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美“主谈派”高官离职,美朝继续“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博弈

2018-03-03 10:20: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当地时间3月2日,63岁的美国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尹汝尚(Joseph Yun)完成当天的工作后,将正式退休。

他的去职在美国的外交圈中一石激起千层浪,因为这意味着在朝美关系可能迎来转折之时,美国国务院将缺少能够应付复杂的对朝谈判的专家。

随着尹汝尚这样坚持对朝对话的外交家的离开,人们对于已经分裂的特朗普政府的对朝政策将走向何方,颇为担忧。

不过,据韩联社报道,在3月1日晚,美国总统特朗普和韩国总统文在寅进行了通话,就美朝对话的可能性进行了商讨。

朝鲜半岛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国际政治系王生教授说,像尹汝尚这样“主谈派”的退出固然有特朗普个人执政好恶的因素在里面,但是一直强调“美国优先”的他在朝鲜事务上,更加主张通过联合国制裁来强化美国在东北亚地区的霸权,并利用各种手段保证韩日处于自己的同盟体系内。至于美国未来的对朝政策走向,他则指出,美国已经失去了几次解决朝核问题的最佳时机,“流鼻血”式的有限军事行动在东北亚域内只能激化局势,也不会得到域内国家的支持。目前的状况是美国不和朝鲜谈判,朝核问题就无解,因为美国解决朝鲜核问题需要东北亚域内国家的帮助。

“因此,现在美国一方面强化自己的核实力,希望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以威慑朝鲜。另一方面,美国也和韩国保持沟通,文在寅在不断践行双轨制,希望推进朝韩关系的同时推进美韩关系。目前,多方正在处于一个博弈的阶段,朝鲜半岛局势将怎么走,需要一段时间观察。”王生说。

“完美外交官”突然离职

从奥巴马时期就负责处理朝鲜问题的尹汝尚,在过去的多年时间中已经走遍全球,从东南亚到东北亚,从欧洲到俄罗斯,尹汝尚飞往各地。

“有思想、有知识、有趣,总是做好准备的人”,他被前同事们称作是一位完美的外交官,具备了外交官所需要的各种综合素质。

然而,他却在朝鲜半岛紧张局势似乎开始缓和的时候决定退休。《华尔街日报》2月28日报道称,尹汝尚在电子邮件中证实自己因“个人原因”将离职,但是没有详细说明原因。

报道称,美国现任和前任官员称,这位资深外交人士将于2日退休,部分原因是他认为自己已经竭尽全力,但缺乏特朗普政府的高调支持,而这样的支持是推进其外交工作所必需的。

据美国有线新闻网(CNN)2月27日报道,熟悉尹汝尚的多位消息人士表示,对朝政策分歧不是其离职的主要原因,尹的离职是多种原因的结果。当特朗普上任后,他就曾计划只在岗位上工作一年,并曾透露由于个人原因和职业原因将退休的愿望。

尽管真正退休原因不得而知,但是尹汝尚离职的消息让很多人感到吃惊。CNN称,就在2月初,他还前往韩国和日本,与当地官员商谈朝鲜事宜。甚至在东京的时候,尹汝尚还非常罕见地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不认为美国正在接近对朝适用军事选项,虽然该选项一直都是摆在桌面上的。“我们的政策是建立在对朝施压,与此同时打开对话的大门。我认为各方都想要通过外交来推动事情的解决。”他说。

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亚洲项目主任亚伯拉罕·邓马克在接受CNN的采访时说:“我觉得这在关键时候对于美国政府来说是一个巨大损失。他(尹汝尚)是通过对话与外交途径解决问题的倡导者,我认为他的离职对美国政府来说是不幸的。”邓马克曾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国防部负责东亚事务的部长副助理,与尹汝尚工作关系紧密。

“特朗普对朝政策的倒退”

尹汝尚的离职在美国外交圈引发了新的焦虑。人们担心,这真实地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在对朝外交价值上持续存在的分歧。甚至,在美国政府内部,已经因为对朝政策分歧产生了不同的阵营。

长期以来,尹汝尚都是美国负责对朝事务的关键人物,从奥巴马政府时期开始,他就负责实施美国的对朝战略,以保持美国和朝鲜两国之间有限的双边关系。

“不考虑尹的退休,非常清楚的一件事就是,特朗普政府尤其是白宫,并没有将外交政策作为解决朝鲜核问题的优先地位。我们反而不断听到的声音,则是国安部人员、麦克马斯特以及总统特朗普关于实施军事行动的可能性。”CNN27日报道称,曾与尹汝尚共事的美国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前助理国务卿Michael Fuchs如是说道。

CNN的军事分析专家John Kirby表示,在最近几个月,美国国内曾经非常一致的朝鲜政策正在解体,在国务院、五角大楼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之间,都产生了分歧。他表示,一些专家认为,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一直把国家安全委员会当作自己用于竞争的机构而不是服务于其传统功能的地方,这导致了国安委员会与其他行政部门之间的分歧,并且导致了在制定整体对朝战略上各部门的脱节。

在新泽西州担任民主党议员,同时也是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成员的Bob Menendez则在2月28日进一步对CNN表示,尹汝尚的辞职不仅是特朗普政府本来混乱而不平衡的朝鲜政策实施过程中的一个倒退,也是国务院向心力的一个挫折。此外他还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尹的离职暴露了特朗普对外交本质的理解是错误的,这也是对那些在国务院里为了外交事务奉献一生的工作人员们的蔑视。

王生则认为,无论是车维德还是尹汝尚,这些主谈派之所以慢慢离开了美国的对朝决策圈,其原因是美国战略层深知,如果在朝鲜还没有表示出无核化意愿时支持文在寅,逼迫美国与朝鲜对话,将不符合美国在东北亚的战略利益。

“因为这将会使得美韩同盟甚至美日同盟出现裂缝,进一步脱离美国在东北亚的战略框架。朝鲜威胁越大,美韩、美日同盟才更加需要美国,才不会脱离美国,美国并不希望东北亚朝着和平的指向发展。”他说道。

美国对朝政策将走向何方

尹汝尚的离职引发了对于特朗普政府在未来将采取何种对朝政策的质疑,至少这意味着美国国务院将缺少能够应付复杂的对朝谈判的专家。

就在尹汝尚离职前,朝鲜刚通过平昌冬奥会展开了与韩国的接触,并暗示愿意与美国举行会谈。另一方面,韩国政府也鼓励特朗普政府努力与朝鲜开启对话。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一在白宫称,只有在条件适宜时,美方才会希望举行会谈。

此外,美国驻韩大使的任命仍然没有着落。美国媒体称,美国白宫发言人桑德斯表示,没法透露将在何时任命美国驻韩大使,这使得美国政府的对朝方针更加充满了不确定性。自从特朗普上台之后,尽管韩国是其重要的盟友之一,美国一直没有确定大使人选。此前曾被提名的美国乔治城大学教授车维德(Victor Cha)也已经被撤。车维德此前曾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表示,这是因为他与美国政府内的对朝政策不一致。

日本共同社2月28日也报道称,在朝鲜谋求与韩国急速靠拢的形势下,特朗普政府负责对朝外交的阵容却完全没有敲定。白宫的强硬派主张优先制定“有限打击”等军事选项,而国务院则摸索通过对话回避危机,两者之间的分歧扩大,政策不透明感日益增强。

CNN还指出,当国务卿蒂勒森和国防部长马蒂斯不断强调美国应该在诉诸军事手段之前穷尽所有外交手段之时,像尹汝尚、车维德这样的人发出的声音本可以进一步在白宫内支持他们。他们的离开使得很多人担忧美国在处理朝鲜问题时会置于谈判过程之外。

“现在,在对朝事务上,美国用外交手段解决的呼声越来越低,这有可能使得美国作为盟友,在推进构建一个更加安全和着眼于未来的朝鲜半岛政策时,承担不作为的风险。” Bob Menendez指出。

因此,未来特朗普将如何推进外交努力以和平解决朝鲜核问题,目前这个问题的答案还不清晰。

王生认为,未来美国朝鲜半岛政策是往和谈还是强硬方向走,还处于一个博弈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中则主要靠域内国家的努力。“例如在即将进行的韩美军演中,朝鲜会更加关注韩国在南北关系上有无改变。如果韩国能在军演中有所改变,无论是规模上还是项目上,做出真正改善南北关系的改变,可能朝鲜会进一步释放诚意,继而在韩国的斡旋下推动朝美关系的转圜。”

但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上月初结束访韩时向外界透露,根据他冬奥会期间与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接触,按照美韩初步设想,韩国先与朝鲜开始对话,美国考虑随后加入。

在韩国政府作为美朝之间的斡旋者背景下,和美国对朝政策圈有主谈派和强硬派一样重要的,还有韩国文在寅作为进步派,对朝鲜半岛可能发挥的积极影响。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国际政治系教授、朝鲜韩国研究中心研究员郭锐指出,与韩国的保守派在国家统一上的立场存在巨大差别,出身大多是平民的进步派对于朝鲜民族性的悲苦理解较多,对北方的朝鲜人民有较多的同情,强调朝鲜民族的独立性,而保守派往往出身较好,更多接受的是美国教育。

但他也表示:“朝鲜民族的民族情感需要国际社会去理解,但是目前美国人一贯的战略思维和安全思维是比较难理解到这种民族情感的,也就决定了韩国用这种民族牌更多是影响韩国内部,而较难影响美国内部的决策。”

在3月1日晚特朗普与文在寅的通话中,文在寅向特朗普就即将向朝鲜派遣特使的决定进行了通报,双方决定继续努力保持当前南北对话势头,并将南北对话向半岛无核化方向延伸。

对此,王生也表示出了同样的观点,认为美国一直太迷信自己的利益,一直认为如今南北关系变好是对朝制裁的结果,虽然不否认联合国制裁对朝鲜发生转向的作用,但这并不是全部原因,在解决朝鲜问题时,美国应该看到朝鲜民族的民族性。目前文在寅主张缓和南北关系并给朝鲜半岛局势带来了一定缓和,美国可能已经稍微认识到了这点。

(来源:澎湃新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