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华府观察 | 对美“双反”:以斗争求团结

2018-02-11 11:47: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评论员 王鹏

“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毛泽东

中国对从美国进口的高粱发起了双反调查

日前,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今日就“中国对从美国进口的高粱发起了双反调查”一事表示,“这是一起正常的贸易救济案件。中国一贯反对贸易救济措施的随意性和滥用贸易救济措施的做法。我们会严格按照世贸组织规则和中国的相关法律,开展贸易救济实践。”

此前,中国商务部也曾明确表示,因初步证据和信息显示,受美国政府补贴提振,大量、低价美国进口高粱损害了中国高粱种植户,即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调查。

这次中国商务部对美国祭出“双反”,有一个细节尤其受到国际媒体的关注,那就是他们在没有收到相关行业的书面申请或正式请求下主动介入发起调查。

对此,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解释道:根据世贸组织相关规则,发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有两种情形,一是应相关产业申请发起调查;二是由调查机关依职权自主发起调查。由于中国高粱产业集中度低、种植户数量众多,产业难以准备必要的申请文件,中国政府主管机关根据自身掌握的初步证据自主对美高粱发起此次调查。

美国频频在贸易问题上向中国施压

虽然中国政府和媒体在宣布相关事宜时,只字未提此前特朗普政府做出的对中国进口太阳能板征收关税的决定,也没有对美国橡胶联盟1月30日对中国大陆提起“双反”调查的事件,但国际舆论普遍认为,中国此举正是针对此前美国对中国产品的连续打击所做出的强硬回应。而观国内舆论场,对中国政府的做法,中国网民几乎是一边倒的点赞、叫好。

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在其竞选演讲中就多次对中国发出“贸易战”威胁。在其上台后,虽然并未马上兑现他此前承诺的“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对华征收巨额惩罚性关税”等,但频频在贸易问题上向中国施压,却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政府刚柔并济,以斗争求团结

对此,中国国内政策界、学界也有不同的认知和声音。有人认为,中国正在崛起中。作为守成国的美国容易因“紧张”而做出一些不理性的行为、发出不和谐的声音,很正常。对此,中国需要理性对待,要保持“战略定力”。尤其是他们通过援引所谓“修昔底德陷阱”的理论来告诫中国的决策者,要保持高度的自我克制,不要和美国发生正面碰撞。

另一种看法是,必须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甚至要先发制人。这些学者认为中国已经崛起,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种种挑衅既是对中国国家利益的伤害,又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在中美贸易领域,有学者列举经济数据试图证实,一旦中美贸易战“开打”,中国必将“完胜”。他们对中国实力、中国经济充满了自信。

笔者看来,上述两种看法只要是建立在一定的事实基础之上并做合乎逻辑的推理,那么就都有其可供参考的价值。但笔者似乎更赞赏习主席和毛主席的两个著名论断。

2017年4月10日,正在美国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媒体说:“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习主席的表态迅速成为各国媒体争相报道的头条,在美国内外引起巨大反响。中美专家学者也普遍认为,这一认识奠定了未来中国对美政策的基石。鉴于中美作为当今世界影响力最大的两个大国的基本现实,习主席的认知不仅有利于维护中美两国关系的和平与稳定,对世界的可持续繁荣也产生了积极作用。

然而,我们现在毕竟得面对一个令人遗憾的事实,那就是尽管中国领导人已经倾尽全力维护好中美关系,规避“修昔底德陷阱”,但是美国方面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朝核问题上让中国为难,在台湾、南海、经贸等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领域触犯中国红线。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要想继续实践习主席讲话所确立的总目标、总体认识,维护好中美关系的大局,就必须在策略上学习毛主席的斗争策略:“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我们最终的目标不是要破坏中美关系,更不是要把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大国推向战争的深渊。恰恰相反,我们为了维护好中美关系,使其能够在平等互利、相互尊重的正确轨道上良性发展,就必须对美国朝野之中某些对华抱有错误认知或意识形态偏见,或者始终以机会主义心态处理中美关系,妄图以打压、胁迫方式在两国交往中谋取不正当权益的人,说“不”。

目前来看,中国选择美国农产品作为突破口,对特朗普进行“回敬”,应该说是比较策略的。此前,美国政府官员和企业高管也曾声称,农业州被视为特朗普政治基础的一部分。而National Sorghum Producers的数据显示,中国已成为美国高粱的主要市场,自2013年以来美国对华高粱出口超过2700万吨。这一事实意味着,一旦中国对美国高粱产业及其背后的农业州利益进行打击,当地人及其在国会的代理人就有可能对特朗普执政集团进行游说或者惩罚。

我们更欣慰地看到,中国商务部虽然强势出击,但也表示调查应在明年2月4日前结束,但特殊情况下可延长至明年8月4日。这意味双方还有谈判回旋空间。这种做法无疑是明智而策略的。重拳出击,还以颜色;但同时又留有余地,保持弹性。面对特朗普的汹汹铁拳,中国太极刚柔并济,正当其时。


作者简介:王鹏 ,亚太智库研究员,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讲师,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华府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