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美媒盘点12个最值得铭记的国情咨文演说:塑造美国历史长路

2018-02-02 06:55:02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美媒称,美国的开国元勋们十分相信总统国情咨文演说对于民主的重要意义,因此特地把它写入宪法:宪法第二条第三节规定,总统“应该经常向国会介绍国情状况”。尽管条款措辞模糊,但是自从乔治·华盛顿在1790年开始这个传统以来,美国总统每年都会进行国情咨文演说。

据美国《一周》杂志网站1月30日报道,如今,美国总统的国情咨文演说能吸引大批观众。但是在电视发明出来以前,国情咨文并不总是以演说的形式发表。托马斯·杰斐逊总统担心自己的嗓音听起来像一名君主,开启了书面发布国情咨文的先河,此后多位总统发表国情咨文时一直沿用这个做法,直到1913年伍德罗·威尔逊总统才改变这种情况。

然而不管是否以演说的形式发表,历次国情咨文都被载入史册,塑造了美国历史长路。以下是历次国情咨文演说中最值得铭记的一些片段。

乔治·华盛顿 1790年

“知识在每个国家都是民众幸福的最坚实基础。”尽管美国宪法没有明确要求总统每年进行国情咨文演说,而只是要求总统“经常”在国会介绍情况,但华盛顿“敏锐地意识到,作为这个国家的首任总统,他是在树立榜样,向对行政权力抱有戒心的公民和议员明确民选国家领导人的角色”。华盛顿在纽约市发表国情咨文演说,强调了常备军队和教育的重要性,他告诉国会“没有其他事务比促进科学和文学发展更值得你们关注”。

报道称,按现代标准看他的演说十分简短,事实上这是历次国情咨文演说中最简短的一次,通篇只有1089个单词。如今的国情咨文演说平均耗时一个小时左右。

詹姆斯·门罗 1823年

詹姆斯·门罗

詹姆斯·门罗

“我们与欧洲大陆之间相隔辽阔的大西洋,我们可以不关心欧洲国家之间的战争,也可以不关心导致战争的缘由……但是当事情关系到我们周围的邻居时,情况就不一样了。欧洲国家不能干预他们的事务,特别是那些间接干预,这一点十分重要,因为这会影响到我们;事实上,目前相关各方之间的战争,如果可以称之为战争的话,可能被当成接受干预的理由,那么这种理由同样也会用到我们身上。”

报道称,门罗在1823年发表的国情咨文定义了美国此后150年的对外政策。所谓的“门罗主义”就诞生于此次演说,它把世界分成数个势力范围,而门罗明确宣布,欧洲人干预美洲事务将被视为“明确对美国展示不友好姿态”。

詹姆斯·波尔克 1848年

“众所周知,加利福尼亚的贵金属矿藏分布范围极广。最近的一些发现显示,这些矿藏可能比原先预计的更加广泛、价值更高。那片地区黄金储量如此惊人,要不是得到公共服务部门官员根据亲眼所见编制的真实报告支持,可能都令人难以相信”。

不是每一份国情咨文都能引发淘金热,但是波尔克对加利福尼亚存在“储量巨大”的黄金的激情话语,让许多准淘金客相信,当时流传的传言不是骗局。

亚伯拉罕·林肯 1862年

“给奴隶自由就是保障自由人的自由,我们所给予和保留的同样光明磊落。我们若不高尚地挽救,就会卑鄙地丧失人间最后一丝最美好的希望。”

林肯在1862年12月向国会递交国情咨文讲稿时面临艰难处境。10周前他发表了解放黑奴宣言。当年9月的安蒂特姆战役造成2.3万人伤亡,清楚展示了内战会带来的恐怖代价。

富兰克林·罗斯福 1941年

“在我们力求安宁的未来岁月中,我们盼望有一个建立在四项人类基本自由之上的世界。”当战火在欧洲大陆燃烧时,美国人在一旁焦虑地看着。罗斯福发表这次国情咨文演说时距离美国参战还有11个月,罗斯福对国会说“我们盼望有一个建立在四项人类基本自由之上的世界”。他接着定义了四大自由,分别是“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

罗斯福以一种乐观的语调补充说:“这并不是遥远的1000年后的目标。这样一个世界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有生之年是可以实现的。”

林登·约翰逊 1964年

“让本次国会大会被人铭记,成为为保障民权所作贡献比此前数百次会议加起来还要大的大会;成为制定我们时代影响最深远的减税政策的大会;成为向美国国内贫困和失业全面宣战的大会。”约翰逊的首次国情咨文演说是在宣誓就职仅仅数周后发表的,他接替的是遭暗杀的约翰·肯尼迪总统。

报道称,他的国情咨文是美国历史上少数几个非正式名称更广为人知的同类演说;他的这次演说通常被称为“向贫困宣战”演说。

理查德·尼克松 1974年

“持续一年的水门事件已经够了。”尼克松1974年的国情咨文演说发生在一个十分微妙的时期,当时“水门事件”已经发展到一个界点——就在两周后,众议院以绝对多数通过决议,授权司法委员会调查弹劾指控。尼克松在做国情咨文演说时出现了一个尴尬的口误,他告诉国会“我们必须换掉受到置疑的总统”,而他原本是要说“我们必须换掉受到置疑的福利制度”。尽管如此,他在演说中传递出乐观。他指出12年来美国首次没有卷入世界任何角落的战争。他还可能是出于乐观地补充说:“我无意放弃人民选举我为美国人民服务的工作岗位。”然而八个月后他辞职了。

杰拉德·福特 1975年

“国家的情况不好。”福特的首个国情咨文演说是他在接替辞职的尼克松后发表的。这位新总统没有向美国民众隐瞒任何国情状况,直白地说:“国家的情况不好。数百万美国人没有工作。经济衰退和通货膨胀正在吞噬更多人的钱。物价太高,消费太低迷。”福特提出“要马上从严格、保守的财政计划……转换到刺激消费的减税计划”。不过在一年后的国情咨文中,福特还是以同样坦率直白的态度表示“我们国家的情况已经好转——在许多方面要好得多——但是仍然不够好”。

罗纳德·里根 1986年

“谢谢你们允许我推迟到今天晚上发表演说。让我们停下来一起哀悼七位勇敢的‘挑战者号’英雄。我希望我们现在已准备好做他们希望我们做的事情:前进,美国,向星星进发。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七位勇士,但我们必须朝前走。”

报道称,里根原本是要在1986年1月28日发表国情咨文演说,但在当天“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失事后,他把这个演说推迟了一周。

比尔·克林顿 1996年

“大政府时代已经结束。”历史学家迈克尔·贝施洛斯把克林顿这一年的国情咨文演说描述为“重要性堪比林登·约翰逊总统1964年的国情咨文”,即著名的向贫困宣战演说。事实上作为民主党人,克林顿宣布“大政府时代已经结束”令人震惊,此前共和党在1994年的中期选举中40年来首次在国会掌握优势。尽管当年他竞选连任面临压力,但他的表态收获回报:据盖洛普民调显示,这次演说后他的支持率提升了六个百分点,效果相当显著。克林顿还借国情咨文演说抨击共和党人造成政府关门21天,要求国会“千万、千万不要再度让联邦政府停摆了”。

乔治·W·布什 2002年

“这些国家及其恐怖主义盟友形成了一个邪恶轴心,它们武装起来意欲威胁世界和平。通过谋求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些政权构成越来越严重的危险。它们可能把这些武器提供给恐怖分子……它们可能攻击我们的盟友或者尝试讹诈美国。不管怎么说,对这一切无视的代价将是灾难性的。”

报道称,布什的第一个国情咨文演说发生在9·11恐怖袭击几个月后。布什创造了“邪恶轴心”这个词来指伊朗、伊拉克和朝鲜,并警告说大量准“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已经“像一枚枚定时炸弹埋伏在世界各个角落”。

贝拉克·奥巴马 2010年

“上周,最高法院废除了一个世纪之法,打开了特殊利益的防洪闸——包括外国企业——让它们不受限制地干预我们的大选。我认为美国的大选不应该受美国最强势的利益集团的金钱操控,或者更糟糕的是受外国机构操控。美国的大选应该由美国人民决定,这就是为何我要敦促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通过一个修正这种错误的法案。”

报道称,奥巴马在2010年的国情咨文演说中公开羞辱最高法院的做法让人惊讶,不过现场抢走风头的是法官塞缪尔·阿利托对奥巴马指责的反应。这位保守派法官在奥巴马攻击最高法院时一边摇头,一边嘴里似乎还嘟哝着“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来源:参考消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