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亚太圆桌会 | “接棒”周小川,易纲会是中国的格林斯潘吗?

2018-03-21 16:01: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记者 周馨怡 杨思遥

3月19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七次全体会议上,经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名,全体投票通过易纲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5年来外界对于谁会是周小川继任者的猜测终于尘埃落定。

周小川从2002年开始成为央行的掌舵人,他小心地渡过金融危机、不断秉持金融改革的信念,为国家金融政策的大船平稳航行服务了15个年头。因为大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和汇率改革,周小川也被海外媒体称为“人民币先生”。

“人民币先生”在担任央行行长之前,还当过外管局局长、证监会主席,周小川对中国金融市场改革的影响之大,不是任何人可以比拟的。

“接棒”的新行长易纲曾是周小川的得力助手,同样是“学者派官员”“资深海归”,人们相信这位同样坚定的改革派将是周小川最佳继任者,更期待再过几年,他将成为中国的格林斯潘...

易纲(左)与周小川(右)

易纲(左)与周小川(右)

访谈专家

匡贤明: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所所长

王一峰:民生银行金融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胡麒牧:中钢集团高级经济分析师

【15年,周小川与中国经济互相成就】

亚太日报:2008年全球金融之后,周小川被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评为“全球百大思想家”,排名在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之前。如何评价周小川?周小川执掌央行15年最重要的政策有哪些?

王一峰:周小川行长在担任人民银行行长期间,主导中国金融业持续深化改革,为建立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现代金融体系做出了卓有成效的贡献

周小川行长的最主要的政策有以下几点:

一是为保证经济长期持续健康增长,维持了大体稳定连续的货币政策环境,有效应对了国际金融危机

二是持续深化金融机构改革,改善金融机构公司治理,推动商业性金融机构上市,我国金融业国际竞争力显著增强;

三是积极启动、稳妥推进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让市场成为要素价格的决定力量;

四是不断优化货币政策管理方式,丰富货币政策工具箱,推动货币政策从数量型调控向价格型调控过渡

五是推动金融业双向开放人民币国际化程度持续提升

 2002年周小川在上海,时任证监会主席

2002年周小川在上海,时任证监会主席

胡麒牧:周小川是学者型官员,理论功底深,专业素质高,虽然不是“海龟”,却又有很好的国际化视野,另外他很有个人魅力,情商高,在国际交往中很受好评。能掌舵央行15年,足见高层对其能力水平的认可。央行能有今天的地位也是在周的领导下实实在在干出来的。

80年代出版的这本论文集,著者们将自己称为“整体改革论者”

80年代出版的这本论文集,著者们将自己称为“整体改革论者”

【他是一个满分的答案】

亚太日报:新行长为什么是易纲?

胡麒牧:对于央行这种专业性强,调控的要害部门,其领导一定要有扎实的理论功底和丰富的实践经验。易纲跟周小川同属学术型官员,著述颇丰。易纲有海归背景,而且常年跟随周小川参加各种国际性会议,在国际交往中更加游刃有余,这对于央行更加深度参与全球金融治理是很有益的。另外,在央行21年的工作经历,可以为央行货币政策的连续性、金融监管改革的延续性带来稳定预期,有利于19大关于各项金融改革发展部署的落实。易纲任职外管局长的经历,也是为其继续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分的。

3月19日,易纲行长在人民大会堂履新

3月19日,易纲行长在人民大会堂履新

【持续深化金融改革,维稳、防风险、去杠杆三大使命在肩】

亚太日报:您认为易纲行长继任之后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最值得我们关注的政策是哪方面的?为什么?

匡贤明;当前中国正处于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金融也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因此,央行面临重大改革任务。

第一,需要在金融改革中承担起双支柱的责任,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这些金融风险,既有过去的风险积累,也有新的发展中出现的新风险。防范这些金融风险,需要央行加快健全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加强和改进央行宏观调控职能。在新的发展时期,这是央行的重任;

第二,央行需要推动金融转型,比如,逐步提高直接融资比例。这在未来几年将成为一个重要的改革突破

第三,央行需要继续推动金融的对外开放。比如,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减少外汇管制,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这几个方面,都是值得期待的政策突破。

易纲今年初在《中国金融》杂志撰文剖析2018年货币政策调控面临的挑战,勾勒货币政策总体思路。

易纲今年初在《中国金融》杂志撰文剖析2018年货币政策调控面临的挑战,勾勒货币政策总体思路。

王一峰:当前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复杂多变,易行长最大的挑战在于,需要使货币政策更好地平衡稳增长、调结构、抑泡沫、惠民生和防风险之间的关系。

我认为值得大家关注的政策还有这几方面:在货币政策方面,总量较大的前提下如何盘活存量、用好增量,既防止放水漫灌,又稳定经济增长。同时我国宏观杠杆率整体偏高,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偏大,居民杠杆率上升速度较快,如何在去杠杆、稳增长、防风险之间进行合适的货币政策选择?也是一大挑战;

此外就是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确定为未来三年三大攻坚战之首,当前金融系统潜在风险隐患加大,风险复杂度有所上升,如何防止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守住风险底线需要更大的勇气和智慧

胡麒牧:我认为最近的国家机构调整既凸显了央行的重要地位,也对如何更好地发挥央行的作用提出了更高要求。易行长履新最主要挑战主要来自于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监管的改革。未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是头等重要的任务,我们无论是借助“一带一路”倡议推动汇率改革、资本项目下的可自由兑换;还是供给侧改革背景下在国内去杠杆,都要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来源:亚太日报)