放,近一半居民使用社交媒体

当然,伊朗的变化不仅仅只有负面的。在驻伊朗的中国记者看来,能感受到这几年最大的变化是社会氛围逐渐宽松。北斗对记者说,他刚到伊朗是在2011年内贾德执政时期,当时街上有很多风纪警察,穿靴子或者露脚趾的凉鞋都可能惹上麻烦。现在穿衣要求宽松许多,街上的人都穿凉鞋,也有人穿露腿的七分裤、九分裤,头巾也越来越窄。

部分伊朗女性在车内已取下头巾,甚至偶尔能在街上看到没有佩戴头巾的前卫女性,这在几年前是无法想象的。此外,伊朗规定在公共场合不允许播放音乐,但现在,很多年轻人会把汽车音响调得特别大,并且播放夜店风音乐,警察多数时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给北斗感觉变化较大的第二个方面便是互联网。“我刚来时,普通家庭网速大概200KB多;来这儿的外国记者需要专门申请速度快的网络。那时候,伊朗的相关设施虽然陈旧,但网速其实能达到1MB,只是伊朗有意限制。”北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鲁哈尼2013年上台后,网络开始提速,近两年,社交媒体的发展也非常迅速。

人口为8000万的伊朗大约有60%的居民有智能手机。北斗说,此前有统计称,伊朗年轻人受教育程度较高,因此社交媒体流行度也很高,在中东地区数一数二。2015年,微信传到伊朗,一度发展特别迅速,但很快被禁用了。现在,Telegram是唯一能在伊朗使用的即时通讯类社交媒体,这是由俄罗斯人开发的,加密性能非常好。据称,Telegram在伊朗拥有3500万至4000万用户。

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同时给伊朗政府的社会治理带来挑战,在此次动乱中,境外势力就是主要通过Telegram进行煽动的。伊朗官员表示,在伊朗社交媒体上有关抗议的标签中大约27%都是沙特散布的。另据俄罗斯卫星网援引网络安全专家的话称,英国情报机构也参与其中,其下属机构联合威胁研究情报组织负责在伊朗社交媒体上创建伪造木偶账户和虚假内容。这一手段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和2009年伊朗的骚乱中都曾使用过。前两天,由于交出用户数据以及关闭示威者频道的要求一再被Telegram拒绝,伊朗政府以维护社会安定为由“暂时屏蔽”Telegram。该软件至今仍处于屏蔽状态。

“虽然社会氛围宽松了下来,但整体经济状况非常不好,所以伊朗人普遍生活在一种负面情绪中。”北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每次从国外回到伊朗,都能感到这里的社会气氛与外界有很大差异。尤其是年轻群体,不少人都开始有抑郁的情况。“虽然伊朗人尚怀有希望,但希望正被一点点毁掉。”美国盖洛普中心的2017年度报告调查了55个国家和地区的幸福度,结果显示,伊朗是最不快乐的国家。

“情绪大爆发”的原因:面包不够还是期待太高?

据《环球时报》记者观察,伊朗此轮示威最初是由失业者、穷人、工薪阶层自行发起的“面包骚乱”,后来由外部势力引导才发展成为全国性游行活动,并非如诸多分析所述,是由伊朗国内的政治势力精心策划的。阿联酋《国民报》称,那些曾在2009年鼓励伊朗人站出来的反对派领导人如今都在被软禁。那年,伊朗百万人上街游行,要求取消内贾德胜利的大选结果,并呼吁关注公民权利。当时的参与者多属于精英阶层,与此次事件有本质的区别。

经济原因成为这次人们游行最主要的动因。今年6月,美国马里兰大学联合调查公司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2/3伊朗人认为该国经济状况糟糕;70%的受访者认为,解除制裁后,生活条件没有改善;去年,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

专注伊朗事务的“Bourse&Bazaar”网站编辑巴特曼格利近日刊文称,其实鲁哈尼达成了一些重要经济成果。他2013年上台时,通货膨胀率高达40%,如今控制在10%。美国在线杂志《石板书》称,从数据上来看,解除制裁也给伊朗的经济带来复苏:2015年的经济增速为1.3%,2016年的增速为13.4%。但问题是,其中大部分增长都在石油行业,该行业无法创造太多就业。

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马洛尼看来,经济问题不足以完全解释伊朗人的这一轮“情绪大爆发”,“这是长期存在的担忧,我还没看到哪个时期的伊朗人认为经济发展对他们有益”。马洛尼认为,部分原因在于鲁哈尼提高了人们对伊核协议的期待。然而,即使美国解除了金融制裁,依然没有一家外国银行与伊朗合作,即便是开户这种最基本的银行业务。尽管对伊朗的能源和运输行业的限制取消,但数以百计的伊朗实体仍被列入黑名单。而美国已以伊朗违反其他有关协议为由对其施加新制裁。

除了经济原因,英国路透社等媒体还强调,伊朗人对政府以高昂代价干涉邻国局势并与地区对手沙特展开代理人战争而义愤填膺。不过据《环球时报》记者观察,伊朗普通居民对此抱怨并不多,大部分人对外交不关心,也不太懂伊朗的中东政策。而精英阶层明白,伊朗的中东扩张其实是在保护自身安全,而且该国在叙利亚、伊拉克、也门的开销与美国、沙特比起来要少很多。

(来源:环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