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华府观察 | 压垮蒂勒森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

2018-03-14 16:25: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评论员 王鹏

黄帝有言曰:“上下一日百战。”下匿其私,用试其上;上操度量,以割其下。故度量之立,主之宝也;党与之具,臣之宝也。臣之所不弑其君者,党与不具也。 ——《韩非子》扬权第八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白宫官员当地时间周二(13日)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解除了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的职务,由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接任。报道称,此举是在与朝鲜展开谈判之前,特朗普对其国家安全团队进行的一项重大人事调整。

蒂勒森:一个妥协的产物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

早在两个月前,笔者在一篇文章中就写到,蒂勒森辞职或者“被辞职”,几乎是一个必然;我们只是暂时无法判断其具体时间节点。当初,特朗普接受蒂勒森,这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妥协的产物。一方面,大批忠于民主党或共和党建制派的资深外交官、政府高官不愿意“出仕”特朗普,甚至发生过一百多名高级外交官联名发起公开信,声明绝不出任特朗普政府任何官职这样的事情。而这就极大地限制了特兰普对人才的遴选范围。

在剩下的既能入共和党建制派法眼,又能被特朗普接受,同时其本人还有足够意愿出仕特朗普政府的人员中,蒂勒森可能是当时满足上述三个条件的最合适人选。但毕竟,“鞋子合不合适,脚最有感觉”。“相”合不合适,“皇帝”最有发言权。

特朗普与蒂勒森:“上下一日百战”

历史上,古今中外,皇权和相权从来都是一组无可回避的矛盾体。用韩非子假托“黄帝”的话说就是君臣“上下一日百战”于庙堂。这个现象背后的原理是:强势的皇帝、总统、领袖一方面始终谋求大权在握,但同时,再强势的人也不能做到事必躬亲,因此必须要找能干的人来替他干活。找人干活儿就必须授权,授权就意味着分权,分权对集权者来说就是威胁。这对皇帝来说就是一种两难和无奈(emperor’s dilemma)。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两人政见一致、主张吻合,那么或许还好相处;可一旦主张相左,那么政见不同就很容易演变为意气之争。若为臣者不知好歹,事态进一步恶化,那么最后就是皇帝眼里就不是观点、意气的问题了,而是夺权与反夺权的斗争。

特朗普与蒂勒森

特朗普与蒂勒森

很遗憾,蒂勒森大概就属于后者。每逢他和特朗普观点不合,比如在对待修建墨西哥墙的事情上,比如对旅行禁令和特朗普有关穆斯林和少数族裔的政治不正确的言论,再比如对朝核问题等等,他都喜欢公开嘟囔几句,以至于特朗普要公开和他“比智商”——这简直成为一个媒体奇观,成为全世界观众茶余饭后的谈资。

蒂勒森的一系列言论,不仅让骄傲自尊的特朗普震怒,同时也得罪了不少同僚,甚至是特朗普最信赖和依靠的家内亲与外戚。当然,蒂勒森也有他的无奈。毕竟,当初共和党建制派能够选择他,并将其作为一种调和与非建制派领袖特朗普巨大分歧的桥梁与管道,蒂勒森这种“受夹板气”的命运似乎也就在那一刻被定格。

而他本人稳健、老成持重的性格,客观来讲,对于美国这样一个大国维系其国内外重大政策的稳定性、延续性也是必不可少的。然而,他的性格和行事风格与顶头上司特朗普实在相差甚远。跟不上领袖的思路,就要下台,这一铁律几乎在任何国家都是普世的。

坊间都在热议“压垮蒂勒森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有人说,是朝核问题上与特朗普意见相左。鉴于有限的信息,笔者对此暂无从确认。但从特朗普8号突然宣布应允与朝会晤,而后在外出访的蒂勒森表现出毫不知情的样子,我们就知道,国务卿离离职已不远了。

蒂勒森会是最后一个“被辞职”的美国高官吗?

有道是性格决定命运:蒂勒森坚持原则的性格决定了他在特朗普政府的政治生命;特朗普刚愎自用的性格也决定了他这一届政府乃至美国的国运

特朗普上台以来,身边的不少高官离职,白宫人员离职率创40年来新高。2017年2月13日,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辞职。2017年3月底,白宫办公厅副主任凯蒂•沃尔什离任。2017年5月,特朗普决定免去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和白宫通讯主任迈克•杜克辞职。2017年7月,白宫新闻发言人肖恩•斯派塞,和负责中东事务的首席顾问德里克•哈维,白宫办公厅主任雷恩斯•普利巴斯辞职。2017年8月,时任首席策略师的班农辞职。2017年1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副幕僚长里克•迪尔伯恩辞职,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鲍威尔宣布将在今年年初离职。

2017年8月,时任首席策略师的班农辞职

2017年8月,时任首席策略师的班农辞职

专门研究白宫人员变动趋势的布鲁金斯学会高级学者藤帕斯表示,在特朗普一年的执政中,从白宫的60个高层幕僚职位看,特朗普团队的流动率将达到或超过33%。藤帕斯表示,这个流动率包括辞职、被解雇以及在白宫内部的职位变动等。而从这三个方面的人员变动看,特朗普团队的流动率大约是奥巴马团队9%和克林顿团队11%的3倍,是里根团队的2倍。

从核心幕僚到政府高官再到白宫秘书,再到今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务卿,特朗普团队的流动率不断刷出新高,对美国国内外重要政策的出台与实施绝非利好

首先,过高的阁僚流动率降低特朗普政府行政效率。我们虽然一般都说,人才要流动起来,所谓户枢不蠹流水不腐。但凡事都有一个度。尤其对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方方面面的主事官员频繁更替,不仅降低了美国国内行政效率,也不利于伸张美国的国际主张与影响。

譬如,当前韩国的北方政策就明显和美国的原则背道而驰。而国际舆论普遍认为,这与特朗普政府迟迟未能拿出一套完整的半岛方略有关。甚至连美国驻韩大使都迟迟未能任命,这显然不利于两国交换意见,统一思路和对策。

其次,重要阁员的频繁更替、流动也不利于美国保持其国内外政策的稳定性和延续性。特朗普上台后,国际社会给他贴的一个主要标签就是“不确定性” uncertainty。它不仅指特朗普本人性格乖张,言行前后不一,更指因其重要阁僚任命空缺或更迭频繁所造成的朝令夕改。其结果不仅是进一步降低其行政效率,同时也让美国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对该政府的信用度产生怀疑。


作者简介:王鹏,亚太智库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讲师。

华府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