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悼念李敖:结束亦是开始

2018-03-19 14:59: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记者 祖理

农历二月初二(3月18日),龙抬头,正是大地回春、万物苏醒之时,而台湾著名作家李敖先生却在这一天与世长辞,享年83岁。

李敖先生毫无疑问是一位传奇人物,坐过牢,摆个地摊,写了96部禁书。一生以平民的身份,以笔为剑,与当权者做斗争。在国民党执政时,写书批判国名党;在民进党执政时,又在媒体上呛声民进党。而他骂过的人,恐怕连他自己也数不清。他的这种个性,在喜欢他的人看来,是嫉恶如仇,而在讨厌他的人眼里,未免有些刻薄张狂。

人生坎坷 越挫越勇

回顾李敖先生的一生,离不开斗争两字,尤其是早期与国民党之间的斗争。在国名党执政时期,李敖发表了一系列有影响力的文章,比如《历史与人象》、《教育与脸谱》、《上下古今谈》、《乌鸦又叫了》、《孙悟空和我》以及《老年人和棒子》、《传统下的独白》等,这些文章主要是批判传统文化以及国民党政府的统治,自然为当权者所厌恶。

而为了打压李敖,国民党曾先后三次分别以妨害公务、台独以及侵占他人财产等罪名,数度将李敖投入监狱,并且强迫洗脑和进行政治“感化”。这些却没有收到丝毫效果,李敖在狱中,曾有很长时间,只被允许看孙中山和蒋介石的书。结果李敖熟读之,后来写出《孙中山研究》和《蒋介石研究》。

这一次又一次的镇压和报复,却没有将李敖打倒。在斗争的过程中,他看到了太多犬儒、退缩与虚伪的神色,反而更加坚定:只有通过勇气与义气,才能走到最后。

嬉笑怒骂 皆成文章

李敖有多重身份:批评家、作家、历史学者、收藏家、台湾地区无党籍立法委员。但令人印象深刻的不是这些冷冰冰的标签,而是他嬉笑怒骂、讽刺幽默的强烈个性与独特风格。

以证据骂人,以口舌开心,是李敖的杀手锏。很多人都畏惧李敖的这一利器,也因此使李敖获得绝对的话语霸权。李敖是令人畏惧的,被他看成是恶人的,举凡政客,在他犀利的攻击下几乎无不落榜;李敖善骂,经他抨击咒骂的人大约超过3000多人,包括蒋介石、蒋经国、胡适、马英九、余光中以及民进党的官员等等。据说在台湾,没有没被他骂过的名人,如果有,那说明他还不够有名。李敖因此也锋芒毕露,被他批判过对手和仇家都噤若寒蝉。

公开场合的李敖是好斗的,挑衅的,嫉恶如仇,刻薄而张狂。李敖在一篇专访里,被问到“怎么看你在台湾的影响”时,曾这样说:“菩提达摩东来,只要寻一个不受人惑的人。我在台湾就是在做到这一点——我个人不受迷惑,也希望训练一些青年人不再受迷惑。”

才气与傲气具备 赞美与争议并存

李敖的才气逼人,这毋庸置疑,他一生出版著作100多本,凡3000万字。但同时,他也傲气比天,李敖曾自诩“中国白话文第一人”,对于同时代的作家都不以为然。在他的节目和骂战中,一言一行无不透漏着他的自负和骄傲。这与传统知识分子谦虚礼让的形象实在大相径庭。

对于他的评价更是两极分化,喜欢他的人,认为他是“具有真知灼见又超越名利的侠士”;而他的对手萧孟能,却说他是“多欲多谋、济一己之私欲,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的人”。李敖与萧孟能就财产侵占打了近40年的官司,在国民党时期,李敖更是因为“侵占萧孟能财产”而被判刑,后来萧孟能又被李敖告发,分别以“侵占土地罪”、“违反国家总动员令”两次入狱。两人之间的是非至今仍说不清楚。

斯人已逝,恩怨也了。李敖的确不是圣人,但也不是懦夫。既有傲气,也有傲骨。在中国知识分子之中,纵使不算领头羊,但他极具个性,不畏强权,忠于自我,也算是独树一帜的人物。

结束亦是开始

李敖师承殷海光,继承了五四运动的思想和精神——批判传统文化,宣扬民主自由,也算是五四运动的最后一批人了。在当初西学东渐的背景下,中国知识分子纷纷反思批判传统文化,李敖的思想也是如此,他的作品《传统下的独白》,《老年人和棒子》毫不掩饰的批判了传统文化的迂腐以及所谓的论资排辈。

李敖的去世无疑宣告了一个时代的彻底落幕,从五四运动到现在,已近百年。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文化界和思想界从西学东渐已经开始向东学西渐转变,面对现代社会所出现的问题以及种种危机(包括经济危机、环境问题以及人情冷漠),人们开始反思西方的文化和制度。知识分子又从否定传统文化转向复兴传统文化。

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中国的知识分子历来就有以天下为己任的传统,当年国家存亡之际,先辈们希冀以西方的技术和文化来拯救中国,反思和批判传统文化的不足之处;而今,正值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期,我们又当何去何从?

面对先贤与前辈,最大的敬意不是高山仰止,而是爬上他们的肩膀,看得更远。属于李敖的时代已然结束,属于我们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