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亚太军情观察 | 揭开面纱,美国阅兵展示什么武器?

2018-03-13 14:13: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评论员 萧萧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面对渴望“秀肌肉”的特朗普总统,美国国防部终于开始了久违的“阅兵作业”。2018年3月9日,五角大楼公开一份备忘录,定下阅兵的基本方针,确定阅兵于11月11日退伍军人日在华盛顿举行,具体路线是白宫至国会山之间不足两公里的路段。综合各方信息显示,鉴于今年是一战结束百年,也是美国正式登上世界霸主舞台的“里程碑纪元”,整场活动将侧重历史与现实的结合,突出“美国再次伟大”与“美军天下无敌”的主题。

“老戏骨”与“新生代”

备忘录强调,这次阅兵“只使用轮式车辆,不用坦克——必须考虑把对(道路等)基础设施的破坏降至最低”,这意味着美国陆军重型机械化部队无缘参加分列式,一展风采。但考虑到2001年反恐战争至今,美军都以中型甚至轻型部队征战世界,再加上“信息化火力优势”在现代战争中压倒优势地位,因此“全金属外壳”成色不够,未必会降低美军地面受阅装备的吸引度。

美国“侦察勇士”网站之前曾分析,作为美军中型旅级战斗队(BCT)“主心骨”的斯特赖克轮式车族将在阅兵中大放异彩,这些曾被斥为“装甲蚂蚁”的战车从阿富汗高原部署到朝鲜半岛,极大延伸了美军的“战场到达能力”,“如果斯特赖克车族还有什么问题,那就是潜力没有充分挖掘。”美国《国家利益》主笔马宗达如是说。

斯特赖克车族中的M1126装甲输送车、M1127装甲侦察车、M1128机动突击炮(MGS)、M1129自行迫击炮、M1133野战救护车几乎铁定会登场,但最值得期待的应该是基于斯特赖克底盘开发的龙式步兵战车,它是专门的火力强化型,拥有挪威康格斯堡公司提供的“中口径遥控武器站”(MCRWS),配备一门可快速更换30与40毫米口径身管的链式炮和先进火控系统,能发射MK310可程序化空炸弹药(ABM),不仅有效对付躲在障碍物后方和壕沟内的人员与设备,甚至是用来对付低空直升机或无人机的“撒手锏”,该车作战对象就是俄罗斯、伊朗以及朝鲜陆军,目前首批81辆龙式战车全部配属给驻德国的美军第2骑兵团,直接在波罗的海沿岸与俄军对峙。

在火力支援方面,美军有望出动炮兵火箭系统(HIMARS)等“老戏骨”,但“多用途导弹发射系统”(MML)更令人期待,它以通用发射装置混装各种导弹,对技术保障部队来说是“天大的解放”。这种具备拦截无人机(C-UAS)、火箭弹、炮弹和迫击炮弹(C-RAM)及巡航导弹的武器看似酷炫,本质上结合诸多美军现役武器技术,能自主完成截获、追踪、交战、摧毁过程,具备360度全方位交战能力,既不昂贵,也符合“网络中心战”的原则。更重要的是,从特朗普的角度看,MML是体现“美国制造”的典范,该项目创造了至少1.1万个研发与生产岗位,未来如果开足马力生产,还会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考虑到过去十余年间有大量参加过反恐战争的退伍兵承受着生理和心理的创伤,作为一种抚慰,美军也可能安排具有“纪念意义”的武器装备受阅,这其中自然少不了防地雷反伏击车(MRAP),最有可能的型号是纳威司达公司的MaxxPro“短跑”、斯图尔特和斯蒂文森公司的“凯门鳄”和奥什科什公司M-ATV。它们都有标志性的V形底盘,能帮助分散地雷或简易爆炸物(IED)的冲击波,并能搭载7-9名全副武装的人员,可通过座椅后的防弹玻璃上的射击口向外射击,在车辆快速机动过程中,仍然可以起到压制敌人的目的。据悉,美国陆军还保留着约8000辆MRAP,随时准备投放到海外战场,其中驻韩美军第2师以及驻冲绳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远征队都接收了适合亚洲城镇狭窄道路的M-ATV,显示其对下一个作战对象的判断。

哪怕“鹰群”遮蔽蓝天

相比地面装备受阅的诸多限制,空中分列式无疑能尽显美军独步全球的空中打击力量,尤其美国是少有的“老爷机王国”,私人或民间组织所保有的大量老式军机经常和美军现役飞机进行编队飞行甚至表演,因此美国在组织“空中阅兵”方面占有先天的优势。

曾多次参加美国空军基地“开放秀”的资深人士透露,美军现成的戏码就是组织“传奇编队”,即退役和现役战机混编的合体编队,象征战斗力一脉相承,通过“遗产飞行表演”来显示强大。他仅以2017年美国空军在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尔基地举办的“自由卫士”航展为例,就同时出动了B-17、B-29、B-52轰炸机混编的“堡垒编队”和P-51、F/A-18、F-15、F-22、T-38战斗机(教练机)混编的“斗士编队”,以整齐划一的队形和巧妙穿插的战术动作(如B-52打开弹舱模拟空中支援)推高全场气氛。更有甚者,据现场目击者透露,在“开放秀”结尾,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还加上一道“大菜”,由B-1、B-2、B-52三型现役轰炸机搭上一架E-4空中指挥机组成“疯狂编队”飞越基地,引来全场快门声不绝于耳。

如果对比华盛顿与巴克斯代尔的空中环境特点,尽管存在民航航班密集和航路管制等因素,但考虑到华盛顿特区本身就有面积较大的净空区,再加上“9·11”事件后,美军进一步强化在首善之区的防空预警和指挥控制能力,因此类似“自由卫士”航展那样的“超级空中分列式”不存在太大的组织难题,关键要看美国军方以及特朗普本人希望达到什么样的效果,换言之,只要“老大”高兴,哪怕让“鹰群”遮蔽蓝天,对兵多将广的美军来说也是轻而易举的,要知道1945年9月3日接受日本投降当天,美军在远离本土1.2万海里的东京湾可是执行过“千机大阅兵”。


作者简介:

萧萧,亚太智库研究员,长期从事新闻报道工作,迄今已在《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国际先驱导报》《世界新闻报》《新民晚报》《青年参考》《南方周末》《凤凰周刊》《兵器知识》《兵器》《现代兵器》《兵工科技》《舰载武器》《坦克装甲车辆》等主流媒体发表作品超过5000篇,并在电视、广播、网络等媒体平台有所参与。`

“亚太军情观察”作者均为资深军事记者和评论员,专栏紧扣全球军事热点和动态,为读者解析大国国防政策、地缘军事动向、国际军事技术、新型武器装备以及军事战略思想等。

(来源:亚太日报)

【相关链接】

亚太军情观察 |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进入“七年之痒”,美俄核裁军路在何方?

亚太军情观察 | 落后还是第一?印度成功在军舰上发射一枚弹道导弹

亚太军情观察 | 不怕朝鲜报复?美国海岸警卫队要对朝鲜商船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